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6

陈幼坚:童心,让我表达不同的创造

298天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在可口可乐中国、壹基金和北京人文艺术中心联合发起的首届“有水瓶”国际设计大赛终评现场,大赛评审陈幼坚先生接受了站酷网独家

597b5811950ba84a0e282b8392d6.jpg


 

人物简介:陈幼坚,1950年生于中国香港,著名设计师,曾荣获香港乃至国际奖项600多个,在纽约、伦敦、东京等地名声大噪。1996年,被设计界视为“圣经”的美国《Graphis》杂志将陈幼坚设计公司选为世界十大最佳设计公司之一,1997年,海报及艺术挂钟被美国旧金山市现代美术博物馆纳为永久收藏品。陈幼坚认为,2002年其在日本举办的个展“东情西韵”的展览比所获得荣誉更能涵括他的设计特点和艺术追求。

 

在可口可乐中国、壹基金和北京人文艺术中心联合发起的首届“有水瓶”国际设计大赛终评现场,我们有幸见到了一个优雅随和的陈幼坚。

一如印象中的样子,考究的西服,标志性的眼镜、山羊胡和围巾,他将每一个作品细细触摸,端详和感受,专注的深情和态度让他的举止更有魅力。

在现场,陈幼坚先生将他喜欢的几只水瓶摆上另外的台面拍照,他全神贯注地一点点调整位置和角度,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如大厨摆盘一般细致,随行人员也完全任由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记者问,刚才您摆瓶子的时候特别认真,陈幼坚先生得意地说,“ 我对于陈列的美感是很有要求的,我会观察它的关系、高低、颜色等等。”

录像待机时,他和现场每一个工作人员打招呼,问大家家乡在哪儿。他说要轻轻嗓子,便愉快地唱起陈奕迅的歌,歌唱得也不赖。很难想象,面前这位儒雅的绅士今年已经66岁了。 


0af95811de1ea84a0d304fc3e280.jpg

 


站酷网:您为什么会应邀参与这次的评选,怎么评价这次的“有水瓶”设计大赛?


陈幼坚我觉得为孩子们设计水瓶很有意义。一个简单的水瓶,里面包含的哲学是很深的。水是很纯净的,我们要传达给孩子这样的感觉,做人做事应该干干净净的。我希望从小孩就开始明白做人的道理,并且把环保的信息传达给孩子。

生命的意义,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状态。我现在66岁,我从60岁就开始安排身后事,十年二十年后,我给我的孩子,给下一代留下些什么?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走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所以把精神分享出去是最重要。

 


站酷网:刚才看了很多作品有什么感受?在评审的时候你比较关注作品的哪些特质?


陈幼坚这个比赛是纯公开性的,好处就是很多人参与进来。不过很多设计师并不是专业的工业设计师,很多作品在设计概念、造型等方面不太成熟,这些是我之前预期到的,所以评审的时候我会以平常心来做这个事。其实,我看到很多作品瓶型是不达标的,部分造型、结构等没有做好,不够专业。但是我做评委不是为了选择最专业的,器皿是不是能承载传达信息的功能,这最重要。利用这些水瓶去传递一些讯息,关注贫困儿童、关注饮水健康、环保的概念等。

我们处在一个communication(沟通)的行业里面,不论是广告,电视,电影……最重要的还是idea(想法),设计师有了概念之后,可以找不同的团队来完成,技术、材料可以找专业的人来支持,但是最可贵的还是他的概念。

 


站酷网:你认为什么是好的设计?


陈幼坚好的设计会令人开心,在使用的过程中呈现一种生活乐趣,同时体现美感。好的设计,功能性是最基本的,如果可以在同一级别的功能性里同时带出一种另类的功能,这就是原创的概念了。

 


陈幼坚包装设计



站酷网:您怎么看待设计师在公益设计中的责任和作用?


陈幼坚公益设计很重要,比如今天我们遇到北京的雾霾,如果没有净化器,可能就不太好生活。设计师是一个催化剂,将整个社会改善得更完美,但是,美不光纯粹是外表的,也是心里面的一种状态。

 


站酷网:在公益设计中,我们是不是要更多地考虑成本问题?


陈幼坚这是一定的,不管在哪个年代,哪个国家,成本绝对都是要考虑的。成本是有代价的,成本高利润可能就低,注重成本问题不但能带来生活的美好,也有利于传播环保等讯息。公益设计,在现代文明社会发展中非常重要,它会改善人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生活达到更健康,更环保的状态,但中国的公益设计还有非常漫长的路要走。

公益设计跟人民生活品质、品位有关系,如果没有中国社会的沉淀、生活的沉淀,你的公益设计、产品设计也不会好起来。未来的十年,是中国真正促成行业专业化的机遇期。你们这一代人非常幸运,跟着这个时代走进来。我想怎么去促成这种状态,是年轻一代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在可预见的未来,起码还有十年,好的公益设计才会出现在中国。因为我们现在的生活素质还没有真正地达到国际标准,小部分人达到了,大部分人还没有。公益设计跟生活很有关系,不懂生活怎么做设计。你有钱,每年去澳洲五六次,去日本三四次,就是一个国际人吗?不是。因为你不是在这个环境生长,只是过眼烟云感受一下,这样不行,要沉淀下来,形成你的优雅。中国过去五千年的文化,从唐代、宋代慢慢沉淀下来,突然间到了清代,没有了,有了断层。中国现在是一个模仿的状态,模仿得非常快,别人的东西改变成自己的东西,那是不对的,聪明不应该放在这里。

 


站酷网:我们知道您对生活是很讲究的,对一个设计师来说,是不是他对生活的观点和态度会透露到他的作品中去?


