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一技入魂 -- 记台湾著名包装设计王炳南老师 湖南包装人物專訪

1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王炳南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王炳南联系,谢谢配合。

王炳南台湾设计界泰斗级的人物从90年代起活跃于两岸四地入行近40年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涵盖海报、邮票、标志、品牌及包装规划..等

2018-01-08 肖沛昕  杨思   湖南包装

 

第一次见到王炳南老师是在2017年上半年上海某个展览论坛上,高身段、精干、低音炮、痞帅,是他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之后有限的联络中,谦和、爽朗的笑、年轻力,都是他的标签。直到此次全程参与接待王老师来长沙讲学、开始着手写这篇文字,与王老师有了较多的接触,故悟出:养性的人太多,修身的人太少,做学问的人多,修学问的人少。而王老师说,“修”是一种品格。

 

王炳南,台湾设计界泰斗级的人物,从上世纪90年代起活跃于两岸四地,入行近40年,有着丰富的商业设计实战经验,设计涵盖海报、邮票、标志、品牌及包装规划等,尤其以快消品与日化类用品的包装设计与品牌规划在业内闻名。他从1993年起为太太口服液、今麦郎、苏菲、统一、丽婴房、德芙、立顿、多芬、云南白药、相宜本草…等众多知名品牌设计了经典包装。2008年,他荣获由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所颁发的台湾最高设计奖,2010、2011年,他连续两次荣获台湾金点设计奖。早在1996年,他更是凭借《去毒得寿》反毒海报,成为英国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ypographic Designers协会35年来首位获奖海报首奖的华人。你一定见过出自王炳南之手的设计,但不一定知道王炳南本人,更不一定知道看似简单的设计背后,承载着多少成功或失败的过往。


《去毒得寿》反毒海报,1996年获得英国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ypographic Designers协会35年来首位获奖海报首奖的华人。


电影《艋舺》演出我的少年故事

或许每个男孩在年少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帮派”,“只讲意气,不问意义”的不羁精神就是青春热血的缩影。1962年出生于台湾台北万华区(艋舺)的王炳南正是如此。因为处在叛逆期的他加入了社区“小帮派”,过着“打打杀杀”的生活,初中还未毕业,家里就已经帮他找好了工作。在好说歹说下他才进入台湾协和商工职业学校完成高职学业。幸运的是,伯乐苏新田老师(当时科主任)发现其有绘画方面潜力,用100张水彩、30张油画的假期“高压”作业让“混世魔王”不再调皮。经过苏老师的严格淬炼,王炳南的绘画基础得到不断打磨,练就了扎实的手绘功夫。


王炳南回忆说:艋舺在我的记忆中五光十色,好的坏的、黑的白的、有的没有的……是充满神秘的,过了一条街就有不一样的景色,早期台北市的印刷、制版、铅字行都集中在此一带,在台湾印刷界称艺术印刷专业的沈氏印刷厂就从这儿起家,我的童年也耗了好长时间在那,奠基了我对印刷及美术的基本认识及兴趣。


高职还未毕业,不到18岁的他与有着社会经验的人士共同参加招聘考试脱颖而出,考上了台湾国华广告公司(4A广告公司成员),有了入职工作的机会。与大哥哥“王行恭”先生(台湾设计界赫赫有名)成为了忘年之交的同事。三年的职高生涯,从“大刀” 改拿“美工刀”,从“打打杀杀”到“步入正轨”,这样的因缘际会,影响了王炳南一生,于是慢慢有了“捣蛋鬼”向“设计师”的华丽转身。


