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6

猪子寿之:用数字艺术打造梦幻之境

91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纯艺术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日本超级数字艺术团队teamLab创始人,在阿里UCAN大会后,我们和他聊了聊teamLab的创作故事和那些让人向而过之的艺术幻境。

57a5591e7811b5b3086ed49b4111.jpg


专访人物介绍


猪子寿之(Toshiyuki Inoko),日本超级数字艺术团队teamLab创始人,曾为日本偶像团体岚(ARASHI)演出定制交互视频,Twitter上一个月点击量超过260万次;设计睡眠应用 MUJI to Sleep;去年在美、泰、韩、台湾等地开启全冬最魔幻数位大展,《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等作品备受欢迎。


猪子寿之,1977年出生,2001年本科毕业于东京大学工程学,研究生转向情报研究,完成学业后他却没有继续在科学道路上迈进,成了被人们称为有点“变态”的数字媒体艺术设计师。在阿里UCAN大会后,他接受了站酷专访。


从理工男到设计师,猪子寿之说,这种转变源于他从小的两个热爱——一个是艺术,一个是科学,现在他不过是在做两者的结合,用充满科技感的数字技术做媒介,互动性地呈现艺术的奇妙效果,引发人们对自我、生命、生活的思考。


teamLab2016作品


站酷网:你本科学工程学,研究生方向是情报研究,当初为什么转向艺术类变成一个设计师?


猪子寿之:我从小就对艺术和科技感兴趣,这两者实际上是打开人眼界的东西。科学和艺术能打开不一样的世界,人类知道科学和物理规律后,预判物体的运动、发展,看到之前没有看到的东西。艺术则可以让我们看东西的方式发生变化。举个例子,比如下雨,小孩知道画雨景要在空中画各种各样的线,但19世纪90年代法国一位画家画巴黎大街上的雨,画面空气中没有用直线代表下雨,而是地面可以看到积水和反光,大家举着伞,我们就知道在下雨。其实人类看到的雨就是这样,而不是线。但同一时代日本画家画的雨就是线。一开始大家碰巧把雨画成了线,觉得很酷,慢慢雨的表现形式就变成了这样,而不是用伞和反光的积水镜面表示。我后来慢慢觉得,对艺术这种改变人看待事物方式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所以会向数字艺术发展。 


2001年,猪子寿之和几个学校老师、同学一起创办了teamLab。如今,总部设在东京的teamLab,已成为跨动画、设计、新媒体等诸多领域的超级技术团队,员工超过400名,在上海、台北和新加坡都有办事处。


站酷网:什么契机开始做数字媒体艺术的Teamlab 团队?团队构成是怎么样的?


猪子寿之:从大学毕业后想到要找一份工作,但是从性格、为人处事上来说,可能我自己不太适合找工作,所以干脆决定自己办一个公司。1996年互联网刚刚发展起来,我感觉一个新世界在向大家走来,又很好奇数码技术会把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出于兴趣,创建了teamLab。自己创造数码艺术的商品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同时也感受到,数码时代不会像以前那样偏向个人创作,数码时代是一个集体创作的时代,各个专业的人应该一起合作,超越自己专业的范围,共同创作一个作品。teamLab最初是由几个老师和大学朋友一起创立的,当时员工基本上都是学工程出身,创作也比较单一。那时也确实没赚到什么钱,后来慢慢开始招纳各个工种的人才进来,不同专业背景的人结合在一起,一起创作。


站酷网:不同专业出身会给团队沟通增加困难吗?


猪子寿之:意外的是,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虽然专业不同,沟通起来却很顺畅。

 

站酷网:描述一下你在团队里工作的日常?

    

猪子寿之:我早上起床会很晚,11点左右,然后去上班。先到公司和大家打招呼,开会,看一看各个项目的进度,大家一起提一些建议和新想法,莫名其妙就到了凌晨三四点,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


猪子寿之开始受到关注起于2011年日本“红白”歌会,当时teamlab 为日本偶像团体 ARASHI 创作了一段歌舞,舞者和背后大屏幕完美配合,将彩色方块聚拢又炸裂,整块屏幕都成为了舞者的画板。这段视频在 Twitter 上获得近300万次的点击。


Forest of Resonating Lamps - One Stroke


作品特色鲜明,关注“自然”、“生命”、“童趣”,人们会称他为“变态”的设计师。猪子寿之并不介意大家这样评价他,他认为“变态”是对那些有创意、有天才想法的人的称呼。他还曾有点疯狂地追求“一无所有”的状态,退掉房子,丢掉多余的衣服,为了逼自己想明白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事。


猪子寿之选择用光线、声音、视频、数字序列和虚拟现实,共同融入科技化的梦幻仙境,还赋予了作品更深层次的思考性语言——时常以自然、生命为主题,让观众在身临其境的互动中,唤醒对生命、自我、自然的思考。


站酷网:人们会用“梦幻”形容Teamlab 团队的数字媒体艺术,从创意产生到落地执行,是如何实现的?分享几个你喜欢的案例。

    

猪子寿之:我总觉得人是有边界的,我们的皮肤、眼界都有界限。因为有这些边界存在,人会感觉到孤独,我会想,那么有没有可能消除这些边界,让我们和其他人连在一起?有这样的想法,再加上当时teamLab已经有了新媒体艺术创作的体验,就想去实现它。希望能创造出让我融化在里面的状态,把这个边界打开。


