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YUUE:治愈系的俏皮设计是如何炼成的?

160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2015年,一对80后中国小情侣在德国柏林成立了YUUE工作室,时隔一年,这对情侣被德国权威杂志《安邸》评为“德国Top 50设计师”。

c2e0591a7528a801216a3ee27550.jpg


专访人物介绍


2015年3月,一对80后中国小情侣在德国柏林成立了YUUE工作室,男孩子叫翁昕煜,女孩子叫陶海悦,他们最初只是想做点好设计,没想到却成了德国炙手可热的中国新锐设计工作室。工作室成立一年半,他们受邀参加了8个展会,接到二三十个项目,成绩斐然的他们更是在2017年,被德国权威杂志《安邸》评为 “德国TOP 50设计师”,YUUE靠着自己一系列有灵气又有诚意的设计,受到了人们的认可。

 

采访开始前,先看几款YUUE出品的设计,它们奇思妙想,它们极具灵性,它们会说话,它们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一丝启发。



 



Oops!系列灯具更像是恶作剧时能让人发出“Oops”惊叫的捣蛋鬼,有它的存在空间的气氛就会被活跃起来。这一系列包括一款吊灯和一款工作灯,当拉动电灯绳的时候,灯泡和灯管会被一同拽出,让人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弄坏了东西。等反应过来这个小把戏的时候,散发着稳定光源的 Oops 灯具组带着调皮的表情已经和人们成为了朋友。

 


7b78591a77bbb5b3086ed4350097.jpg


除了Oops吊灯,这件名为Time Killer的“自杀式”挂钟也是yuue design另一件颇具戏剧性的作品:如果没有人在场,Time Killer就会用锯子切割自己的身体,如果有人出现,它就会停止这种“自杀仪式”,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其实这个Drama Queen挂钟内部装了距离感应器,通过感应空间内部人们与它的距离来决定是接着据自己还是不要吓到别人。随着时间的流逝,Time Killer终有一天会一把自己切断。

 





Angry Lamp 是一盏在不必要的时候会关掉自己的灯。在形似人类的外观之下他也有自己的性格,比如它会观察人们的使用情况,如果环境太亮,或者另一盏灯已经打开,它就把自己关闭。如果人们忘记了它,它也会把自己关闭掉。

 



 

这款名为 Balance 的灯具巧妙之处在于:让人们可以自愿放下手机。每次使用它时,需要把手机放置在灯尾的短槽里,当重力让灯头如跷跷板般抬起时,灯泡自然点亮;拿出手机,灯泡低垂时则自然熄灭。这样一来,当面临要光明还是要手机的难题时,那些沉迷手机的人们可以更加高效的工作。


cfc6591a79b1b5b3086ed49e4cb2.jpg

 




 

One Piece 是几个万用的桌面小屋收纳装置,Yuue 称呼它为一体式桌面收纳系统。不同形状的凹槽搭配出了不同的使用功能,多彩的颜色也赋予了它们独特的性格。

 

一个真正的创意拥有它自己的力量和生命,跟随采访一起看翁昕煜和陶海悦如何用设计勾勒出优雅的当代生活画面吧。


 


---------  以下为采访正文  ---------

 


2505591a79eca801216a3e1e51fb.jpg

 

站酷网:请为我们介绍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在本科毕业后,选择跨行业/转专业进入包豪斯学院研修设计专业?


翁昕煜:我本科是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的德语专业,学习德语的时候感觉到语言只是一个工具,我希望再借助这个工具学习一些可以让我自由表达的专业。我从小就挺喜欢艺术设计方面的东西,而且在大学期间也自学了一些三维建模的知识,正巧大三有机会到德国做交换生,于是,在那个时候申请了包豪斯大学的产品设计专业(本科)。


陶海悦:我的本科专业是雕塑,到包豪斯是进修硕士学位,攻读公共艺术专业。我认为纯艺术学科可能会偏商业一点,而公共艺术会与城市和文化关系更密切,更加偏学术一点,所以比较感兴趣。包豪斯是现代设计的开端,我以前也常在课本上看到,大学本科时做交换生去了包豪斯大学参观,非常向往,于是本科毕业选择到德国继续进修。


 