   《艋舺南人》字体设计,企图探讨自己在当时社会的存在价值(习作) 。


学生时期作业《封面设计》


学生时期作业《水彩写生》


学生时期作业《喷画》


学生时期作业《插画》


学生时期作业《铅笔素描》


学生时期作业《人物素描》


学生时期作业《喷画》


学生时期作业《標準字黑白稿》

学生时期作业《標準字黑白稿》



入行第一步,影响一辈子

“回想起当时我在广告公司的经历,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从当时的环境来看,一个学美工人员的出路只有几个方向:广告公司、出版社、报社和印刷厂。从这几个方向看,我第一优先的选择是广告公司。当时在台湾存在很严重的师徒辈分,我没有任何资源,辈分是最低水平的。我帮主管们打扫清洁,做设计草稿,洗洗调色盘,跑跑印刷厂,做一点杂务,因为高职生毕业,18岁,这个过程中什么都愿意去做,我认为这是在磨炼我。”

 

扎实肯干的王炳南逐渐受到上司赏识,开始让他参与简单的设计工作,两年后王炳南被调去负责统一企业专户的包装、年度的广告、广告预算和公关活动等。当年创造的统一麦香奶茶和四季酱油从包装造型、品牌文字设计、色彩、版式都带有传统味道,四季酱油的版式更是取自于中国古代传统的官服造型。这一时期的作品是王炳南对自己设计风格的初探。


《四季酱油》从包装瓶器造型到品牌设计,目前仍在货架上贩售。


《统一麦香奶茶》台湾第一支即饮奶茶包装。


当时的台湾广告公司竞争也非常激烈,很多公司为了获得利润,选择让设计完全屈从于客户和商业利益而忽视了设计背后的价值,加上广告设计是团体作业,为了追求展现个人独特风格,本着忠于设计的初衷与不打算为了营利而贬损设计作品质量的态度,王炳南开始想要展示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广告公司待了8年以后,各方面的经验都得到了积累,他发现有些东西蛮有趣,值得更深入地去探讨,所以选择走自己的路,1988年白手起家自创台湾欧普广告设计公司。


《欧普广告设计》1988年4月1日愚人节成立,期许自己只有1分的天份要用99分去努力。



磨刀霍霍,随时上阵

高中职校美工科出身的王炳南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37年前台湾的设计产业还没分工那么细,所以我顺利进入了广告公司就业。我有幸亲身参与了台湾早期的广告时代,随着台湾广告业的发展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跟着广告发展的轨道前进,察觉到设计的气象。慢慢累积作品之后去捏拿、去掌握到设计公司生存的方法和脉络,思考如何生存。”王炳南成立欧普设计,从一人工作室开始做起,公司经营不求大,但求精,三十年间,欧普设计从一人,慢慢变二,变四,变八,好细胞持续分裂下去,全盛时期曾到达二十四人。业务从平面设计走向企业形象、品牌规划,再转入包装设计。所以那时台湾引入CI的概念,就重新去学习、参与、做案子。到后来被「品牌」的概念取代,又再次重新学习。包装设计更是牵涉到包装材料、制作工艺,结构造型等多范畴的专业知识,他又花时间去学习建构软件、材料、工艺流程。 “不够,再加!”是王炳南给自己永远的命题:“有些东西得自己去学”“刀还是要继续磨!”


《少即是多》海报,生活总在少与多、虚与实、无与有、阴与阳...两极之间做选择,没有人有真正的答案。



为了更好地丰富充实自己,随着政策的慢慢放开,他以奖项及资历修够了“本科”学分,“同等学力”的条件下,2007年,45岁的王炳南考取了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地区业界顶级名校)的研究生,并取得当年设计专业榜首,习惯于挑战的他转而攻读广告行销方向,并以高分优秀答辩成绩毕业。研究生期间他开始参与教材的编写,如果说当初读职校,是为谋一技之长,争一口饭,他现在便是要争一口气。在他看来,设计师为自己争气就是要用自己的设计来赢得客户的尊敬,这绝不仅是一种个体行为,这是在为公司争气,为设计行业争气。一个受人尊敬的设计师,就是一个榜样,一个标杆式的参考。一直在打磨丰富自己的王炳南曾笑谈因为想得多而“少年白头”,追梦般的天马行空,其实在脚踏实地。


