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40

我们乘坐清晨的火车,前往柯布的遗作

14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空间 / 观点
张小哈的啊哈时刻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张小哈的啊哈时刻联系,谢谢配合。

柯布西耶的创造力在老年不但没有枯竭,反而不断迸发出新的力量。

说到柯布西耶的教堂,

我们最先想到的必然是大名鼎鼎的朗香教堂。


但不为众人所知的是:

柯布的最后一个建成的作品也是一个教堂,

更是柯布的集大成之作,

设计的极其惊艳...


小哈曾有幸去过这个教堂,

这是发生在我大三那年的故事。



大三那年我因为去意大利交流,常常独自旅行。

在里昂,柯布设计的拉图雷特修道院,

我认识了一个建筑师:













我抬起头,

〣( ºΔº )〣


清晨强烈而清晰的光从一面墙上的小圆洞穿过,

形成了点状的“星云”,

仿佛人类所不能感知的茫茫宇宙。


太!惊!艳!






我回过头,教堂另一面的光线更让人叫绝,

墙上布满了清晰而弯曲的“螺旋光带”。





连续的螺旋光带,

从入口处的外墙开始,

随着逐渐上升的地面盘旋,

沿着坡道不断蔓延。

在幽暗的空间里引入光的波浪,

像是上天的神来之笔。



螺旋光圈是如何产生的呢?细看可以看到混凝土的壳体上有雨水槽,阳光穿过圆洞的有机玻璃,经过折射打到雨水槽上,雨水槽便成为这些光线的反光板。


屋顶顶部,一方一圆,有两个采光筒,

再加上上图里墙壁上的方形窗口,

阳光从一红一黄一蓝的三个洞口射进来,

记录着时间的流逝。




采光筒从室外看是这样的:




整个教堂神秘宁静,

在巨大而幽暗的空间中,

“星云”和“螺旋光带”编织着光网,极富感染力。

营造出了迷幻的氛围,

而彩色的光斑又让空间变得光怪陆离。




他把毕生对光的研究,

在这座教堂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这座建筑里共出现了 3 种类型的光源。



在这个教堂里的一天

点,线,面光源像话剧演员一样一个个入场

有对话,有情节,有表情

直到夕阳西下,西墙上的光筒

将落日最后一缕辉煌投射在祭台上

(´༎ຶД༎ຶ`)




回去后我查阅了这个建筑的资料

原来,柯布在接受这个项目时已经76岁

当时的他是不太情愿做这个项目的


那么,又是谁能请动他出场做这个设计呢?

这个人便是费尔米尼的市长:

欧仁· 克洛迪于斯拍蒂 (下面简称阿克)

阿克的经历也是一个传奇




因为负责战后重建

阿克被任命和柯布西耶一起前往美国

考察城市建设和国土规划




后来,阿克离开重建部部长一职

出任工业小城“费尔米尼”的市长




阿克雄心勃勃的想改善工业城市的环境

这时,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老相好”柯布西耶




柯布西耶为这座城市设计了

体育场,青年文化中心,住宅单元


其他建筑都开工了,只有这座教堂

因为造价问题迟迟没有动工

柯布因为经费不断修改着设计

直到1965年意外身亡




1971年,阿克筹集好钱,教堂终于开始施工

1974年,又由于施工企业的债务拖欠而停工

1975年,教堂又复工

1978年,由于资金不足再次停工

1989年,阿克也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1996年,这个烂尾项目

竟然被政府颁布为历史文化遗产

2004年,在新市长的奔走下,项目开始复工

2006年,这个教堂终于落成开放

此时,大师已经离去41年了




柯布,阿克,阿克儿子,新市长与众多市民

经过了重重阻力与艰难

让活在今天的我们有机会看到了

这让人惊艳的作品



光本是不可控的

在柯布西耶的手中却变成了画家的颜料

抽象而神圣



柯布西耶的创造力在老年不但没有枯竭

反而不断迸发出新的力量


直到今天我仍然庆幸自己的幸运

体验到了大师的最后一个建成作品

而这是他本人都未曾体验的


26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