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滕磊.火山大陆:想当漫画家的设计师,也是一个好的 CEO

163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ARK创新咨询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ARK创新咨询联系,谢谢配合。

ARK创新咨询CEO——滕磊,受最美应用【人物专访】栏目邀请,进行了一次线上访谈,跟大家聊了聊他曾经的梦想以及对创业的看法。

走上设计道路的初衷


1.滕老师目前已经在设计行业沉淀了 10 多年的时间,回顾过往,促使自己当初走上设计道路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故事很长,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一路追随着自己的内心,想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做到更好」。


小学喜欢看《七龙珠》《阿拉蕾》等来自日本的漫画,慢慢喜欢上了画漫画。后来高中时就学了艺术专业,考大学时选择了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梦想以后可以做一个职业漫画家。结果阴差阳错进了平面设计专业,当时对设计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设计是什么。后来接触了平面设计、包装设计等课程内容,才开始了设计的启蒙。大学时期赶上了互联网热潮,除了学校教的这些东西之外,自己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去看国内外的各种设计论坛,各种国外优秀设计师的作品。


慢慢发现设计其实挺适合自己的,我很喜欢、很享受做这个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很大的成就感,于是慢慢放弃了做漫画家的想法,选择做一个设计师。按当时的环境来说,设计师毕业后的选择并不多,很多同学基本上都进了广告公司,就像大家理解的那样做一些视频广告、平面广告、包装等。我当时是去了一家互动营销公司,那时《魔兽世界》恰好刚进中国,我所在的公司是《魔兽世界》代理公司九城的合作伙伴,所以,所有《魔兽世界》相关的推广、宣传、官网、海报、印刷CD,都是我所在的那个团队设计的。


后来发现自己对产品的UI设计更感兴趣,于是在2006年加入了微软亚洲工程院。加入微软是我开始做产品设计的起点,在微软接触到了科学的设计流程,之前完全是凭着感觉在做设计,而科学具体的设计方法可以持续稳定的把设计做对。在微软还结识了一票志同道合的设计师,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之前虎嗅写的《走进微软、“设计”微软、离开微软……中国设计界的“微软帮”》这篇文章,微软是我们的“黄埔军校”。


2009年加入Frog, 我开始接触全流程的产品设计,视野更加开阔。认识到每一个环节在整个流程中的作用,可以深入的接触到用户,挖掘他们在产品使用上的痛点,使自己可以更准确的做出判断。并且参与了众多国际项目,在与不同国籍的NB设计师工作,学到了更多不一样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并且大多数项目都是跨平台的设计,这锻炼加强了我系统的产品思维。


2012年创立ARK, 是我最大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我完成了从产品设计到商业思考、从设计师到商业与产品人的转型。视野决定格局,我需要从商业、用户、产品、运营、技术、设计等多维度,用全局视野系统性的思考如何差异化创新,而不仅仅是设计的角度。同时我也认知到设计思维所带来的更加巨大的商业价值——用设计思维从商业全局、用户诉求、市场趋势、技术应用、等角度切入,创造新的机会、挖掘新的商业价值,帮助产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一路走来,“一直追随着自己的内心,想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做到更好”。



三十而立焦虑症


2.滕老作为 ARK 创新咨询的创始人之一,当初决定从 Frog 辞职创立自己的事业的时候,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做了这个决定,以及5年之后的现在你怎么样看待当初的这个决定?


“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面对人生三大终极问题的时候,你的心里有着什么样的答案?


2011年10月,我离开了 Frog 上海办公室,辞职回家静养,真正的原因是我有些厌倦了,我对每天从事的工作失去了兴趣,每天起床的感觉就是“啊,又要上班。”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对设计充满热情和热爱的,怎么会失去兴趣?我以后的人生靠什么信念而活?


我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又说不上来。在离职之前做了一次内部分享,和大家分享了这两年的一些工作和感受,大家问我为什么离职,我说要去 Soul Searching, 这个词是一个关系不错的德国同事教我的,当时我跟他讲述我的郁闷,他说我需要这个。我迷失了我自己,我需要找回自己。


后来总结了一下,发现是“三十而立焦虑症”,马上要步入三十岁,人生过了快一半了,难免对于后半生的不确定性和与理想的落差产生恐惧和焦虑。完全处在迷失的状态之中。所以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有个舒缓的空间让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后面的人生之路应该怎么走,以及“老大爷的人生三大终极命题”。其实当时有很多不错的大企业也都向我抛出了橄榄枝,但当时的我确实是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也错过了很多现在想来还不错的机会,不过这不重要了。我要回答自己内心的问题,后面的几十年要怎么过?做什么事情才不会让自己后悔?


