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让书写更有品味──手工钢笔匠人慢活研磨

197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手工艺 / 资讯
华康字型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华康字型联系,谢谢配合。

正如钢笔书写一事,笔风依靠经年累月的积累,用心揣度每个提按节奏的独一无二,那正是其他笔未能所及之处。

台湾的台南市麻豆区除了碗粿、文旦,还有一样你可能不知道的当地伴手礼──钢笔! 


坐落在麻豆乡间的 “天益钢笔”,是钢笔匠人郭冬自的自创品牌;看似寻常不起眼的透天民宅, 门口堆放了一些深浅不一的木料,这正是郭老板手工钢笔与其他名牌钢笔不同的关键!


MIT钢笔  台湾人就爱木头这味

“这块是蛇纹木。”手中拿着一块比钢笔略粗、沉甸甸的木条,郭老板笑着说,“每块木头都有不一样的纹路,所以每支笔都是独一无二的。”


对各地木材的特性如数家珍,越南黄花梨、中国金丝楠、印度小叶紫檀……,什么木材该配何种制笔工法通通难不倒郭老板,问他当年怎么会舍弃早期代工国外钢笔的经验,不采压克力为材,反倒钻研于天然木料?郭老板说,十多年前自创品牌之际,一开始也主打欧美压克力样式的钢笔,但不受市场青睐;偶然机会下听到一般消费者的想法,才惊觉原来台湾人多半将手工制作的压克力花纹与机器大量生产的塑胶等同视之,自然对压克力钢笔贴上 “廉价”的标签。


郭老板于是转往天然材料摸索,因缘际会下,一位台中的客人拿着黄檀木来委托制作,他渐渐发现台湾人对木头情有独钟。欧美的钢笔品牌并不钟情于木料,设计上无从复制以往代工的经验,只能自行埋首钻研,郭老板说: “我每种木材都尝试!花纹漂亮、硬度够,就拿来试试看。”前后花了将近2~3年的时间摸索木材的特性,累积的成果便是如今天益钢笔旗下众多独出的木头钢笔。回想起来当时的拼劲,郭老板腼腆地笑着说: “每天真的都不知道要睡!”

从代工到自创品牌 “没在怕”是本钱

郭老板的制笔之路,搭上台湾全盛时期的末班车,他曾听前辈回忆起当时的辉煌,“法兰克福有个叫做Paperworld的展览,人们来台湾厂商的摊位下单还要排队,接单接满,门就拉下来不展了,直接出去玩。全盛时期就是这样。”当时台湾有一万多家工厂在市场上争鸣,外销各国,若说是 “笔的王国”,绝不为过,郭老板边回忆边强调着。 


事实上,投身制笔业前,郭冬自老板做的是大衣钮扣事业;90年代,许多同行前往大陆发展,但他不忍与家人分隔两地,思考如何转型留在台湾时,正好有人上门询问能不能帮忙做笔管?郭老板心想“做钮扣的材料也是长条状的,拿来做笔管很适合”,便一口答应了。没想到,实际制作后发现“哇!一堆学问”,但郭老板那股“没在怕”的性格,加上早年学习木雕的手艺,令他一头栽入钢笔的高深学问,做代工的时间没有多久,便萌生了自创品牌的念头。 


询问郭老板为何对自家品牌引以为豪?谦虚的他不好意思直接讲,倒是说道:曾有外地从事建筑设计的客人,在得知天益工厂所在后亲自到访,表达对自家钢笔的喜爱。郭老板凭着耕耘品牌十多年的经验了解到,许多客人并不是负担不起如万宝龙那般的名牌钢笔,他们所追求的是有文化性的产品;其实这也是郭老板创立天益钢笔的初衷:做出有人文底蕴的笔!


