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1

一个抑郁的自由设计师的自白

195天前发布

翻译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newgnauh 翻译,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newgnauh联系,谢谢配合。

这篇文章最先发布在一个公众号上,没想到有不少朋友的转发,放眼全球,每个设计师在职场上遇到的苦恼困惑也大抵相似。并非每个人都病了,但是我们真的应该关心自己的身心健康了。毕竟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和赚钱,当你健康的时候这事会容易得多。



上个月,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因为抑郁症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艺术家似乎是抑郁症青睐的人群。国外调查指出,从事艺术创造的人群确实更容易经历情绪紊乱。研究者们认为,从客观环境上讲,艺术类工作收入不稳定、工作时间不固定、而且常常要承受孤独与寂寞,这些诱因都可能使艺术家成为抑郁症的易感人群。并且从气质类型的根源上看,一些适合进行灵感创作的人原本就属于先天性的抑郁型气质类型。(来源:壹心理)

如此看来,从事自由职业的设计师们也符合易感人群的条件。


下面的这篇文章是来自美国自由设计师Shayna Hodkin的自述,她刚和抑郁症进行了艰难的斗争,重新找回了自己的生活。她想呼吁设计师们,真的应该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了,不要总把事业看得比你自己还重要。毕竟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和赚钱,当你健康的时候这事会容易得多。



ab7b58bfaeaca801219c772a5e12.jpg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是一个快乐的人,其他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抑郁和惊恐总是毫无征兆地突然袭来并且从未完全消失。



一个的故事


我知道我最近产生抑郁的确切日期和时间。在八月一个早晨我正在穿衣服,犹豫了一会,我打开一个广播,广播上,最近去世的《Parks and Rec 》的作者HarrisWittels正在谈论他的康复体验。在他死后发布的追忆,听起来有点沉重。


 HW的故事击中了我——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很相似,他是一个善良的犹太孩子,喜欢费西合唱团,协作,依赖药物。不同的是他到洛杉矶开始吸食海洛因,而我搬到特拉维夫,开始为创业公司工作。

听着广播,突然我感到头晕。

在广播中,Wittels说,他决定最后一次去康复中心,因为他意识到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积极地想要活着——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另外,我的狗将被关进收容所,可能会被进行安乐死,我想不出一个理由让我不想死。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脑子可能有些毛病了。

我的情况已经相当糟糕了。

我的内心崩溃了。我不能从沙发上起来,无法穿好衣服。

从那一刻,以及接下来的4个月里,我的生活就从“穿插一些好的和坏的事情,总体来说过得去”变成“一间没有出口的恐怖屋。”



你不能哭哭啼啼地打电话请病假


这时正确的做法是,我应该要意识到那个时刻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然后立即去需求帮助。我应该要打电话给我的客户,暂停我的项目,并寻求专业护理。

至少,我应该坚持服用我的抗抑郁药。

相反,我崩溃了。在当月早些时候,我签署了2个首次参与的咨询项目,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够失败,也许忙碌会让这些情绪离开。

我为自己的行为编造借口。

我声称我单恋一个邻居,但他对我的热情鲜有回应。我声称自己伤心和孤独,压力大。我领养了另一条狗。

除了悲伤或愤怒,我觉得无能为力。我不想承认我正在经历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影响我的生活的。我想享受我为自己创造理想工作,或者至少,把我的工作做完。

我不想让任何人失望。

我签了另一个客户,很快我的职业生涯开始出现问题。



抑郁我精疲力


我状态最好的时候也不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很快地,我无法隐藏我糟糕的状态。

出于隐私和骄傲的煎熬,我在逃避这件事。我停止吃饭,睡觉,健身和换衣服,终日沉浸在咖啡,豆浆和悲伤的沉重氛围里。

我在床上哭泣。我在遛狗的公园哭泣。我在客户的办公室哭泣。最好朋友生日时我在他的洗手间里哭泣。我在特拉维夫大街的长椅上哭泣。我在试衣间、咖啡馆、音乐会和其他任何我可能哭泣的地方哭泣。

我对自己的期望的就是早上能醒过,任何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



工作变得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我不能集中注意力,我可能就会错过最后期限–如果我不能在最后期限完成,我会被解雇–如果我被解雇,我就不能要求客户向他在创业的朋友推荐我–如果我自己去找他的朋友,他会问我的客户,我的客户就会告诉他我做得有多糟糕–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最后期限,我就再也签不到一个新客户和我就会失去我的公寓,最终无家可归。

