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文王设计谈:严谨的设计从随性创意开始

244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观点
文王设计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文王设计联系,谢谢配合。

“文王设计谈”,漫谈式的设计感悟与交流,不定时更新。

35dc5887084ba8012060c8c88ea9.jpg

                                            网易云音乐LOGO。


我首次写这种漫谈式的文章。写的不好,多多指教。

首先谈一个很早想谈的问题。我们惊讶于如此美观的标志设计,严谨的尺寸和角度规范,精确到每一个像素,如此天衣无缝。赞叹之余,当我自己想要去完成一个标志设计时,却感觉无从下手。我第一次做标志设计时就遇到一个困惑,相信这种困惑也曾困扰过你或其他人:一个规范严谨的设计是如何开始的?

这种问题所在的领域,不仅仅限于标志设计,其实所有需要规范的设计,都可能涉及这个问题,比如UI的布局,平面的排版,当然,标志设计是一个对尺规运用要求比较严格的领域。对于怎样解决这种困惑,我的体会是,其实不用去困惑什么。因为,严谨的设计总是从随性的创意开始。设计经历了一个过程。第一步,做梦梦见了某个标志可以这样设计;第二步,早上匆匆忙忙爬起来摸出铅笔把梦见的东西简单几笔画下来;第三步,在吃中午饭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个标志其实可以做的更好,于是不知不觉用筷子在饭桌上画了起来;第四步,回到办公室继续用铅笔深化脑海中的设计,到这个时候,这个标志的尺寸、角度、配色等规范基本形成,设计风格基本确定。然后把计划安排在某个周末,吃了早饭掏出电脑,这个时候才开始标志设计的系统工程。

很多时候我做设计就是上面这个过程。无论我的作品在别人看来多么好或不好,无论看上去多么严谨(呆板),创意的开始,都是随性的。在设计的整个体系中,创意和灵感是居于核心地位的,也居于首要地位。不应该在设计刚开始就束缚思维。不妨先天马行空的好好想想,不妨先拿出铅笔随手画它几笔。严谨的规范是在设计的过程中逐渐建立起来的。我们可以把别人已经建立的成熟规范拿来,就像盖房子往钢筋里面填混泥土一样往规范里塞满自己的图形和色彩,这当然可行,而且更节省时间;但是如果我们没有经历过一步步搜集灵感、建立模型、创造规范的过程,我们对这个设计链的理解似乎很难到位。


我们接着聊第二个话题。与科学、技术、社会、宇宙等其他所有研究领域一样,设计也会遇到一个哲学上的问题:感性与理性。作为设计师,我们把作品拿给一群非设计人员看,请她们评判设计的好与不好,她们能说出的最多的话某过于“好看”“不好看”“看着很舒服”“看着好难受”“高端大气上档次”“看着很乱”等诸如此类非常感性的形容词。因为她们不是专业设计人员,我们不能要求她们跟我们一样以专业的眼光看待设计、评价设计;因为她们跟我们一样也是人、也有审美感官,所以她们的评价是有参考价值的。

只不过,一个作品好看不好看,是由什么标准来评判的呢?我认为是秩序。对秩序的追求是人类的共性,摩天轮为什么要做成环形?被子为什么要做成方形?茶水杯为什么做成圆柱体?为什么从小练习写字就要字的大小一样?人类天生追求秩序,天生回避不规则。普罗大众很难接受不规则形状的摩天轮、被子、茶水杯,你写一行字大小参差不齐,也会被认为不好看。我们暂且不谈后现代主义的叛逆,我们只谈,对普罗大众来说,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

e978588708d4a801219c77c10928.jpg

符合秩序初衷的,就是好的,秩序被打乱的,就是不好的。秩序之美:感性感受与理性方法。感性上的好看,是由理性上的遵守秩序而创造出来的。作为设计师,想要设计出在大家看来“好看”“舒服”“享受”的作品,就要以遵循秩序的方式去做设计,而遵循秩序,对我们来说简直不能再轻松,我们每天讲的用字(字的粗细、字号大小、排列位置)、排版、配色、布局等诸如此类非常基础的课题,都是在追求将秩序尽量完善化。比如在同一个区域里有着两行字,我们想让第一行字显得更重要,那么方法可能是让这行字更大,或更粗,或用色更明显,或字体更雄壮……从这个角度看,设计师不仅要有灵感创意,还要有理性思维。


第三个问题谈到审丑。“美”是所有设计师追寻的东西,对美这种事物追求和评判的过程,就是审美。将审美结果应用于自己的设计实践,就是审美化。其实对于中国设计师来说,更应该关注一个与“审美”对应的东西:审丑。原因在于,我们目前市面上见到的各种设计,真是太丑了,丑的难以忍受,丑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所谓审丑,就是从自己做起,杜绝这种丑,拒绝做丑的设计。

67aa588709ffa8012060c841efee.jpg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丑的根源,在于中国这几十年虽然经济大跨步发展,但人们的教育素质尤其是艺术修养基本没有跟上,这导致丑的设计大行其道、堂而皇之、比比皆是、处处皆然。这种丑不仅是表面上的丑,还是经济基础上的丑,在一些设计机构,在一些企业,对设计作品有拍板权的往往是些土老帽老板,他们连几年的书都没有好好读过,还指望他们有好的审美眼光?我们的社会,对于丑的容忍力简直太强大了,只能说中国人太大度、中国设计师太宽容。

但我认为,不应该过于苛责这种丑。如果说我们的社会不存在这种丑,是不是说我们的设计界没有大发展?因为丑的问题被发现,是在设计大发展的过程中被提出来的,没有社会的繁荣和设计的进步,就没有人去关注丑的问题。我相信这种丑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逐渐替代。

欢迎留下你的足迹。接下来我将不定期的谈一谈与设计相关的其他问题。如果你对这种文章感兴趣,我会在更新的时候通知你。

6

    文章信息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