朋友推荐了《活法》这本书,在这里也向接近三十岁的小伙伴们推荐一下,这本书可以说当时解决了很多的困惑,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


《活法》是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的代表作,原书由日本 SUNMARK 出版社出版,被誉为日本 21 世纪励志第一书。稻盛和夫是日本两家世界 500 强企业京瓷和 KDDI 的创始人,被誉为日本经营四圣之一,他是季羡林认为稀有的既是企业家又是哲学家的人物。《活法》的思想主要源自儒家和佛教,结合稻盛和夫经营的经历与感悟,形成了一个思想体系。


这本书融合了稻盛和夫本人的经历以及他从儒家和佛学的角度对于人生的一些解释。人活着的意义和目的到底是什么?他的答案是,提高心地,修炼灵魂。当有人问人为什么来到这个世上时,他的答案是为了比出生时有一点点的进步,或者说是为了带着更美一点、更崇高一点的灵魂死去。“能力和努力程度几乎相同的人,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他们的区别在哪里?人们立即会说,那是因为运气、因为命运,但是我却认为,原因在于他们所持的成功的迫切愿望在高度深度热度大小程度上的差异。”其实人生就是一个不断精进的过程。


读完这本书,我觉得应该尝试去做自己热爱的事业,以及能让好的设计落地、产生真正商业价值的产品。我的合伙人王心磊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我们一直想一起做点事情,但是我们当时只懂设计,不懂商业,不懂如何做生意,后来另一位合伙人张文新的加入,大家的理念和价值观特别一致,一拍即合。到了 2012 年,中国前所未有的创新时代也已经到来了,我们很幸运的生在这个时代,赶上了一个巨大的创新机遇,有了大施拳脚的机会,于是 ARK 创新咨询诞生了。今天来看我很庆幸当初做了这样一个选择,去做从来没有做过的、甚至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做一家极具创新精神的公司。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成长为今天的自己,前面也提到了,2012 年我们创立 ARK, 绝对是我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我完成了从产品设计到商业思考、从设计师到商业与产品人的转型



跟甲方一起成长


3.之前看您提过和罗老师之间在「得到」上的合作非常愉快,「得到」是 ARK 创新咨询团队目前合作最愉快的甲方么,以及最喜欢什么样的甲方?


我们与绝大多数客户的合作都是很愉快的,罗辑思维「得到」团队是我们合作过最愉快的合作伙伴之一,与这样具备丰富知识的团队合作有个挑战,首先他们的知识储备很大,而我们必须具备与之对应的知识量,大家才能在同一个层面上对话。他们经常帮别人解决问题疑惑,而当他们自己有疑惑的时候,要么是这个问题更难回答,要么是跨越了他们熟悉的领域,还好问题的核心是后者。ARK 团队在产品与创新方面的专业能力,与得到团队优势互补,积木式创新,从过程和结果来说都非常愉快。


找到我们的客户对于 ARK 创新咨询与团队的价值都有充分的认知,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设计公司,而是一个拥有创新精神和极强专业产品能力的咨询公司,所以对我们是非常尊重和欣赏的。双方是一个团队,互相学习,利用双方在各自领域的专业知识积累,从商业、用户、产品、技术、运营等多角度共同解决当前的挑战。不再是传统的甲乙方关系,而是一个团队的合作伙伴关系,是共赢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合作中,客户得到的不仅仅是我们提供的设计,还可以了解和学习 ARK 的工作方法和思维方式,以及我们在实践中总结的经验和知识,为合作伙伴注入创新的知识血液,这部分的价值甚至比设计本身还要大。和「得到」一样,我们售卖的其实是知识服务。也正因为如此,在长期的合作过程中,我们与合作伙伴都在思想的碰撞,都在发生着改变,互相学习,一起成长。


国内外不同的工作项目


4.对比现在和之前在微软 Microsoft Windows Phone Design Team 与 Frog 上海 Office 担任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工作经验来说,设计师在做国内和国外这种不同项目时,工作环境和工作流程会存在不同么,有哪些不同?


在微软这样的跨国巨头公司,产品开发流程会非常冗长,节奏比较缓慢,开发一个产品要3-5年。我在微软三年基本上只做了 Windows phone 一个大产品。微软是一个技术驱动的公司,工程师比设计师更重要;而且大公司每个人的分工相对明确,每个人工作上的挑战和成长就会受到较大的限制


在 Frog 工作时,80% 都是国际上的项目,参与国内的项目比较少,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不同国家用户的行为习惯和国内都是非常不同的。普遍来说,国际客户对于设计的理解会更深刻,对设计师会更尊重。2010 年那个时期,国内的设计环境其实并不是那么好,大家缺乏对设计和设计师的理解和尊重,这些年大家越来越重视设计了,设计师的环境也好了很多。区别于微软,在 Frog 时候我接触了全流程的产品设计,从研究到概念到详细设计,不再只是负责产品设计流程中的某个环节。这让我认识到每一个环节在整个流程中的作用,并且深入的接触到用户,挖掘用户在产品使用上的痛点,帮助自己可以更准确的做出判断。