当我发现我的人生道路完全依赖于每一个项目都非常完美时,我就很难开始做任何事情–因为没有什么是足够好的。突然间,我面临的不仅仅是抑郁,而是我的余生能否支付起房租。

赌注太高了,我的焦虑让我奔溃。

这种情况不可能不被发现,尤其是那些付钱给我希望我为他们的产品带来的创造力和活力的人。

他们雇佣我本来是为了让公司更好,我却成了客户的灾难,我总是忘记最后期限,犯粗心的错误。

所以当我告诉你下面的事实时,请不要惊讶:我的客户每一个都在2个月内解雇了我。是每一个!

客户A,一个品牌项目,说我不专业,很难接触,并要求退还她一半的定金。

客户B,一个品牌与文案策划项目,说他们已经没有营销预算了。

客户C,一个企业内部项目,甚至没有给我一个理由。他们不需要。

最糟糕的是,他们都是正确的。

我害怕窒息感,害怕业绩不佳或提供了错误的建议,我对他们毫无贡献。唯一让我感觉好些的事情是,躺在我的床上,盯着天花板。



在现实生活中承认我的弱点


有些人(大多数人)甚至比我脆弱,他们还是可以去办公室,做他们需要做的工作,然后回家,对自己感觉良好。

我做不到。

那么我怎样才能为我自己而活?而不是在等待我的生命被烧尽。



31bd58bfafe5a801219c77ac1e88.jpg


直到有一天,我不能再承受沉重的负担,所以,我决定离开。

我刚刚失业,前途未卜,我计划了一次旅行,去世界各地拜访我的家人。

我把它称为迷你版“饭,祷,爱。”我吃比萨,面包圈,印度食品和沙拉(我来自纽约)。我睡觉,外出,数月以来第一次,我没有在看到认识的人的时候选择掉头过马路逃走。

我再次感到我像个真的人了。

当然,我仍然有很多黑暗面。我害怕回到特拉维夫,然后崩溃。我在纽约逐渐地签下我喜欢的客户并找到我关心的项目。我为自己设了一些界限。

在几个月最令人厌恶的、最黑暗的生活,使我畏缩和恐惧。我不相信我会说这样的话,我不相信我居然熬过来了,我太累了,要诚实面对自己和我的客户。

 我不再坐办公室了。要么远程要么不干。

我不再接受要求晚上和周末工作的客户。比如客户A对我说,“好了,你现在可以继续睡觉了”!还比如一个的疯狂电话在下午1点钟打来,指责我不发送电子邮件,而事实上邮件只是趟在她的垃圾收件箱里。经历了太多这种事情,以后我不会和不尊重我的工作时间的客户一起工作。


我不会和我不信任的团队一起工作。我不再需要这些的恐怖故事:像营销设计师不知道SEO是什么,或者产品经理告诉我,没有人会注意错别字。真的,我已经受够了。



我收费更高,工作更少,需要时我会请假。我能掌握我自己的纠结和工作的节奏。


我不是“猪八戒”上的赚劳务费的机器,我不要假装自己是个工作狂。

我是一个早起的人,我可能不会在深夜回答你的电子邮件,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会认真回答。

现在的斗争就是要保持住现在的状态。

我每天都要战胜这场小战役:保证按时完成工作,不慌张;拒绝不切实际的期限要求;健康饮食,运动,睡觉,见朋友,做让我保持健康和快乐的事情。 



我给你的忠告


  1. 在你的心理健康上投资。

  2. 不要浪费时间假装危机并不存在。不要说服自己你需要金钱或经验。如果抑郁真的发生在你身上,立刻寻求帮助。

  3. 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创作你的代表作品和赚钱,当你健康的时候这事会容易得多。现在还不是时候。

  4. 找一个你可以信赖的心理健康专家。

  5. 去运动。去晒太阳。离开你的城市几天。打电话给好朋友。吃好吃的东西。

  6. 不要总把事业看得比你自己还重要。



本文最初发表于nuschool。

译文最初发表于公众号:酒仙桥设计部。

 

211

    文章信息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