有一种美术风格叫做点描,用一个一个点来绘画,远一点可以看出这是一幅画,后来我想能不能用数码的点创造出立体图像,在这样的环境中你的行为对这些点形成影响,从而让你产生一种处在这个世界当中,和这个世界融合,都是一些小点的感受。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就进入实操阶段。首先要寻找能够造LED的生产商,最后找到一家中国深圳的厂家生产了这样的设备。后来我们设计了软件,把这些点打在立体的空间内。然后找了建筑师,设计出迷失自我的空间。最后所有的条件全部备齐了之后,这些有趣的作品才开始正式形成。


如果要举出三个自己最喜欢的作品,第一个要提到《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这个作品厉害之处是,它完全利用视觉错觉制造出全世界花瓣飘舞的感觉。如果你在这样的空间中躺20分钟站起来,你会感觉不到是自己在动,还是花在动,还是整个空间都在动。


《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


在《漂浮在飘落的花朵中》(Floating in the Falling Universe of Flowers)中,观众可以使用手机选择、放出蝴蝶,与此同时,漂浮着的花朵持续随着季节的变化,发芽、茁壮、开花、凋谢、枯萎,顿时间,四季的更迭与变化尽收在观众眼前。


猪子寿之:第二个作品《无序中的和谐》,是一个互动型电子装置,包含了一组看似无尽的全息图,观众可以进入装置在内部走动。有人走近人像时,它会对观赏者作出反应。装置中的人像也受其它人像影响,通过这种方式作品和参观者能融为一体。每一位人像都各自演奏着音乐,互相影响,最后所有人演奏的音乐会有着有韵律的节奏,在无序中达到和谐。


《无序中的和谐》(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


2013年teamLab创作了《无序中的和谐》(Peace Can Be Realized even without Order)。灵感来源于日本远古节日阿波舞节,作品阐述了空间的重构,想要反映互联网时代中,人们在没有规则的交流中彼此获得沟通和平静的可能性,呼吁大家用一种新的方法认识和平的含义。


猪子寿之:第三个作品,《深山中的繁花瀑布》(Flowers Bloom on the Waterfall)。这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瀑布,在完全的黑暗之下,仅有流淌的瀑布中水的颗粒在反射光,创造出一条光颗粒的瀑布,这条光之瀑布照亮了周围。花朵的一生历经发芽、成长、含苞、绽放直至凋谢、枯萎、消散,不断重复着出生到死亡的循环。想通过这种形式,让人们感受到人类生命体经历的几十亿年进化。


Waterfall Deep in the Mountains


站酷网:Teamlab的装置艺术、新媒体艺术作品很多都很有科技感,您觉得这种“身临其境”沉浸式的设计和其他传统设计相比,最本质的差异是什么?


猪子寿之:过去的传统艺术形式感觉是和个人是有距离的,我的艺术作品可能和别人没有什么关系。我想创作的是别人能参与进来的作品,有人参与,艺术作品会变得更加鲜活。人跟人的界限、跟艺术的界限会完全被打开。


《彭博商业周刊》这样评价teamLab的一系列创作——“踏入teamLab的展览,你很快就会沉浸其中。这个有着400位工程师和艺术家的团队,利用电脑编程灯光、投影映射、互动动画和音效等手段,共同创作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体验。”


如今猪子寿之和他的teamLab似乎已经成了新媒体艺术界的“当红炸子鸡”。


据公开报道,2015年东京台场"未来游乐园" 大展,近50万参观人次;

2015年米兰世博会,为进馆看teamLab展览,粉丝们会兴致勃勃排8个小时的队等候;

2016年美国硅谷“Living Digital Space and Future Parks”大型个展,吸引了超过15万人参观……

今年5月20日至10月10日,teamLab将在佩斯北京举办中国首次大型个展“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这也是teamLab全球巡展的一个重要部分。


站酷网:现在teamLab的艺术创作很多是想表达一些情感和理念,有没有考虑这些艺术装置如何与商业结合?

    

猪子寿之:还没想过这些艺术创作怎么跟商业结合,之前teamLab一直通过向其他公司贩卖自己的技术、程序来营生。现在teamLab有五百多人,其中有七八成的人都是在做一些从各个企业或其他渠道得来的项目,用这些方式挣钱,支撑公司着的发展。我们也会举办一些展览,前不久在东京办过一个展览会,有很多作品展出,与我们合作的公司也会到展览取材,制作节目,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双方共赢。


站酷网:今年teamLab在中国也会举办展览,会带来哪些主题?

    

猪子寿之:今年5月20日到10月10日,teamLab会在北京举办主题为“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的展览,《Flower Forest, Lost and Immersed》、《Connecting! Block Town》、《Sketch Aquarium》等13个作品会展出,其中4件作品专为儿童打造,构成一个“未来游乐园”。举办展览是因为很多人说希望能在中国也能看到,然后就来了。7月份在四川也会有一场展览会,两次会展出不同的主题。


本文系UCAN2017专访文章,图片源自 Teamlab 官网。


专访主持:Dora_Ma

视觉设计:海边的卡夫卡

更多相关文章:

专访:阿里是如何实践“新设计×新商业”的?

8分钟看完,设计大咖在UCAN大会分享的尖端干货


[关于UCAN]


作为由阿里巴巴集团 UED 发起,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用户体验设计论坛,UCAN2017 围绕“无界、融通、超距、生长”等概念,重新定义用户体验在新商业环境中的蜕变和价值,不断把设计领域、设计概念向外延展,与技术、能源和商业产生新的化学反应。更多关于UCAN内容可在微信公众号AlibabaGroupUED查看。

178

    文章信息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