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黑白谜色

121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摄影 / 观点
北邦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北邦联系,谢谢配合。

木有万象,内有山色崆峒,贴耳可闻风声雨声残留之回音。树易老却长寿,枯而不死,残躯断肢,奄奄一息。我总能被此类木相所吸引,

黑白予我太多,十余年所属,皆在此节。

黑与白本是两端,如我挣扎的这人世,心中自有黑白,而我是灰。

灰是一种感觉,一种深不可测,触之潸然的感觉,着迷于它,因为它是一个谜。深不可测,触之潸然。

落于草木之间,是个必然的偶然,就像我与线条亦是,伊物本是无情物,怎只惹伤心人?物本然,是心思惹事生非。草木深深,几许葱茏扰了色相,黑白是乾坤,内有万变皆是灰。




草木也有皮囊,层叠层,皮抱衣,谁道我空心?木纹是心衣的褶皱,手掌心扶上去,手心处轻轻挥散的空气,触手粗硬内里潮湿。


木有万象,内有山色崆峒,贴耳可闻风声雨声残留之回音。树易老却长寿,枯而不死,残躯断肢,奄奄一息。我总能被此类木相所吸引,细细看,慢慢体会。哀大莫过心死,觉得很悲伤。伤感这种情绪很高级,像极了一种灰,五十五度。


惆怅是一杯灰色的酒,很雅致,淡淡的,缓缓的,蔓延着。直到柔肠百结。树纹里有这么一种雅灰,伤人柔肠,占你心头,久久回荡。


大自然有很多秘密,无言无语,只有某种印迹在堆砌,一层层叠加,绝不重复。谜语是人心的距离,为了走进一点而增加的魅惑,惑人心,进一尺,或远千里。


木纹是一个个谜语,上帝创造了人,远离了人,留下谜语许是为保持最诱人的距离吧。


27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