30岁左边白,40岁右边白,50岁不再白。


放空 归零 再出发

1992年,王炳南开始两岸访学,来往于两岸三地之间参与论坛、公开讲座、开放工作坊、网络直播,他还在一些国内商业设计大赛中担任评委指导,传递和发扬设计商业价值理念。1994年,他和同行积极奔走促成了中华平面设计协会成立。2008年在上海成立欧璞设计公司,继续服务一路相伴的台商企业。作为台湾设计界近几十年的代表人物,在商业领域带着年轻人摸爬滚打之余,他也参与了许多国内外的设计交流与教学工作,这也成了让他乐此不疲的事情,除了商业邀约与课程合作,在内地多个大学的教学与交流也成了常年奔波在两岸三地的重要工作。


近年往来两岸参与大型的交流平台,分享个人的经验。



在长时间从事设计工作与实际的教学经验积累中,王炳南发现大多设计类专业用书只是单纯空泛地讨论设计而欠缺实践经验的结合,这并不能帮助学生顺利进入社会。王炳南从而想将自己多年的实践经验付诸于书本,写一本适合且通俗易懂的设计书籍,并对多年来的实战经验做一个总结。2016年最新出版的《Pd华文包装设计》,从作者的序言就可看出王老师对包装设计专业的期许,“包装天天在身边出现,越常见越显得重要。作者曾写了三本包装设计的书,为什么继续执着出版包装设计书?实际上,我们从来不缺包装设计的参考书,而这本是从「华文包装设计」的角度来汇整,作者三十余年的包装工作经验,从关于包装设计谈起,再联结包装与品牌的关系,并提出未来包装趋势的观察,其中包装版式架构(Template)论述,是作者的研究发表及延伸建议提案,最后的包装设计解密,一一解开包装个案的背后关键密码,内文多以讯息图表来说明作业流程,附录中作者公开练习选手的包装练习题,平时可供设计自我复习,更是学生最好的练习题,是一本实用的包装工具书。


此书整体在编辑装帧上,采用封面与书本分离概念,如包材载体中各有各的目的功能,封面(包装)传递信息,书本(容器)记载知识的分工,取下封面在书本裸背上作者巧思印上Pd字样,即使没有封面下书体配上印白的扉页也是完整一体,在于封面背面印有两个基本盒型完稿线,可依设计的线条裁切后,折出两只包装盒子,让读者可亲手试做并体验包装世界,折出的小盒子可以置物,感受包装使用后的剩余利用的价。”


《Pd华文包装设计》2015年12月繁体版出版,2016年11月简体版出版。



王炳南将多年的设计经验汇成文字,写了不少关于设计的书籍:有教材、有理论,这在设计师中并不多见。“能给年轻人一点启示,让他们少走弯路,也是我的心愿”。将经历写于纸上,将自己全盘交出,与读者交朋友。他说:“写书就像喝茶,每写完一本书,就像喝完一杯茶,把自己倒干净,告诉自己又需要添东西了。”


所以当时下流行语“油腻”、“宝宝”等新词汇从他口中吐出时,不要惊讶,他和年轻人一样,同样在追求着“时尚”。



孙悟空只能是猴子

1996年,王炳南凭借《去毒得寿》海报,成为英国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Typographic Designers协会成立35年来首位获奖的华人。拿到首奖的王炳南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面对这张写着中文的海报,西方的评委们竟能理解其中含义,这张汉字海报所传达的毒和寿,二者就在一线之间得以完整地展现在评委面前。这次获奖让王炳南开始意识到作为中国设计师不应妄自菲薄,虽然英文的设计必然成为一个时代潮流,但盲目追求西方文化并不等同于国际性。


