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我用情绪做设计-《创意方法论》采访间

116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工业/产品 / 专访
创意方法论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创意方法论联系,谢谢配合。

《创意方法论》第二期邀请到的嘉宾是三届奥运会特许商品设计师袁泽铭老师,以下是我们对袁泽铭老师的采的内容。

Hello 大家好!欢迎来到创意方法论采访间。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设计师袁泽铭老师,他是曾参与北京、伦敦、里约三届奥运会设计工作,现THEGUY计师品牌创始人、产品情绪规划师。以下是我们对袁泽铭老师的采访内容。


《创意方法论》之 袁泽铭 



我用情绪做设计


 

站酷网:您曾参与三届奥运会特许商品的设计工作,2013年成为了独立设计师,现在经营全品类设计师产品品牌THEGUY,促使您身份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袁泽铭:其实,有一个直接原因和一个间接原因。我之前在伦敦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收集腕表、手表,但我并没有购买过传统的大品牌或奢侈品,而是在一些设计师品牌中找寻我喜欢的进行收藏。有一天,我从自己住的地方出来,我的住所正好是在泰晤士河边上。很多人知道,伦敦的白天有时候不是艳阳高照的,是雾蒙蒙的那种感觉。那天我突然抬起头来看太阳,再闭上眼睛,那一瞬间太阳的光芒就在眼睑的内侧形成了一些光斑。虽然这个光斑只是个特别无意义的图形,但我被这个光斑、被这个图形瞬间感动了,我当时的想法是,我想要一个像这个光斑一样的腕表。我想用我喜欢的载体纪录下这个被感动的瞬间。


之后我就到满世界各地的去寻找,但是结果可想而知,几乎不可能找到我想要的和那个光斑一摸一样的东西。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这可能是作为一名设计师的职业病吧。最后我决定辞职出来,自己去实现这个愿望,把那个被感动的图像做成一只腕表,这是一个深层次的直接原因。


还有一个间接的导火索,它看似与我身份的转变无关,但我想与你们分享我的故事。在做完伦敦奥运会之后我又参与了里约奥运会的商品设计。其实,里约是一个治安条件不太好但城市漂亮,人又很极其热情的地方。有一次,在我背着摄影器材去收集素材的街头,我用余光看到远处一个光着膀子、古铜色的皮肤,身材特别棒的小伙子直径向我走来,然后冲我说话。因为里约讲的是葡萄牙语,我肯定是不懂的,但他一直反复的对我说一句话。当时我的随身翻译告诉我,他说的是英文Money(钱),我才明白他是在向我要钱。在里约街头被索要钱物的这个现象我是有听说过的,我的这个经历算是一个比较轻的情节。这也是促使我辞职,成为了一名独立的设计师实现自己愿望的间接动力。

0cb6599d39e4a801201794c8d384.jpg 


 

站酷网:您虽然被定义成一名设计师,后来却愿意暂放这一身份称自己是产品情绪规划师。那您对这一角色是怎么理解的?这一角色的转变又给您带来了怎样的思考?


袁泽铭: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工作逻辑。我之所以把自己定义为产品情绪规划师,是因为产品情绪规划是我的工作逻辑。在我看来,设计本身只是一个手段,最终要达到什么目的是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其实,我们的工作永远都存在更深的一个层次。比如我设计的那块腕表,表面上是因为我被那个阳光的瞬间感动了,但实际上我特别有欲望去传达这种感动,这才是我深层次的目的。我想要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身边的朋友或是消费者,在他们的内心有一个还原。如果这个情绪能够很好地还原,那说明我的做法是成功的,是设计这种手段使我成功。最近我做的很多东西也是如此,就是我把自己的那份感动,通过设计手段不断地分享。因此,我定义自己是产品情绪规划师。


设计师可能不会完全理解客户的目的。他们可能出于安全的目的、出于宣传目的、出于环保的目的等等。当然也可能是出于情绪规划的目的,只是客户没有明确提出来。我举个例子:在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们的市民都非常热情,也给了奥运会很大的帮助和支持。但伦敦市民并不是,他们更多地是在理智地思考:奥运会是不是花费了巨资?这件事情有无影响我的生活?所以他们对奥运会持有一种冷静的观望态度。为了转变伦敦市民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奥组委希望通过一些产品设计的手段来拉拢他们,增进他们对奥运会的喜爱。如果你接到这个工作,以为奥组委给你的任务只是单纯的做一批徽章这样的小周边,那你可能无法找到这个设计的出发点、不知道逻辑、不知道路径,做出来的东西也会是空洞的,虚无的,别人看它的感觉也是不痛不痒。


如果一个产品,设计者都无法真正的理解它产生的出发点与意义,那这个产品也不会感动其他人。所以,这一身份的转变也是我进行这样一个设计思考的过程:设计本身只是一个手段,我建议你始终去思考手段背后的目的。

2e68599e9874a801201794070ba9.jpg盲人徽章 

 


站酷网:情绪从某种层面上属于比较感性的东西,相对来说,产品设计是在理性层面上的一种表达。当这两者放在同一个媒介上时,您如何思考这两者的关系?