站酷网:包豪斯学院是现代设计教育诞生的地方,那里的学习氛围是怎样的?能不能用一句话描述你在包豪斯求学的感受?它留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翁昕煜:踏实、具体,不会去强调非常酷炫的概念。他们的教学模式是以项目为基础,我们一个学期会做几个项目,可以看到整个产品的研发过程,可以学到很多。我在国内没接受过设计教育,所以没有具体的对比感受。但是刚到包豪斯时,让我很惊喜的是包豪斯大学没有校园,没有围墙,教学楼和工作室分散在魏玛市区几公里范围内,公园、剧院、博物馆穿插其中,这不同于中国学校的区域化形态。


陶海悦:包豪斯大学强调自主学习能力,教授和老师不会强制你去做什么,只会提供引导和帮助。还有很多讨论课(Seminar),老师会有一个书单,有时候还会把我们需要用到的书放在图书馆的一个专门的书架上。每个学生选择一个主题,然后给其他同学做展示,是一种很好的拓宽阅读、学习理论的方法。


 

67cf591a7ae1a801216a3e6bc87f.jpg


站酷网:毕业后,从魏玛迁居柏林,并成立了YUUE工作室,为什么会选择创业做工作室,而不是先到大企业历炼?柏林是个怎样的城市,创业环境如何?


YUUE工作室:2015初,我带着毕业作品《良药苦口》系列概念性作品参加了“科隆家具展”以及“法兰克福设计展”。作品获得了好评的同时我们便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生涯,在为别人打工和为自己打工之间,我们发现后者可以更好地去实现自己的想法;而且身边许多同行也都在做工作室,于是,我们在2015年3月参加“设计上海”前组建了工作室。


柏林是一个人文环境开放、生活节奏相对较慢的城市,这对创意人来说很重要。柏林的创业氛围比较浓厚,虽然不是商业特别发达的城市,但既有做商业设计也有做概念、实验性设计的工作室。总的来说,大家是低调和务实的。

 

0adb591a7ceab5b3086ed4bca271.jpg


 

站酷网:YUUE工作室的名字由来是什么? YUUE希望通过产品为购买者/使用者带来怎么样的感受?对它的预期是什么?


YUUE工作室: YUUE的名字来源于翁昕煜和陶海悦名字最后一个字:YU+YUE。YUUE是产品设计工作室,不是品牌,我们做的许多设计都是为某一品牌提供的设计。我们希望使用者能获得预期的功能,也能获得审美体验。我们会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看一款产品,比如在设计One Piece一体式桌面收纳系统的时候,市面上有不少组合式的桌面收纳系统,要用户自己挑选合适的模块,可是我是个选择困难症,而且我桌面空间有限,文具也不多,就想要一个一体化的精简的解决方案。于是就有了One Piece。作品展出后,我们就收到了大量的问询和订购要求,说明大家也是对此有共鸣的。

 


6e9c591a7a34a801216a3ee50f5b.jpg


站酷网:工作室成立一年半的时间内,受邀参加了8个展会,接到二三十个项目,取得这样的好成绩,你认为YUUE的产品优势在哪里?以“圆满火锅设计”为例,相比其它火锅设计,它的优势在哪里?


YUUE工作室:我们试图发掘并定义这个时代的审美,并把它用在设计当中。这决定了我们的作品是当代的、具有国际视野的。圆满火锅是我在包豪斯大学期间的一个学期项目,目的是为了在视觉和味觉上找到最佳的火锅食用体验,这包括延伸传统铜火锅的造型,优化食材摆放盘及食器。火锅意味着朋友家人聚在一起,所以保证每个食客有相同的体验也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我们设计“圆满火锅”需要解决的问题。

 



站酷网:在你看来国外的消费者更关注产品的哪些方面?国内消费者呢?既然有所不同,你们的消费者定位更趋向国外还是国内?


YUUE工作室:国内消费者很关注用料、质量和产地。国外的消费者可能不会太担心质量问题,而是关注概念和设计师。不过这不是绝对的,只是我们目前观察到的一个普遍现象。每个项目的品牌不同,我们会根据实际的生产能力、品牌定位、以及用户习惯进行产品定位。

 



站酷网:有人评价(愤怒的灯)很傲娇,周围灯光过亮,它会把自己关掉;很长时间没有人在,它也会把自己关掉。“生气”是运用什么原理做到的?产品名称也表达到位,是谁想出来的?