汉字作为一种力与美的独特结构,同样有着造型张力,如果国内的设计师能够对汉字的塑造多做尝试,发掘其中的内涵,同样能获得国际上的肯定。“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在之后的设计创作中,王炳南一直践行着立足传统文化,从自己文化的“根”上发掘元素,如在1999年王炳南为澳门回归创作的海报《三缺一》及之后与台北故宫合作的相关文化产品。这些“方言”在王炳南的创意下变成了“普通话”。“什么是‘国际性’?那就是弄清楚你所针对或者合作的对象,做自己擅长的,最能表达原汁原味的。”王炳南这样说。


《三缺一》1999年12月澳门回归海报创作。


《台历、企业赠品》近年以中华文化元素创造出深具文化特色的产品, 受到国际友人的认同。


在信息互通有无的今天,许多设计师们都在汲取外国的优秀设计,推崇国外的设计风格,力求得到国际认可。而他一直在力推“华文设计”,“台湾设计发展至今50年,前10年为了得到大家认可,仿效日本、欧洲的风格,可是结果并不理想,我们才发现,应该寻找自身的IP,才有了今天台湾的‘一乡一特色’。”


《献谷米》台湾的一乡一特色计划使地方产品升级, 简单的一张海报, 就能让消费者感受到产品的历程, 让我们食得安心。



“孙悟空只能是猴子,如果变成米老鼠或是kitty猫,大家就不认可了。”他用孙悟空做例子来说明文化具有本土性,扎根于自己的文化,才能孕育出特色的国际IP。

 

传统文化的传承与积淀,让他将“华文特色”用于包装上,如王炳南2001年与中华邮政公司合作的“大清信筒”,邮筒本来为西洋物,他却将清代小人儿、传统的“飞鸽传书”立于包装上、大清信筒四个字的点名,让西物有了浓浓的中国味道。在包装陈列上,单个包装组合起来又可以拼凑出留长辫的清代小人儿正排着队往邮筒里寄信件的有趣画面,这样的巧思,让此款纪念品一直畅销至今。


《大清信筒》陶瓷扑满包装,简单的两套色利用盒子的四面体创造有趣的故事。


得奖的作品在书上,好卖的商品在架上

我曾问他:对于追求“获奖”与实现产品“落地”,您有什么见解?他说:得奖的作品在书上,好卖的商品在架上。年轻的设计师们追求的是前者,客户追求的是后者。


全身挂满金牌的选手,有负担一定跑不动,要竞跑至少也得先拿掉身上负重的金牌。业界实战全都是不「奖」理的裸身竞技,生存的技艺没有SOP,只有个人的基本功,不要妄想吃个两三天素,就能出家修行,更不要幻想挂满金牌,就能成佛成仙...


“客户不会在意你的提案获了多大奖项,在意的是你给他们创造了多大效益。”王炳南谈起了人生第一次和客户提案:当时已经获得许多奖项的他,当时正值意气风发,带着提案侃侃而谈地和客户聊着“品牌”,“客户却将提案稿子重重地甩在地上,我自信满满地帮他梳理理念创品牌,没想到的是客户是年纪轻就经营上市品牌的老总,怎会听一个小伙子谈论品牌经营?如果是你遭遇被甩稿子,你会咋办?转身就走吗?”


“弯腰捡起,这是我的动作,我和他说:‘请,请,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一个月的时间,我再来,不通过不需要钱!’”


“我将从前的自己全部放下,重新开始设计方案。”


一个月后,他将Nac Nac的方案放在客户桌子上。“走,我们去吃夜市。”客户拍着王炳南的肩膀说。在台湾,如果一个人邀请你吃夜市,那就代表他愿意和你成为朋友。这位客户就是有着40年品牌经验的丽婴房前董事长林泰生。之后的日子里,王炳南相继帮丽婴房做了logo与产品设计,1991年丽婴房Nac Nac品牌成功上市就获得两个大奖。2000年,王炳南再次帮Nac Nac策划了珍珠系列。如今,丽婴房在全国80个主要城市有近1000个零售点,在90个二、三级城市有1500多个经销点。在大陆拥有近200家门市,在台湾地区有130多个门店,世界各地的华人区都有丽婴房的门店,它的销售渠道早已遍布全球。


