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国外艺术机构】知行一体:美国克拉克艺术学院

15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纯艺术 / 观点
吴达立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吴达立联系,谢谢配合。

富有人文涵养的克拉克学院,对自然环境的投资丝毫不亚于对学术和文化资源领先地位的重视,依山傍水与馆藏品同样美得令人窒息。

    克拉克艺术学院雾中风景。图片来源:DEW Inc

 克拉克新馆地下空间,现代艺术展厅。图片来源于网络



艺术教育与艺术博物馆之间的关系必然是紧密的,原因有二:首先鉴于高等学府自身的组织结构,大学理应视其所需设置艺术中心甚至博物馆,世界著名学府内部的博物馆如阿什莫林博物馆、巴斯赫尔本博物馆、坪内博士纪念戏剧博物馆等,历经漫长的发展后,要么蜕变成世界级相关科学研究领域与教学的中心,要么成为现代社会中追求“无拘束感官体验的纯粹白日梦”(Philippe de Montebello语)之艺术先锋,给予学生视听上消化理论与经验的空间不说,学校亦能更顺利地开展教学工作。另一方面,艺术博物馆可被视为学术与研究资源的汇集地,提供作为教学辅助、实操训练、展出及表演的平台,以此整合校内外的资源,并于相应领域建立研究声誉。因而,艺术博物馆与艺术教育是血脉相连的共生体,借之培育新的艺术理论与艺术行政人才,是不少国家高等教育行之有年的制度。这也是为什么设置于大学内的博物馆,又或者博物馆旗下的研究机构常常更具学术实力与实验精神的原因,如兼备艺术博物馆与研究机构功能的克拉克学院(the Clark)。




克拉克艺术博物馆展厅。图片来源:Selldorf Architects

 克拉克新馆和反射池。图片来源:DEW Inc


The Clark全称斯特林与弗朗辛艺术学院(The Sterling and Francine Clark Art Institute),1955年由美国传奇探险家、马主、艺术收藏家与慈善家罗伯特·克拉克(Robert sterling Clark)建立,占地140英亩,位于美国麻萨诸塞州的威廉斯敦,被Green 山脉、Berkshira 山脉与Taconic山脉环绕,与全美顶尖文理大学威廉姆斯学院毗邻。学院本是一座收藏相当丰富的艺术博物馆,尤其注重集萃十九世纪西方油画,特别是法国巴比松派和印象派画作。由于藏有大批印象派名作,因而成为印象派全球典藏重镇之一,光是雷诺阿的重要作品就有三十多幅。当时迫于冷战压力,克拉克夫妇刻意选择这个远离喧嚣的宝地为机构驻址,安置他们艺术藏品的方舟。今天,克拉克艺术学院与麻州当代艺术博物馆(MMoCA)、威廉斯学院艺术博物馆(WCMoA)并列麻州北波克夏郡的三大博物馆,更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集艺术博物馆、高等教育、艺术研究和批评于一身的国际中心。 


  克拉克艺术学院游客中心,图片来源:Jeff Goldberg

克拉克新馆夜景。图片来源:Zubatkin

克拉克新馆地下空间。图片来源:tucker bair



詹姆斯·伍德在《谁的缪斯?美术馆与公信力》里提到,博物馆的权威具使命性质,也是多方面的,包括一整套从专业知识到建筑结构的权威性。克拉克学院独到的责任感体现在其研究与教育项目(Research and Academic Program)上。1972年,克拉克学院与威廉姆斯学院合作开设两年制的艺术史研究生课程,该课程位于克拉克校区,把学术研究、策展实习、工作坊、国际考察和一系列导师结合,著名校友包括普利策艺术基金会理事卡拉·斯塔克(Cara Starke),芝加哥艺术学院院长詹姆斯·兰多(James Rondeau)和佳士得副主席保罗·普罗斯托斯(Paul Provost)。90年代末成立图书馆后,研究与教育项目力图扩大视觉艺术的研究生产范畴,更强化了机构和学者区域内外及国际范围的合作。如出版物“克拉克视觉艺术研究”,据年度“克拉克会议”的会议记录表明,承担了艺术史研究中跨学科探索之论坛的效用。而为期四周到十个月的克拉克奖学金,则提供全球有良好前途的学者、评论家和博物馆员在职业发展道路外的研究机会。项目的学术会议、工作坊、策展圆桌会议和研讨班亦面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员、学者与学生开放。



  克拉克艺术博物馆员在工作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克拉克艺术学院游客中心入口。图片来源:Jeff Goldberg


富有人文涵养的克拉克学院,对自然环境的投资丝毫不亚于对学术和文化资源领先地位的重视,依山傍水的学院环境与馆藏的艺术品同样美得令人窒息。《时代杂志》在学院上个世纪建址时便称“创立人忽略成本而坚持质量,当地人甚至炫耀“用于建筑的大理石材料是除美国最高法院外用得最多的”。如今在历时十四年的改造后,学院全新面貌再次博得众人的喝彩,斩获了2015年美国最高级别的风景园林奖项ALSA荣誉奖。安藤忠雄为首的团队对校区自然资源乃至整个地域的环境资源做了一次整体而崭新的呈现,另在校园中修建了一个大众通道,把原本分散的风景重新融合。游客得以自由出入校园,欣赏学校独特的景观及该地区特殊的水文与地势条件,同时亦能领悟到这座为天地立心的艺术院校教书育人的使命。



凯绥·柯勒惠支,《母亲与死去的孩子》,1903年,蚀刻,干刻,砂纸,软纸。40.8 × 47.3 cm,克拉克艺术博物馆藏。图片来源:克拉克艺术学院网站



 


11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