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1

专访青山周平:我想做新时代的新建筑

8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空间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青山周平,因2015《梦想改造家》节目而被大众熟知。他说自己想成为建筑师而不简单的建房子,更想不断地探索现代社会中适合人和人关系的建筑形态。

19c159b65de9a801211d25fa23f5.jpg


青山周平:我想做新时代的新建筑

——专访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站酷网:您因为2015年参加了东方卫视的《梦想改造家》节目而被中国观众熟知,并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和喜爱。您是如何与中国结缘的?


青山周平:我正式在北京定居是2005年,在此之前我来过两次北京。第一次是14岁学校组织我们到中国旅游的时候。日本学校与中国学校的教育有所不同,日本的中学会组织学生进行国内或者国外的旅游,而我们学校正好选择了中国。但我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到的是中国已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而第二次是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休学一年独自一人来到了中国。

ed7759b6a72ca8012028a9c9598a.jpgfba159b6a73da801211d2514c5d9.jpgc2ff59b6a754a8012028a9f7647d.jpg

改造后



站酷网:这一年里您背包去了很多的国家,了解到了多样的地区文化、生活和建筑。这样的体验对您的建筑设计思路或思考方式有哪些影响?


青山周平:那个时候我在大阪上大学,我用了两三天的时间坐船沿着从大阪到上海的一条海上航线到了中国,当时也没想为什么。在学校上学的时候我发现,建筑与其他学科,比如数学、物理都不太一样,他们可以在学校的课堂上或图书馆里学到很多的相关知识,但建筑学不是。日本的教育大学是四年,建筑也是。前三年我们在课堂上记住老师讲解的知识,通过考试的方式学习,检验成果。第四年开始写论文、做设计,但这个时候老师已经放弃了对学生一步步的指导,让我们自己找寻设计的兴趣点,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


我当时决定休学一年,是想看看其他的城市或国家,看看与书本上不一样的建筑有哪些可以学习的地方。在出发之前,我认为独自一人背包旅行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用一个包,很少的费用,住便宜的旅馆,就是这样完成了我的旅行。这件事经常让我感觉不真实。这个旅途带给我的影响,与建筑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在这段经历中,我的视野更加广大了一些,看到了更多人生活的模样,也给自己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当然,我也会留意了很多的建筑,比如自己知道的建筑大师参与过的建筑。后来我发现,那些看起来很漂亮的、与自然环境,人为环境相互融合的,都是比较纯碎的,存在合理的逻辑关系的建筑。比如西藏或者一些原生态的地方,因为具备非常自然的生态环境,居住的人便产生了相应的生活方式,因此又滋养了与此对应的建筑。这是我们在城市看不到的,与比较纯粹的生活环境,建筑,城市,生活的一个关联。


在学校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名建筑的平面图,看到一些现场的照片,设计理念,但我们学不到的是什么呢?是这个建筑周边复杂的、可以对建筑形态产生至关重要影响的环境特征。比如我要去一个建筑场地需要乘坐火车到达,到达之后走哪条路?建筑周边有哪些植物?有哪些古迹?这个建筑所处于一个怎样文化底蕴的城市,这些都是决定建筑形态的重要因素,你不设身处地的去感受,是无法理解一个建筑是如何从一片土地中生长出来的。

  

 


站酷网:您具有多重的身份,不仅是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创始人,清华的博士生,同时也是北方工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讲师。这几种身份之间是否产生了一些相互的促进作用?


青山周平:我来到北京大概是七年多的时间,先在一家日本的设计公司工作,之后我开始读博士,在北方工业大学教书,后来我拥有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无论我有着几重的身份,我最根本的目的从未改变过,是想成为一名建筑师。简单一点来说,我想做新时代的新建筑。在日本事务所的那段时间,我每天的工作是在重复的画图纸、到实地勘查,这个重复的过程让我意识到,虽然理论很重要,但建筑设计应该是先做实践、然后去研究理论,再回到实践,再回到理论这样一个循环的过程。所以我追寻着这样的目标,带着这样的感悟,选择了读博士。