《丽婴房Nac Nac》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


从企业出发,为客户创造最高效益,这样的执着一直影响着王炳南。2008年,从马英九先生手中接过奖杯后,他开始思考奖杯的真正意义,“我已经拿了很多奖了,发现每个奖杯都长得很相似,公司也沒地方可放,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在乎奖项,这没有对与错。回过头来,真正留下来的,还是那些依然存在于货架上的‘孩子’。”唯有能为客户创造更大利益价值的设计,才能称得上是好的商业设计。时下许多设计师陷入以奖项来比拼“实力”的怪圈,在追求奖项的路上不要忘了从事设计行业的初心,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商业设计需要被市场认可,被消费者接受,而不是个人喜好的产物。对于希望通过参加比赛来提升自己商业设计能力的设计师,他的建议是不要太纠结于比赛结果,以学习的心态参与最好。


《2008台湾最高设计奖》从马英九先生手中接过奖杯。


设计策略与行销的问与答

问:多年的两岸商业设计经验,面对两岸之间的发展模式,您对大陆设计行业的行销方式有何建议?


答:企业的价值提升不仅仅只是产品包装的改变,还有它的行销手段的创新。“懂设计好,懂营销更好”,“策略永远走在设计前面”,我发现目前大陆有一些品牌的营销方式,很多还没有做到从“人”的需求出发,更别说相对应的经营策略。面对大陆与台湾地区设计行业的发展,我认为,若在内地市场只是单纯的做设计服务,路会走得很辛苦,唯有从最前端的产品开发、品牌策略、设计包装到后端的通路整合,提供一条龙式的全方位服务才是长久之道。品牌必须引起大众的关注和兴趣,它不能在市场中缺席。消费市场的演变与需求调整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设计师的目标一直不变——“设计师最重要的工作,是帮助企业完成品牌精神的传递。”


内地和台湾都有一种媚外的情结,或许该说整个华人圈都是这样,这种情结抛不开,是不是和历史因素有关联?在此我们不探讨。媚外也有喜好顺序,可能是欧、美、日本、港澳台等等,想要进入内地市场有两种不同情况,一种就是落地生根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另一种就是像欧普这样两岸跑,同样也有生存空间。我们抱着台湾成熟的经验来完善工作,不是和当地人比拼,而是与欧、美、港、澳竞争,以很现实的角度来讲,台湾现在大概只能和香港比较有得拼,因为在商业设计的发展没有他们来得久、来得有逻辑,所以我们努力在寻找华人文化的DNA植入创意中,这点他们不如台湾接地气。

 

问:现在市场上会时常出现一个品牌的创意获得市场,其他的品牌就会一窝蜂去模仿的现象,也有些只执着于创造个人的强烈风格,对此您有何看法?


答:一些企业因为市场出现流行的趋势,存在有利可图的商品使得包装发生改变,或者通过一些明星等炒作出产品的知名度,这样的营销手段很快就会被业内人士以及消费者看穿,企业不会走得太长远。所以设计师必须引领市场!30年前,在为深圳太太口服液进行形象升级时,我建议客户可采取买一盒送一枝玫瑰花的行销策略,得到客户采用。这项建议不仅仅迎合了女性消费者的喜好,也符合男性消费者“表白”女性的需求,销量得到大幅度提高,男性消费者市场也被打开。太太口服液也成为大陆第一款通过包装策略获得市场的保健品。