在ARK,我们团队会从源头来思考问题,从商业模式、商业与产品策略、品牌与产品定位、服务设计、用户体验到最终的细节设计,都会全程参与,与合作伙伴更加深入的战略合作,才有机会产生带来商业价值的创新。ARK 团队对商业和产品、以及两者的关系理解更深刻了,在5年多的时间中,我们用设计思维做了很多真正带来商业价值的产品创新,例如「得到」「小牛电动」「招商银行-掌上生活」「腾讯应用宝6.0」「KFC」,都实实在在为客户带来了新的商业价值,并且形成了 ARK 独有的“知梳达理”敏捷设计方法论和服务设计方法论。


如何平衡大众与个人审美


5. 之前您作为一个设计师时,是如何平衡大众的习惯以及自己的审美的?在成为团队的负责人之后,这个思考视角有改变过么?


我们做的是商业设计,就是要为商业与用户服务的,而不是做一个艺术家,艺术家更加专注于表达自我的表达。设计要为商业服务,传达品牌、价值观与产品调性的同时,要符合(甚至引领)大众的审美趋势,也要考虑用户群的审美;多个维度结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产品的对外表达,在整个过程中不应该介入过多的设计师个人喜好,设计师需要站在一个中立客观的角度。


在成为团队负责人之后,思考的范围和维度肯定要发生改变,要从全局和整体的角度来思考解决问题。比如作为一个设计师,只需要对设计和用户负责;当我变成一个leader,我需要对团队、对客户、对设计、对项目负责;当我成为 CEO 的时候,是需要对整个公司负责的,也就意味着我做的事情都不一样了,我思考问题的角度也需要不一样了,我从一个做事的人变成了解决问题的人,所以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我,每天都是在处理各种各样不同的问题。就像前面提到的,我获取成就感的方式也会变得不一样


做设计的时候,我会因为做出一个好的设计而感到非常开心;做 leader 时,因为做出好产品、项目上线后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客户也很满意,并且如果这个产品真正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可以让人们生活的一些细节变得更美好,我会感到很有成就感;成为 CEO 以后,我的成就感来自帮助大家解决问题,来自于把这家公司变得更好,做出更多有产品和服务的创新。



团队协作方式及工具


6. 目前 ARK 创新咨询的团队有多少人?日常工作中是以怎么样的方式进行协作的?


目前团队加上实习生约40人。ARK 一直在推进每个人的知识管理,帮助大家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在沟通项目时,我们会用到 Evernote 这样的协作工具同步项目进展、调研成果等;有问题时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面对面沟通,通过 Workshop 的形式抛出问题、一起脑暴,快速找到答案;另外,每个项目的阶段性成果最终总结除了有文档在服务器上共享外,也会在早会或者 coffee time 的时间里分享给其他 ARKer,让大家都能从每个项目中获得经验和知识积累。


期待什么样的新人


7. 假如现在需要招聘一个新人加入 ARK 创新咨询,会最看重这个新人什么样的特质?


区别于传统公司,我们需要的是「新设计师」,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设计师」。对于要求的定义不同,高与低也就无从谈起了。


在 ARK 创新咨询,我们要求每个人既是设计师,又是产品经理,也是产品策略与方向的制定者,要拥有系统性的思维和透过表面看到事物之间的本质关联的能力。不仅要精通服务与产品设计,还需要掌握更具有宽度与深度的跨界知识,例如商业模式、人性心理、服务设计、产品策略。


创新越来越不局限于某个具体的事物,而是趋向于跨行业、平台、线上线下的服务与内容的打通与整合,因此,作为一家创新咨询公司,我们就需要更加跨界的人才。除此之外还要有非常强的自主思考能力、要有主动性、责任感,与追求卓越的上进心。虽然对于定义不同,但是同样的标准都是「优秀」。


快问快答


1.晚上睡觉前半小时都会使用哪些产品?


主要是用任天堂 switch 玩一会游戏,刷刷微信,Kindle 看看书。


2.在设计上曾经最让你感觉到惊艳的产品是什么?


苹果老一代的显示器,非常喜欢那一代的工业设计,06年的时候花了整整一个月的工资买回来的,买完卡里还剩几百块……可见当时对它的喜爱程度。用到现在十年了,一点毛病没有,就是颜色对比度跟不上了。另外,还有深泽直人的Infobar 系列手机。



21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