YUUE工作室:是运用光线传感器来检测外面是不是有人,或者光线是不是亮的。这个名称是昕煜想出来的。没有什么特殊的故事,是一个很随性的点子。

 



《Tangible Memory / 诗意相框》 源自对时间和记忆的理解。一旦人们忘记了它,照片就会慢慢变得模糊,仿佛记忆在慢慢消散而去。如果用户再次触摸相片,它又会再次变得清晰,记忆重新在人们心中唤醒。



站酷网:《良药苦口系列》让我们看到了“会说话的设计”,“诗意相框”在说:你该关注亲人和朋友了,“时间杀手”在说:你该节约时间了。让设计“说话”,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创意思路可以跟大家分享?


YUUE工作室:我们的创意思路是,拿到一个日常生活用品,去思考它的核心功能是什么,然后反向思考如果拿掉这个功能会有什么有趣的结果出现。“诗意相框”把原本应该呈现的画面模糊掉,“时间杀手”用残酷的手段把美好的事物毁坏掉,这都会引起人的反思以及遐想。

 


c26d591a7c29b5b3086ed413ebe9.jpg

2017年10月中旬德国权威杂志《安邸》(AD Germany)将yuue design评为“德国Top 50设计师”



站酷网:2017年2月,你们被德国权威杂志《安邸AD》评为“Top 50” 德国设计师。被认可来源于平日的积累,能做出富含人文情怀的产品,你们是如何收集平时的一些生活感触,并将他们通过设计来解决的?


YUUE工作室:一方面是通过自己的观察,另一方面也会从大师身上学习。我们平时会去看博物馆的展览,了解其他学科,反思自己购买物品的理由和使用习惯,从这些生活的碎片中我们会获得很多灵感。

 

72a0591a7ea3b5b3086ed4bb629e.jpg

 

站酷网:作为YUUE工作室的创始人,你们二人在工作中各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你看来,对方的优势是什么?


翁昕煜:我负责产品设计,海悦会跟我一起决策工作室的发展方向。我觉得她的优势是有趣的想法和旺盛的好奇心,以及优秀的艺术鉴赏能力。


陶海悦:昕煜的优势是有设计天赋,行动力很强。


 

485b591a7e58a801216a3ef5e026.jpg

 

站酷网:是情侣,又是合伙人,如何平衡这两种关系?


翁昕煜:在不同的环境里要切换到不同的身份。既然是情侣,说明就是有共同话题才走到一起,而设计只是其中一个话题。


陶海悦: 我也认为需要切换身份,在家是情侣的关系,在工作中就是工作伙伴的关系。

 


30ec591a7ca0b5b3086ed4f5f374.jpg


站酷网:你们在业余时间还会继续做电子杂志《小明TheMagazine》吗?平时会拜访一些德国设计师吗?为我们推荐一位你很喜欢的设计师吧。


YUUE工作室:小明The Magazine还在继续,不过是独立于工作室之外的项目,由海悦主要负责。我很喜欢的一位德国设计师是Konstantin Grcic,他生活在柏林,工作在慕尼黑。几年前我们在米兰设计周期间相识,我问Konstantin如果不做设计会做什么职业,他想了半天,很谦虚地说自己没有其他的本事,或许会做回木匠。其实他原本学的就是木匠,所以他了解一件家具应该如何制作,他也有很强的理解能力,把客户的需求很好地结合到自己的作品当中去。最主要的是,他深爱着自己的职业,以至于认为不做这个自己便一无是处。

 



《Shadow Play/ 影之灯》 是一盏能把光和影变成一出戏剧的灯。开启之后,屏幕上的兰花草会慢慢舒展开来然后摇曳在空中。这种动态的光影游戏让人们通过普通的产品敏锐地体会世界万物的变化。



站酷网:在你看来,好设计如何才能成为好生活、好生意?


翁昕煜:好的设计离不开欣赏它的眼光,好创意遇到有欣赏能力和购买能力的受众,就会变成好生意。

陶海悦:好的设计会让你更热爱生活,也会带来一些灵感。作为创造者,我们在探索当代设计的可行性,于是我们会去想象,在当代人的生活中他们会需要哪些不同于其他时代,具有时代特征的设计品。当设计品可以向顾客勾勒出一个优雅的当代生活画面,那么它就会成为一个好生意。

 

 

站酷网:对站酷的设计师们想说点什么?


YUUE工作室:你们超棒的,大家一起努力,让中国设计走向世界吧。





                                                                                                                    专访记者:姜雨雯

                                                                                                                    视觉设计:潜瑶



1685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