袁泽铭:其实这就像画画一样。如果你有过很长一段基本功的练习,你会发现理性的东西只是技法,它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被忽略。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一种习惯性的表达。比如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因为我们对色彩的多次运用,会让我们慢慢的熟悉每个色彩的特点和适合的范畴;再比如对木质、金属、碳纤维、丝绸等材质的触感、温度的熟悉,这些都是我们对事物的‘情感’。


情感的东西可以单独使用或相互结合的。两种材质的碰撞会产生温度上的、触感上的冲突,这种冲突有可能是天差地别的,有可能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其实,当你可以非常熟悉的应用这些材料,熟知它们的语言、结构、或是它可以带来的空间感,你就自然而然的会把它可以传达的情绪与很理性的事物相结合。而结合的前提是:首先,你要对这些材料的结构和外形了然于心,这种近乎于技法类的理性的东西,它可能是你在不断练习中获得的,通过反复试验转变为自己能力的一种条件反射。在之后的设计中,你无需过多思考一个事物要如何的运用,但它已经慢慢地,不自觉地指导着你的行为。其实,就是需要你把运用的技法通过反复练习的方式转变成自己的一种习惯。

 


 

站酷网:您获取这些情绪的途径有哪些?


袁泽铭:简单来说就是捕捉情绪,产生任何情绪的时候,你能不能瞬间让自己脱离出来,不沉迷于这种情绪之中。 比如,此时此刻作为主持人的你感觉到有点热,但你并不知道自己产生这种感受的原因是什么。但在我看来,可能是光线的照射、墙壁颜色的反射,几个摄像机的机位,还有我坐在你对面等等,是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导致了你此时此刻的感受或情绪。每到这样的时刻,你都应该立刻思考,导致你此时此刻产生这种情绪的因素有哪些?很多时候,设计师关注更多的是视觉部分,而忽略了一个人情绪的产生一定是360度全方位的:包括温度、气味、声音等很多因素。如果你养成了这个感知与思考的习惯,你就会在生活中有意无意的收集很多的素材,就会知道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哪些因素会导致你这个情绪的产生。反之,当你希望给别人造成这种情绪的时候,便会联想到自己有过这种感受的场景,更知道如何的运用它让别人产生这种情绪。

ceb2599e98a3a80121ad7b9a13f3.jpge910599e98aca80121ad7b06e4da.jpg

声音树

 


站酷网:这种情绪的熟悉运用,其实是对生活细节诸多观察的思考结果~


袁泽铭:你除了要成为一个在生活里时时刻刻搜集素材的人,把这种搜集变成一种习惯,更需要在感性与理性中来回切换。你需要敏锐的感知到生活中的各种情绪,再非常清晰的把自己切换到理性状态中分析导致这些情绪的原因,之后再更深层次的运用它。很多时候,我觉得设计师是在做一个翻译的工作,思考如何把抽象的感知翻译成具象的视觉语言反馈到消费者的心理,再重新进行感性的还原。它的还原度越高,说明这个设计师的水平越高,我认为这才是一名合格的设计师。

 


 

站酷网:您可以举例说明一下,自己是如何把情绪运用到一个产品设计上的吗?


袁泽铭:举一个奥运会的例子吧。刚才提到伦敦奥运会的市民不是那么拥护奥运会,但我在英国逛公园的时候发现经常有很多人遛狗,这说明喜欢狗的人很多。我去调查了最受伦敦市民喜爱的宠物狗的品种,然后就把这些小狗的形象做成徽章,徽章不是那种硬邦邦的颜色,是喷绒的工艺,看上去也是毛茸茸的,非常生动可爱。这些宠物狗的主人会因为这个徽章是自己家小狗的种类而购买,上面还有暗灰色的奥运会Logo,这让市民自然而然的对奥运会产生一种好感和亲切感,让他们觉得奥运会这件事情是与我密切相关的。这是我把情绪运用到产品设计上的实际案例。

 37c4599d3779a80121ad7b23f470.jpg32af599d3909a80121ad7b43fbbd.jpg伦敦动物徽章


 

站酷网:您认为情绪和设计对于一个产品而言分别意味着什么?