而在北方工业大学教书的工作,我不是单纯在传授知识,我更在意的是和学生一起讨论建筑方案,每次进行新想法,或者新发现的观点碰撞的过程。如果只是简单的传道授课,那对我没有太多的收获。传授知识与被传授知识的过程,是我最喜欢这一身份的地方。而建筑事务所更多的是在解决实际问题,从比较宏观的建筑概念的讨论开始,到细节的处理都会涉及到。这几个角色之间不断切换,也互相帮助。

141359b6a8a4a801211d259f5ba5.jpg6dd659b6a8d0a8012028a93fc3c1.jpge34a59b6a8e4a801211d25d41182.jpg 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



站酷网:通过在北方工业大学教书和在日本学校受教育的经历中,您感觉到在教育体制方面,两个国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青山周平:这其中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区别,一部分是日本和中国的区别,一部分是学校和其他方面的区别。日本和中国的区别更多的是体现在社会状态的差异。现在日本的建筑基本饱和,不再需要建设更多的房子,建筑师也几乎不会接到博物馆或美术馆这种类型的建筑,因为现存在的已满足社会需求,这导致日本的学生也几乎没有这样的课题。但中国正好与之相反。所以在建筑系里的课题内容,会根据社会的需求的变化而发生改变的。其次,日本的学生会做实体模型多一些,而且他们做的都很好,但电脑模型和三维并不很突出,而中国的学生在这个方面很擅长,这也是一方面的差异。  

   



站酷网:您现在生活在北京的胡同,也对北京的胡同进行过改造。对旧有建筑这种资源的合理改造和开发,是当下中国城市面临的一大问题。您如何看待旧建筑的改造这一行为?


青山周平:建筑保留与否也需要试情况而定,有些建筑是没有办法保留的。很多时候,从中国农村的考察结果看,很多村落确实没有保留的价值。其实,改造和拆建并没有明确的边界,比如某些房子确实需要重建,但房子本身的一些材料,比如石材、屋顶瓦片等都可以保留下来并再次使用到新的建筑里,这也是一个改造再利用的过程,不能单纯的把建筑本体是否拆除或改造做为唯一出发点。建筑师在这个价值观的问题上,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


北京老城区的改造,在很长一个历史阶段都是采取片区大面积推翻重建的方式,但慢慢地发现这种经济成本过高的城市改造方式并不可行。现在,更多的是进行重点建筑改造。老胡同、四合院的改造在建筑难度上没有超乎其他的建筑,而实施确实是一大难题。无论是法律的明文规定还是邻里关系方面,都是一个重难点。而且胡同里还存在一些政府要求拆除的违建建筑,比如酒吧街或者小商店,虽然没有人赞同拆除这样建筑的做法。对于这种情况,任何一个机关或个人都不是某个建筑拆除或重建的唯一制决定者,把这个问题放在一个公开的平台进行讨论,得出的相对准确的结论,并把这个规则再运用到不同的场景里或许才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351e59b6a90fa8012028a902ba64.jpgf6f759b6a988a8012028a97a5d25.jpg

失物招领项目

   


站酷网:无论您是进行室内设计、建筑设计还是改造类型的项目,其实都是在进行空间设计。其实空间本身属于一个比较大的宏观概念,其实正是因为有了分割才出现了空间的概念。您如何看待私密空间,共享空间这样的功能划分?


青山周平:私密空间是近代之后的划分概念,或许这种划分还存在其他的可能性。比如我们总说彩虹是七个颜色,但有些文化里它是六个,有些文化里更多。因为彩虹是一个渐变色,究竟彩虹要怎么划定它的颜色是一个价值观的提升,它本身可以很灵活,但没有对错。比如大学、中学;比如物理、数学、建筑、社会学等等。学科本身或许不是那样的,或许为了方便使用才这样定义。所以,我感兴趣的是对这些划分保持怀疑的那个部分。

   



站酷网:您是CHINA HOUSE VISION 理想家合作建筑师之一,书中的作者都各自提出了很多未来的空间|建筑可能性。您也提出了“400盒子的社区城市”的概念,提出了未来共享社区生活的一种可能性。是什么原因引发了您这种思考?