1993年《太太口服液》的包装策划,不只是包装的创新,更是营销手法的成功。


商业设计就是一张考卷,能力高低决定你的分数,每个设计师都很反骨,没有反骨就没有做设计的天分,因为反骨才敢去挑战、创新很多事,我年轻时也是这个样子,但随着自己慢慢成熟,经历许多挫折、成功、失败后,我会很理性地说,身为一个称职的商业设计师,首先就要把那些自我反骨的东西收起来,客户不是来买你王炳南的设计风格,而是买你那些曾经失败过、成功过的经验,各行各业都需要设计,但它并不需要一个风格,很多年轻设计师会担心说这样就缺少了自我主张,但其实不是没有主张,我们用申论题考卷来譬喻,同样的一份考卷发给每个学生,为什么会有高分与低分的差异呢? 商业设计交到设计师手中,它就是一张申论题考卷,你要如何把它做到100分,就是你的能力。有能力的人拿满分,没能力的拿40分,很简单,而设计师的反骨、创造力、设计视觉、美学、色彩…..这些专业性的东西都对,但要如何创造出一个好作品,这中间的过程就是技巧所在了。


很多设计师只能做到表面上,无法往下挖掘,这既是技术不够,也是心态问题。2013年,台湾欧普广告接手了苏菲卫生巾(台湾)的包装设计工作,通过品牌定调视觉定调,将其品牌形象用包装上的元素累积出一个型式印象,视觉中心经过两次调整,长期并有系统的演变给消费者产生了良好印象。从2013年到2016年,该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从24%跃升至46%。


《苏菲卫生巾》从2013年到2016年,该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从24%跃升至46%。


问:当下,消费者们不仅仅只要求包装拥有保护功能,开始追求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您是怎样将文化与创意相结合的呢?


答:设计恰当与否的检验方法就是投向市场,设计本身就是商业的好创意,不一定要用钱堆出来,当然前提是,设计人必须要生产成本的概念才行。同时,设计师还应该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我的自创品牌2gather《品茶邮藏》系列中,以设计师签名款的限量手绘邮票与当季台湾地区销量最好的五款茶叶相结合,让消费者在品茗时有“足不出户赏台湾风光”的画面感。值得一提的是,茶叶整体包装使用一体成型无胶黏单一材质进行包装,以减少油墨的印制来减轻对环境的污染,结构形式无胶黏、无彩色印刷,采用单一材质,轻松即可回收。内装材质以防潮铝袋包装的茶叶,放入无荧光、漂白剂的台湾制棉布袋内。再以麻绳环保五色吊卡作为产品标示。手感纸标贴,及羊毛纸制成的珍藏卡,这样的低耗设计不仅为企业节约成本,限量发售1000件的行销方式也为企业创造收益,同时让消费者体验简约环保的质朴感受。


《品茶邮藏》自创限量版的文创商品。


两岸的风土文化不同,造就不同的风格趋势,内地在奢侈品这一部分的几千万人口消费市场中,长期以来经过国际奢侈品的教育,也具有一定的品味,所以欧美的设计风格在这里还是有市场,但这却不是普遍台湾或内地的设计师擅长处理的,台湾或内地也鲜少有驰名国际的奢侈品牌。从另外较低端消费商品切入,吃的喝的用的穿的,这些东西是我们较为擅长的,但在内地市场中却也会常常遭遇挫折,因为对内地的文化不了解,好比欧普最近与内地客户提出的马卡龙色,台湾的马卡龙是很鲜艳的颜色,但内地的认知却是粉粉的颜色。不了解市场就会踩到地雷,所以在这些国际流行性的语汇需要去堆栈、去对撞。但是当产生实际的设计物时,却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内地会将外来的国际品牌设计风格内化吸收,而我们是跟随国际的潮流,偏向原汁原味的呈现,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我们需要花时间精力去实验、去了解对岸的市场。



《CHA520》我们自营品牌,是针对年轻人的消费观,谁说茶包装一定要东方风?


问:当您的创意不被客户所接受时,您会怎样处理呢?