袁泽铭:对我个人而言,情绪规划是目的,但设计是手段。为什么要有对我个人而言这个前提呢?因为我认为每位设计师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设计逻辑,我的是情绪规划,其他的设计师可能是结构、光线等等,这都没有问题,只是你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逻辑,并把这个逻辑走通、走顺。实际上,你可以把自己的设计逻辑运用到任何一种设计里去,只要它是合理的,你就可以通过它满足客户的需求、达到客户真正的目的,也能充分体现自我价值。所以,我希望大家不断地去探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设计逻辑。

 

 


站酷网:任何产品都希望拥有独属于自己的调性,那在产品设计时,如何让受众在精神层面引发共鸣


袁泽铭:如果要让别人与你产生共鸣,就不能是说教式的,而应该是那种看上去就被感动的且一定要达到某种效果的。这就需要你对用的材料、布局、设计和结构甚至它的重量都要非常考究。比如我自己品牌的腕表,为什么很多人看到它就会莫名的感动,其实我只是用了两种材质的冲撞来体现这只表的质感。


这只表是在模拟动物的瞳孔,它的红膜是用红铜来做,红铜生锈了之后会发绿,让这种材料非常有时间质感。而瞳孔是用碳纤维来做的,它是非常现代的高科技材料。这两种完全不搭边的材质,通过我的布局和构图,把它模拟成一个眼睛,使它结合起来既冲突又合理。这就会让别人感知到我当初的那种感动,它是一种很有力量感的和谐。

44e2599d39a2a801201794847fe3.jpg1418599d39afa80121ad7b78281a.jpg

 

 

站酷网:您拥有自己的产品品牌,您对这一品牌最初的定位是什么?


袁泽铭:我的品牌叫THEGUY(这家伙)。THEGUY全部大写且没有空格。我创立这个品牌的理念是号召大家能够适当地回归感性,回归一点原始的纯善。在该放松下来的时候放松,如果你有很浓郁的情感就尽情地去表达。


品牌的吉祥物是一系列的灵长类动物。出现在品牌标志上的插图都是一些大猩猩的形象,是想号召大家回归原始,没想到最后猩猩却成了我们的代表,这是个小玩笑,哈哈~。THEGUY它不是一个单一类别的品牌,它会根据情感的需要或者身边朋友给出的一些灵感而诞生。所以它有可能生产出任何东西,包括现在做的旅行箱、腕表、丝巾、服装等,甚至我也会设计针对设计师用的大办公桌。虽然它是一个全品类的设计师品牌,但我们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情绪规划。


所有的产品都会是从情绪层面得出结论。并不是说只有按照产品情绪规划的逻辑才能走得通,只要这个逻辑能够让设计师独立思考,它就会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结果。这个结果同样可以感动到别人,会对别人产生情绪上的影响,出于这种逻辑做出来的东西它会有非常严谨的结构。只要大家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逻辑,无论这个出发点是否一致,最终都会找到适合自己走路的方式和一条适合自己走的路径。

 


 

站酷网:现在很多设计师朋友也想拥有自己的设计品牌,您这方面有哪些经验与大家分享?


袁泽铭:我大概有三个方面要对大家说:第一个方面就是你务必要保证这个事情是你热爱的而并非是为了凑热闹,为了创业而创业。第二个方面就是创业的过程。创业之后,你的身份将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设计师,很多综合的事情你要考虑,包括合伙人、资金、供应商,单单是供应商供应链的问题就非常的庞杂,以及后面的营销、销售还有团队的管理都是需要你来做的,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找到了一个很优秀的合伙人,他可以帮你打理了除了设计之外的所有事情,那你真的特别幸运。


最后有个建议是在选择创业的方向上。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向,你需要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特别独到的方向。我建议你把这个事情理解成一个模型,这个模型是一把伞,它有自己的伞杆和伞骨,你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伞骨。无论从时代背景还是创业人数,在这个几乎360度都被人占满了的时代,如果你想找到一个绝对属于自己的方向是非常困难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刁钻的。


但为什么我要把它比喻成一把伞而不是一个平面呢?是因为你的出发点一定要达到某种高度,而不是从伞杆的半路发出。这需要你在保证自己出发点足够高的基础上,加上对这个事物的理解和参照力,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

 

 


站酷网:对于现在想成为产品情绪规划师的年轻人,您有什么意见吗?


袁泽铭:其实这个建议特别简单:那就是认真生活,认真思考。你可以认真的玩,去体会生活中的各种瞬间,再去思考这些莫名的瞬间是怎样出现的,这种情绪所有对你产生影响的周边也都要考虑到。比如昨天晚上你和女朋友吵架的情景都有可能是导致你此时此刻情绪的原因,记住它,并不断地去回忆。以后当你再想去表达情绪时,就会发现你有的是办法。




《创意方法论》线下沙龙第二期袁泽铭老师的课程已经上线,

关于产品情绪规划的更多内容,请关注站酷出版的新书《设计中的逻辑》。



本期专访主持人:翔宝     文字编辑:YINIO| 翔宝

 

 

413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