从木材到钢笔 时间与金钱的豪赌

当然,郭老板的笔也不便宜,有人问他为什么木头做成钢笔后,动辄上万元?郭老板先是笑着说,买木材,像是一场豪赌;接着耐心地解释道:“光看外表有花纹,不代表里面也是呀!而且木材最少得放个一、两年等水分干燥才能切,有时候一切开,里头都是蛀孔;再不然,木材在干燥的过程就裂开,这些通通无法做成笔。”每一块木材成为钢笔的过程,都是一场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的赌注。


独家车工  笔身轻如蝉翼

访谈间,一支半成品的浅木纹笔如同纸张般被风扇轻盈吹动,轻如蝉翼的特性令人吃惊。郭老板顺势拿起,以它为例解释起自家钢笔独一无二的制作技术: “这是台湾桧木旧料制成的,闻起来还有点桧木的香味;笔身里面不套铜管,车得非常薄,一体成形,所以才这么轻,这都是我自己研究出的一套工法。和国外里头套铜管、外面套铜件的钢笔做法不一样。”转身,他又拿出另一支成品说:“像这支『方圆』,外方内圆,笔管、笔身的木纹要对花,还得对角,相当不好做,试做时不知道用了多少木头呢!”试着将笔套轻轻盖上,果然与笔身的木纹天衣无缝接合。


四处寻访 只为更好

天益钢笔绝大部分的品质操之于郭老板之手,但当需要仰赖其他专业匠人技艺时,他同样所费不赀为求最好。像是笔身外的涂层,现代人不喜欢化学漆,加上天益钢笔本身就采天然木材制成,郭老板因而四处寻访熟练的师傅,以要价昂贵的植物生漆为材,就是为了替每一支钢笔订制最天然的外衣。 


像是美食家为了好食材不辞千里,钢笔中的核心要角──笔尖,也让郭老板费尽心力,只为符合以中文为母语的书写习惯。一般来说,笔尖常见“欧规”与 “日规”,前者较粗硬,适合快速书写英文;后者较细软,对笔画较多的汉字则比较合适。然而,日本笔尖厂商不轻易出口,仅贩售予国内匠人,郭老板寻了各种门路未果后,最后心念一转,多方尝试各式德制笔尖,总算找到软硬度介于二者、兼具不同书写特性的笔尖。


游走在笔尖上的学问

顶级的钢笔通常搭配K金笔尖,一方面彰显身份,另方面,也让书写成为耐人寻味的享受。多年经验下来,郭老板早已阅尽无数笔尖,仅靠肉眼就能断定真假,他说一般人若要判断不妨从“价格”和“手感”下手。两、三千块台币的价格却号称是K金尖,十之八九是假的,专门欺负门外汉,成本都不只这价钱了;至于手感部分,现在许多钢笔都提供试写,不妨以倒8 “∞”试试,各个角度都能掌握。K金尖相较普通尖(不锈钢镀金或镀铬,甚至是铁尖)滑顺,书写于纸上,铱点近乎服贴,宛若游走,心到手到,手感力度随之显影于墨迹;相较之下,普通尖则容易在逆势时,受到纸张纹路的左右。


慢活酿制手工钢笔

有别于早期代工,现今郭老板的钢笔除了笔尖引自德国,其他皆在台湾设计、生产,充分将台湾人的品味、书写习惯,甚至是「气候」考虑在内。曾有外国贸易商有意下单,但郭老板不卖。因为这些木质钢笔傲娇的不得了,只适合台湾的气候;同样一支钢笔,放在冬天下雪的纽约,笔身的水分快速蒸发,一个月就裂了。无法忍受不完美,郭老板始终不敢轻易外销。 


就像是对书写的 “精”、“气”、“神”有着独到的见解,郭老板在每一次打磨抛光的过程,将此体悟越磨越亮,“木头的笔摸起来比较有温度,握在手上也要有人文啊!”也因此他始终追求手工制作。“不用那么急”或许是郭老板的匠人哲学,正如钢笔书写一事,笔风依靠经年累月的积累,用心揣度每个提按节奏的独一无二,那正是其他笔未能所及之处。郭老板说,现在十分享受安居于麻豆专心做笔的生活,因为“活着,就是要慢慢地去感受”。郭老板手下一支支的手工钢笔,正是以慢活酿制而成。

32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