header_v0.7.2

《渡·門》系列春夏之季最新作品十幅

1年前发布

原创作品 / 纯艺术 / 油画
作品版权由冯渡 解释, 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临摹作品,同人作品原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路途上的脚下遍布惶恐,丛生忧愁,行进时一不留神便窜出焦虑,把人捆绑,拷打盘问。跋涉啊,却未敢放松,警醒着,不允懈怠。每踩下一个脚印,便为去往的路上加一段距离。每仰望一个高坡时,便会为心肺增加一些重量。这沿途的大千风景像一个秘密,叫人为之痴迷,深陷而愈甚。扭头回望一路而来的过去,又常常心生不安,总是要疑问,总是控制不住不切实际的想象。生活里命运中,从不缺失未知,遗憾的便是无力的把握。而今,这条路上只我一人,遗世独立。

《南方風景寫生小品》40×50cm 布面油画
out on the weekend - Neil young

《树》60×60cm 布面油画
没行过的路上,以及未曾去到的地方,都演绎着因果浮沉、沧海桑田。于我万千遥远的你,别离多年依旧守约而未有懒散。小的时候总称你为一棵树,长大归来后,才能领悟出你与世间事物相通的共性。

《寫生北方風景》60×80cm 布面油画
风从千万里外也会掠来些他乡的叹息,我们走过无数的山水,随时占有,随时又放弃。(冯至)

《塔希提島》《100×110cm 布面油画
美,就是我一见到她,就甘愿为她奉献一切,甘愿不向她索取任何回报。(纪伯伦)

《光陰物語》100×110cm 布面油画

我們站在樹下,一動不動,看著它的生命痕跡,像極了我們自己。

《塔希提島•荷塘上空的云》40×50cm 布面油画
是什么让你成为你,我成为我,我们从此有了关系?
是什么来定义时空、物质形成的绝对且唯一轨迹?
而每一个节点开始的之前与结束的之后是否都以事先注定?
献给妈妈。

《琴声》40×50cm 布面油画
近来的雨是多么迷恋土地,多情而缠绵,已然夜朗风清,路上积聚出的水洼,一个个于宁静中仍旧透出丰盈。深邃的虚空笼罩下是粉饰的贫瘠,仰头望到高高的路灯,俯看脚下水中亦如头顶上空般明亮,我惶惶然分不清哪一个更美丽,哪一个会让我从容、清醒。深夜不眠,路边上都是人们轻佻的嬉戏声,嚷闹震动着水的清澈不得平静,昆虫鸣叫与人群吵杂对于我来说本应是一样无辜的,而此时却心起不可控的恼怒,感到有些空落落的恶心。在夜空边缘飞窜的流星啊,你是遇难的精灵,流浪的都帕巴乌,在你消亡前,为何不将我粉碎、焚毁?遥遥的火热是残忍的冷漠,当你越是清晰无误的认识自己,越是容易与他人造成不可避免抑或难解的距离。

《幸福河》100×200cm 布面油画
画外撰语——白驹过隙人云匆忙,纵马乡野吹奏,牧歌丧曲调。奈时世今非不可昔比,思朝朝天宇之下茫茫朗清,效仿先贤名士,归遁山林,浊淤不沾,然山河喧嚣,幽秘不存,心中田园,达未能达,情干不甘,背世不媚,去而留憾。
今信步闲游,探景蓄稿为画。烈阳焦热蝉鸣不休,绕弯取径,迷途路转,偶入渠塘。见枯瘦老翁静坐草岸,碎衫不遮躯,须发尽落,屈指断算似以茶寿垂垂,但其精气颇旺恰有头顶日轮冉燃之势,筋骨黝黑,铮铮里全无半分松软。闭眼盘坐绿荫,垂钓不观波影,斟酒不絮狂论,物欲之市遥遥不远,偏居半倾荷塘自得不探纷争。旧世浮沉混沌不堪,驻望此间不禁入梦,沧海桑田不可往复,先人所传世外桃源是否现眸前?聆听老人咏曲,桃源是非,精神渐尽,人丁衰哀,吟唱绝绝,不得喘息。吾自晓庸心俗念膏肓已久,救治无意,虽妄想此世外清高极乐吹拂众生,亦可汲水蓄桃源,可叹泱泱万里,大势虚浮,风气荒唐,忧虑尘世垢秽染此境,沾污纯粹,思量再三,遂远避莫敢近扰,闭嘴禁好事之心。
桃花源尚在,隐逸人无踪,除却老者再无其二。而今,水木明瑟,葱郁沁心,人际以绝,只留清宁。吾放眼环望,蹑足回返,心中惜别,一路遗忘。
时日无几,遗老西去,桃源消藏,吾与红尘悲欣残喘,苟活生灭。

《塔希提岛的红荷塘》 40×50cm 布面油画
當我站在妄想的风景面前,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星星落在我头上》100×120cm 布面油画
每一日,违背日月星辰的规律起卧着,闭眼迈步,睁眼无视,寻觅一些不切实际的幻谬,抛弃一些触手可摸的真实。我比路上遇到的人还冷漠,我比水中的鱼儿还饱含柔情。晃晃悠悠的闲散,随心所欲的放任,追逐啊,还是跟随?...很多的细微敏感会不会是虚度后的最后一次?躯壳外,那荒野尽头拂来的风是否还具有广袤的情绪? 我喝醉了,倒在随遇而安的船上,青鸾行吟,繁光流萤,做梦又或是醒来,都以了无关系。

673
1 2

作品信息

  • 创作时间

    2015/09/15

相关作品 TA的主页
《渡·門》系列春夏之季最新作品十幅
85 88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