青山周平:虽然我们现在有高楼住宅,但当下的家庭越来越不一样,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现代社会,家族、地域、团体这些传统的结构正在逐步弱化并走向接替。而不是一百米的住宅楼,两室或三室一厅。建筑师,开发商,室内设计师,规划师,都需要探索新的模式,我觉得这才是建筑师共同的问题。


现代城市更趋向于独立的生活方式,我最关注的是城市年轻人,我觉得他们的生活才是更待改善的部分。他们大多一人居住,一人工作,一人消费,一人独享“个体时代”。他们很少感受生活,无论形势怎样如何驱使,经济上难以实现购买一处房产就是事实。这种矛盾,使得中国城市的年轻人困顿,或者有压力。在这个方面,建筑师可以通过一些新的价值观,新的空间做出一些良性的改变。或许,共享社区会成为个体时代一种新的群体居住形式,这不是没有可能性的事情。我希望我可以大胆的做出这种假设。

370659b6a62aa8012028a9d6cd8b.jpg3edf59b6a659a8012028a9986497.jpg   

055e59b6ab09a801211d257d2d0f.jpg400盒子的社区城市



站酷网:您认为个体时代正在开始。您这种共享空间概念的提出是针对个体时代的一种解决方案。我们如何理解这两个看似有些矛盾的概念?


青山周平:其实,我们需要的是对很多不同可能性的探索。共享空间和个体时代这两个概念并不矛盾,以前我们和父母住在一起,可以随时照顾彼此的起居,分享各种不同的体验,这样的交流大多在家庭里完成。而“400盒子的社区城市”这一概念是个平台,是家庭或邻居、单位综合在一起的生活平台,是主要针对单身青年居住的社区,他们有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很开心的时候互相分享。即使是没有家庭,没有邻居的个体时代,个体依然需要他人的帮助,比如生病的时候,比如有快乐需要分享的时候。所以,个体时代是另外一种替代家庭的新平台。无论是有着共同爱好的人,还是有着相同处境的人,无论你们因为何种原因聚集在一起。未来,人或许会更多地选择回归群体生活,生活在各具特色,有各自独立的共享型的社区中。


   


站酷网:所以在之前胡同里你也分享过家住在胡同,一些街道和菜市场也属于家的一部分,以前我们觉得它属于公共空间的一部分,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家或者城市就是彼此的一个延伸。


青山周平:2005年之后我长期居住在胡同里,住在这里之后我才发现,家的功能并不完全是在我们所谓的‘家’的空间里实现和完成的,还有一部分是在胡同、菜市场,乃至街道中。其实,进行共享这种行为是人类的本能欲望之一,而把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相分离的概念是从18世纪中叶之后。工业革命时代之前的城市,很多时候我们会看到它与现在的时代划分是不一样的,胡同里看到的是私密空间和公共空间划分的不同。当下四环与二环的住宅区与工业区的划分就已经存在差异,比如四环外汽车道路和人行道的状态是相互穿插,但因为胡同本身无法通行汽车而导致交通空间和生活空间没有明确的划分。自然环境和人生活的空间,就是一个互相渗透的,互相有关系的状态。其实,这种老的工业革命时代之前的城市空间与当下的时代划分很不一样,我们需要一些这样的启发。

 



站酷网:所以您认为这种胡同的建筑形式,会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渐的被取代吗?还是说它之后还是会回到人们的生活中,人们还是愿意接受胡同的建筑形式和人与人之间亲密的程度。或者说它是否可以一直以这种形式存在?


青山周平:我觉得需要不断的改变,但这个改变是要通过比较认真的思考之后的改变。因为传统的东西需要保护,没有人喜欢一成不变的、没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乌镇,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它和迪士尼一样,适合游玩却不适合居住,而北京的胡同与他们都不同。我希望任何的改变,都是被认真思考之后的,可以保护传统建筑和城市的改变。

c0cf59b6afdca801211d254a497b.jpg8fd059b6afe7a8012028a9a90e8a.jpgL形的家 



站酷网:当下的共享单车非常的盛行,也开启了大家对城市的进一步了解与体验。单车让城市的人开始走进城市,环保出行。您如何看待这一交通方式变化带给城市的影响?在日本,是否也会出现当下中国共享单车的状况?