答:设计师必须深入了解消费群体,深入市场调研,制定品牌策略,包括包装的货架展示、销售渠道等等。首先必须很好地与客户洽谈,得到客户的认可,让设计真正顺利地走向市场。商业设计需要被市场认可,被消费者接受,而设计工作不是个人喜好的产物。有时候遇到固执己见的客户,我往往以任由“甲方”遵循己见在市场上吃亏的方式扭转其意见,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自大”的,而是从事创意行业最难的莫过于收服与说服,遇到尊重创意、信服专业的客户,是创意人的幸运。但说服不代表信服,只有客户得到实际利益时,才能将“说服”转变为“收服”。每位客户最在乎的总是钱,那也只好让他花钱学教训,在说服到收服再到信服的过程中,设计师需要在不断地弯腰捡起中打磨自己,设计不是小众,而是面向大众的。设计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自说自话。

 

上海欧璞曾为方便面品牌北京今麦郎服务,接手时今麦郎属于二、三线品牌,不管是包装还是口味上,总是追随一线品牌,王炳南便建议客户在包装设计上大改造,颠覆传统方便面主图大、口味用固定颜色表示等刻板设计,转而改用白色进行包装,泡面的主图片变小,乍看之下完全不像泡面,但被放在货架上时反而立刻就跳出来,会吸引消费者拿起来看看这是什么。结果同中求异的策略果然奏效,今麦郎泡面本来一包卖八毛钱人民币,经过包装改造后,如今可卖到一包一块二人民币,一天的营业额就高达五、六百万新台币,2004至今此包装设计目前尚在市面贩售。



《今麦郎珍品系列》采同中求异的策略赢得销售佳绩。


创作的灵感其实在后端,设计作业的前段必须透过科学及严谨的分析与清晰的市场信息,才能找到突破点去爆发灵感及创意。坐在电脑前画出一百张图让客户选一个,这样的风险太大、成功几率太低,科学的做法是建立自己的资料库并累计经验,再加上平时的生活体验去激发出更多的灵感来源。

 


七年之痒 不曾断绝

   “七”这个数字对于王炳南来说是意义深刻的,他人生的每一次重要转折都和数字七有着联系。王炳南步入社会工作7年后,心就开始痒,想到外面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一年后,民国77年成立了台北欧普设计,过着一人吃饱全家饱的日子;成立公司7年后,他写了第一本书“商业包装设计”;第三个7年是千禧年,他规划并发表了“UPfile欧普内部档案”独立发行月刊至2000年(暂时停刊转为数位版继续发讯中);2007年踏上了师范大学研究所,回归校园当学生,“每一次不经意的尝试,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自己心之所向,有趣!”王炳南“七”的人生经历就像7-UP汽水一样,放久了会消汽,拿起来摇一摇又马上趣味十足。研究生毕业7年后,他又亲自创立了“设技学堂”技职知识教学平台,用于开办技职讲座并开班授课,此次“尝试”蕴含着王炳南的职业志向,授业解惑成了他又一新职业,所有的尝试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这次“尝试”是否会创造惊喜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是我依然会全力以赴,7年后再回头看时,是不是现下又在做“傻事”呢。”王炳南笑谈道。


《UPfile欧普内部档案》是一份非商业目地的内部刊物,每期发行500份分享给学界业界。


《设技学堂logo》人人学习,时时学习,设计是技职传承的志业。



设计就像玩游戏,有输有赢

“做设计就像玩游戏,每天面临的是不一样的商业模式,每天都在玩不一样的游戏。”对于为何一直坚持从事设计工作,王炳南如是说道。

工作之余,为了累积灵感,王炳南经常会看书和电影,做户外运动,甚至去逛超级市场,没人知道下次的客户会从哪里来,所以他必须要博学。“做设计不要局限于一隅,而是将眼界放开。许多灵感都不是在工作时间段商量出来的,而是在旅行中,阅读中”。“在旅途中看看机场里面的结构、在餐厅看看室内装潢与材料结构,我虽然不是室内设计专业,但是立体的结构与材料对我的设计工作很有帮助,可以触类旁通。就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一种阅读,是关于空间的阅读。在旅途中我最不会做的就是带一本书,那是很浪费时间的事情,书可以在静态空间阅读,在机场等飞机的几个小时,我会观察各国的人,看看他们的服饰配件,这何尝不也是阅读与搜集?“王炳南如是说。


