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一直被「人丑多读书」骗了

116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陈幼坚ALAN_CHAN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陈幼坚ALAN_CHAN联系,谢谢配合。

对于创作者来说,印在纸上的,永远比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更有说服力,显得更矜贵。

b2865975805fa8012193a37f2cfe.jpg


前两天有朋友问我,现在还看不看纸质书。当时他手里捧着两个手机、一个iPad mini和一本Kindle电子书,正打算在咖啡店里消磨一个周末下午。


我笑了笑,对他说:我是一个不轻易搬家的人,因为一想到家里那数千本藏书,还有那么多收藏的艺术品,我就头痛。


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要是我的话,手里拿的应该是一本被翻旧的艺术书,而不是Kindle。


◆◆◆


384159758071a8012193a38d9fe4.jpg

△我在丹麦亚力山德拉酒店看书,2017年4月


对天发誓,我真的完全没有要歧视Kindle乃至一切电子书的意思,正如德国著名戏剧家和诗人布莱希特说的「科学的唯一目的,在于减轻人类生存的艰辛」,电子书的发明满足了人们生活方便的需要,无论如何值得点赞。


朋友提问的当天,恰好是4月23日「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也就是大家所说的「世界读书日」。这个日子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鼓励每个人,发现阅读的乐趣。


阅读无非就是吸收信息,那么形式应该是多样的。只是对我而言,阅读=翻阅印刷书是个定理,至少有「翻」的动作才成立,大概是仪式感的执念。

c1255975829fa8012193a355e5d3.jpg


△《号外》杂志封面(2014年9月刊)


我曾接受《号外》杂志2014年9月版的访问,主题为「纸本载体不死」。其实无论什么类型收藏品,也给我很多inspiration(灵感),书也是其中之一。从封面到末页,犹如一场带着乐章的旅程,充满情趣,也启迪新思维。


△我接受《号外》杂志(2014年9月刊)采访

图中为我与我的部分藏书


与旧书相遇更是缘分。书是历史记载以及文化记录,我很珍惜与旧物接触的手感,仿佛历史就在手上,即使旧物盛载的记忆不属于我,但我能感受当中感觉。对我来说,拥有一本书就拥有一段历史与故事,尽管我不认识书本的上一手主人。也因此,我永远不担心书会消亡。


互联网让人快速成名

出书却是永远的情结


到达一个信息无孔不入的时代,有时候也是一种无奈。


你或许仅仅因为在互联网上说了一句离经叛道的话,就有可能被无限放大扩散,然后你出名了。可是没有人会因为这句话去印刷一本书,也不会因此记住你一辈子,更何况第二天的互联网已经在无限放大和扩散另外一个人的出格言论了。


56565975862da8012193a3581da0.jpg


对于创作者来说,印在纸上的,永远比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更有说服力,显得更矜贵。那是有厚度的内功,所以作家往往以「出书」作为评判成就的重要指标。


先不谈现在流行的那种「影视同期书」所带来的营销效应(比如美剧《纸牌屋》火了之后,同名书也登上了畅销榜的前10名),也不谈什么「是个人都能出书」的行业尴尬局面,我真正看重的,还是「印刷」本身的魅力。


有一种技术,一百年都不会过时



△ 纪录片<Birth of A Book> by Glen Milner


英国纪录片导演Glen Milner的短片<Birth of a Book> 曾经在互联网上风靡过一段时间,无需任何语言,它已经很完美地诠释了我心中对印刷书钟爱的原因。


e8975975841da8012193a3cdbea5.jpg

380c5975842aa8012193a3fa1d66.jpg

a9d759758439a8012193a3be200e.jpg

△ 截图自纪录片<Birth of A Book> by Glen Milner


制版、晒版、打样、校色、印刷、裁切、装帧、成册,这仅仅是印刷部分的工序,还没有包括在书籍印刷前的撰写、校对、修改、排版、定稿这个短则数月长则数年的过程。可想而知,愿意花费这种时间成本的人,必定对创作敬畏。那轻轻飘着的油墨香,仿佛也是养分让人沉醉。


今年我到意大利米兰,参观了当地一家百年印刷店Fratelli Bonvini之后,更加让我迷上了这种古老的技术。


840c59758449a8012193a3042d43.jpg

△ 我在Fratelli Bonvini Milano与百年印刷机Kickstart相遇,  2017年4月


堆满字模抽屉的Fratelli Bonvini,从1909开始提供铅字活版印刷,店内年纪最大的印刷机Kickstart已经超过100岁,最细能印2×7厘米的小卡片,最大可印A3。


944459758458a8012193a3fa4d15.jpg

△ Photos by Alan


时代在进步,但人们对复古之物依然甘之如饴,原因就在「质感」二字。


12135975846da8012193a3b00096.jpgc5245975847ba8012193a32cef30.jpg

△ Photos by Alan


这间百年老店现在由五位有心人接手,持续经营与保留传统的印刷工艺,也用心采购现代生活中美丽的文具。


b2655975848aa8012193a34759ee.jpg

b47659758498a8012193a3942141.jpg

40c5597584a4a8012193a3766af0.jpg

3e36597584afa8012193a3b66e1f.jpg

c94d597584d1a8012193a3d58d4f.jpg

f3dc597584e9a8012193a3c899f8.jpg

△ Photos by Alan


有一种纸,一百年都不会腐烂


百年印刷店让我想起了云南的手工造纸「腾宣」。云南腾冲县新庄村被称为「手工造纸村」,这里几乎每家每户都造纸。


6852597584fca8012193a3925aaa.jpg

301e59758509a8012193a376f27d.jpg

△ 云南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图片来自网络)


村头立着一座颇具后现代意味的手工造纸博物馆,由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和中国清华大学的建筑师华黎设计建成。


043b5975851aa8012193a3114e16.jpg

fd4659758526a8012193a305ee93.jpg

△ 百年不腐的腾宣手工纸(图片来自网络)


以构树皮为原料手工制作而成的宣纸,轻薄柔韧,甚至能存放上百年而不变质,著名画家徐悲鸿就曾盛赞过云南腾宣。加厚版四尺宣能卖到100块钱一张甚至更贵,也因为制作周期需要至少3-4个月之长,拥有这手艺的人愈加见少,腾宣未能大范围地推而广之。


我在想,如果百年手工纸与百年印刷机合作,制造出的书籍该多么的神奇,那一定是今生必藏的珍品吧!


◆◆◆


曾经有在报社当编辑的朋友告诉我,报纸和杂志的出版流程相当严谨,每一次出版都至少经过三个级别的领导审批,反复校对核实,一旦发现错漏,哪怕是一个错别字,都有可能受到严厉批评和惩罚。


你能想象错一个字就被扣掉500块钱吗?


不知道现在的出版业还是否这么严格,恐怕大家对互联网上错漏百出的文字和随心所欲的图片早已司空见惯,扣钱?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这么一想,对那种被印刻在纸上带着温度的认真,又多着迷了几分。


文章首次发布于陈幼坚官方微信公众号


除特别注明,图片均来自网络




431

    文章信息

    • 文章标签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