青山周平:交通对城市的体验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当下的东京是一个地铁非常发达的城市,城市人口的移动绝大多数是依靠地铁这种交通工具在地下进行。比如地点A到地点B的地面距离很远,但通过地铁可以很快且不用换乘便可方便到达。而地点A和地点C没有直达的地铁,我们或许就会认为他们的地面距离会很远。在城市中生活的很多人会产生这样的认知,这也是他们对城市的理解。


这几年,因为有共享单车这样一个交通工具,把城市人的出行范围扩大许多。以前只能去一个地方的时间现在可以去临近的两个地方,之前很少被发现的城市角落也因为共享单车的出现,被更多的人知晓。北京这座城市,因为它的出现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这种变化可能无法用具体的语言表达,但却可以被感知到。摩拜单车以前在日本也出现过分公司,但没有成功,因为它更像是针对中国城市本身的人口规模、资金状态,以及人对混乱的城市交通情况的接受度,手机支付的普及度等等而产生的,但日本这种需求是存在的。

   



站酷网:原研哉老师在书中提到,说目前的中国像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孩子,而日本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您如何看待当下两个国家目前的城市发展状况?家对于这两个国家的人,是否存在很多本质性的不同理解?


青山周平:有些部分是相同的,比如在亚洲的大环境下,年轻人在人口结构中占比例较大的状态;社会发展到当下的状态,人对婚姻以及孩子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而中国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当下日本的老龄化状态以及未来人口总数缩小的情况。很多地方是发展阶段的不同,比如家庭本身的构成方面,由几代同堂变成了三口之家乃至现在的个人时代。但日本比较有趣的是,最近越来越多的人与父母一起住,这种状态现在越来越多,平时是希望独立一点,两个房子的道路分开但餐厅共享。如果说中国与日本不同的点,日本已经开始进入老龄化,而中国正在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存在诸多的问题的同时也存在很多的可能性。


 


站酷网:您前几天在梵几参加了一个艺术沙龙,主题是“打破边界”这件事儿。站酷cube这次的主题也是:设计不设限。您怎么看待边界这个概念,又是如何在设计上打破边界的呢?


青山周平:原来边界明确的部分现在越来越有趣。很多划分是可以探讨的,比如说男人或者是女人。其实是很微妙的区别,抱着怀疑的态度,你会发现很多新的思维方向。

   

 


站酷网:您不久前的设计的收纳主题买手店Editor开业了。看到视频中也有很多方盒子的、几何的元素,您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项目吗?这个元素的运用对于与这个空间之间的关联性是怎么样的?


青山周平:那是一个新的买手店品牌,是全国第一家以收纳主题为主的买手店,里面所有的产品都与收纳有关,他们想让进入店面的所有人都从收纳整理这个行为里,意识到自己最本质的需求,这是他们设计之初就有的想法。当我接到这个设计方案时,我希望这样一个品牌的特点与收纳店铺的主题可以结合在一起,考虑如何通过空间表达品牌和收纳的主题,这是我在开始设计的时候考虑的一个问题。


所以我们做了一面白色格子的墙面,开始写故事的状态,店内的设计是以编辑常用的稿纸为出发点,设计成了网格的形式,展柜可以直接从墙体中取出,店里需要的东西都收纳在一面墙里,展示台、柜子、收银台、仓库等等所有的有关店铺的东西。店铺里只有一面柜子,其他的都没有。所以这样的运用是与主题有密切关联性的。

6a7159b6ae6fa801211d2523f686.jpgd96259b6aecea801211d255cbb6b.jpg373659b6aedba8012028a987507e.jpg收纳主题买手店Editor


   

站酷网:现在很多人开始提倡类似于手工艺者、工匠、匠心的一种精神,其实更多的是在提倡一种对一件事的专注力。您如何理解这种专注力?又是如何在保持对建筑设计的一种专注力的呢?


青山周平:我们要做建筑而不是建房子,建房子是一个手段,不是说我做建筑师是因为想建房子。很多日本的建筑师也不一定是通过建筑师这个身份来改变人和人的关系。而是通过空间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是在探索现代社会中适合人和人关系的建筑形态。

   



站酷网:您的工作室对设计师会有什么样的要求?


青山周平:可能是因为事务所规模的原因,我们事务所会让每个人参与到项目当中,而不是只负责其中的一小部分,他们把每一个都当作自己的项目来做,包括前期与客户的沟通,续费、付款等等都要去处理。而在规模较大的公司他们分工更细,责权更明确。而我在公司只是在旁边旁观一下,这会对他们每个人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  




专访记者:张翔宇

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555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