《悦读》文化创作海报。


他也喜欢收集邮票以及可口可乐的相关产品。这些东西不仅仅只是单纯拥有,它会让王炳南更深入地去看待一件事情,也培养他思考一件事情的细腻度和深度,这是一种线性的思考练习。收集它带来的是一种持续的观念,也让王炳南在工作上能够坚持。“很多事情是需要持续的,坚持五年、十年才会看出结果。”如自创品牌2gather的品茶邮藏系列,就是王炳南将收集邮票的爱好放入作品中的体现。


现在,王炳南会逐渐放开一些东西,淡出协会,让自己“慢下来”,可以走一条有趣的路,而不是在一个情境中走大家想让你走的路。当下的90后、00后个性更突出,更喜欢具有个人特色的事物。他们逐渐地变为消费主力,这与60后、70后的消费有很大差别,传统的包装被这群人接受起来越来越难。常与年轻人对话,从中理解一些传统的设计思维和新派的设计撞击点,王炳南也在尝试转化自己的思路,避免过于传统或滞后。他告诉自己要生存下去就要像变形虫,在万千变化中试着生存。


“我做过100个包装,失败了20个,但至少有80个是成功的。”面对年轻人,王炳南希望他们敢于尝试,而不是单纯的停留在空想阶段。“不要害怕短暂的失败,每一条路都很难,坚持下去,总有收获。”


王炳南的脚步依然匆忙,而他总是游刃有余并乐在其中。他的每一次“新鲜”尝试,或许没有终点,但总有归点。

 


经历与经验

经历是每一个人随入行时间而固定积累,经验可不一定会随着经历而增加,王炳南如是说:一位设计工作了十年但总是做一些小案子,自己也不求上进,每天朝九晚五总是很忙。十年过去了,也学不到什么也没做出什么满意的作品,也许是他待的环境大家都如此,也许公司内没有专业的人来带他成长,总是有太多也许伴着他的经历。


另一位设计师工作不到二年,但在完整的组织环境中,有完善的培训计划而自己也花钱花时间到外面的培训机构充实自己,有机会创造出好作品也才能拿到好项目;虽然只有二年的经历,但他拜了名师学了一技专长,从项目中创作出好作品,他的总体经验一定比那位工作十年的更好,如果你是公司主管,要你招聘人才,你会选十年的?还是二年的?因此王炳南主张一位设计人的潜能要看“经验”而不要看“经历”,为了弥补经验与经历的缺失,王炳南老师才起而行成立“设技学堂”各种专业工作坊,在两岸各地将他个人近40年工作实打实的经验,面对面近身传授给有需要的人,有系统有目地快速把自己不足的经验补齐,以应付职场上各式各样的难题。


《一技入魂》设技学堂各式专业工作坊都是王炳南老师亲自规划参与的培训计划。

 

 

................ 


原文载《湖南包装》2017年第四期,知网、万方、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认定的学术期刊。) 

《湖南包装》设计人物栏目介绍

目的:正面宣传设计领域内有较大影响的知名设计家、设计教育家及工艺美术大师等业界人士的设计理念、设计经历及设计作品,深入挖掘人物的艺术精神境界,及其对设计从业者的影响。

内容:尊重客观事实,注重报道设计人物的从艺经历、艺术理念,以及具有代表性的设计作品或重大成果。

要求:在业界具有较长从业时间,在某一领域或某一区域有较大的行业影响和公认的学术地位,有独到的设计理念或经典设计作品,或取得较大的社会效益(如:设计教育硕果累累、影响较大的策展、为主组织的学术团体成绩斐然等)。

49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