陈幼坚完全是。我们做平面设计,跟艺术家没有分别,艺术家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状态,就是因为他的出生、成长和生活的状态。我在香港长大,我是从低层家庭里走出来的,吃过苦,懂得怎么感恩,这是爸爸妈妈教的。这些会教你如何思维,如何去做创意。香港是一个东西文化结合得很好的地方,没有拖拖拉拉,没有勉强,这是受英国式教育的影响。所以从生活中慢慢沉淀下来,慢慢融合在一起,才能变成东西文化结合的全新手法。不是流行什么东西,然后放中国的元素在里面。

  

 

站酷网:您收藏了很多东西,还在上海开设了家外之家“27”这样特别的生活概念店,目的是什么?


陈幼坚对,从20年前的潘家园到现在的潘家园,再到上海的豫园,伦敦的Portobello Road等等,我买了很多垃圾、假货,也买了很多好东西。

    建“27”这个空间的目的是将我生活真实的状态和大家分享,也希望这个空间能够给年轻人提供更大的平台,去潜心做他们的创意。再过一个礼拜,香港百货有大概十五六个香港设计师从外面回来,把他们做的产品设计分享给大众,我支持他们做这样的活动。

    我在中国内地12年,跑来跑去,做了不少项目,大部分是在二线城市,也接触了很多农民,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很珍惜这种感觉。比如潘家园一个老头见到我就会说,陈总又过来了,十个人排队他第一个卖东西给我。因为我出得起价钱,我觉得可以给的就给他。比如一个盘子,旁边一个卖三块钱,我给他三块五,因为他家里有小孩、老人,而几毛钱对我来说没什么分别。经过十几二十年,我在潘家园认识了一些朋友,学了些中文和东方的智慧,我感觉非常温暖。再比如去上海豫园,乡下一对夫妇来到上海,卖的古董都很美,我给他们的价钱就很高。通常我一出市,很恐怖的,后面起码十个人排队拿东西给我看。我不是大客户,但我很豪爽,别人多收我五块五毛钱我都无所谓,我觉得你这个人好我就给钱。有时候有人过来说帮帮忙我没开单,我又买下他的东西来。这些是小钱,无所谓了,走时拿不走,我看到他们就开心了。



“家外之家(27)”





站酷网:大家觉得陈幼坚是非常有个人标签的,不管是山羊胡,围巾还是设计上的东情西韵,那么你最希望被大家记住的标签是什么?


陈幼坚希望大家能记住我的设计。过去12年我在中国跑来跑去,大江南北,从可口可乐,外滩3号,蓝月亮到恰恰瓜子等等,我觉得非常有喜悦感。我留下的印迹不仅能影响设计师,也在改善、影响人们的生活,我觉得这很伟大。在香港有700万人口,在中国有13亿人口,我能影响这些人不是很有意义吗?

这些年我在中国内地做的设计,外滩3号等等,每一步走过来我都是以一种奉献的态度在做。虽然没有人颁什么奖给我,但我心里一直颁奖给自己。包括我做国家大剧院的顾问,一毛钱也没有收。我和外交部合作做了一个茶馆,全世界领导过来都在这里喝茶、聊天。希望有一天,我能把这些项目分享出来,这就够了。


陈幼坚标志设计 

 



站酷网:所以现在做设计的状态是开心就好了是吗?


陈幼坚其实一直都是这样,一直没停。刚才跟一个客户开会,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不相信我是这样的,我给他看项目他才了解。我跟他说我做过一千多个品牌,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告诉我怎么做设计。因为他准备告诉我怎样设计,我说你做房地产做得非常好,我不懂,但是设计我应该比你懂得多一点点。所以,客户都得教育,中国的设计应该从老板培训开始。



站酷网:最近十年您有没有发现设计界有什么比较大的变化?中国设计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又存在什么问题呢?


陈幼坚过去十年中国的创意行业真的不错,机会很多,有很多人发了大财,有些人放弃了,拿到钱做别的事情,但整体的水平还是提高了。中国的问题在这里,市场太大了,机会太多,聪明一点,漂亮一点,有手段一点的就可以走出来。如果十年前聪明一点,我应该做服装等等,现在就发大财了,但是我没有,因为我还是想做创意。

现在,从设计角度来说,真的是不得了,比如北京设计周,百花齐放;出现了像马岩松之类有国际影响力的设计师,太多人想找他做设计。但是好的东西还不够,要提高水平。比如平面设计,一大堆好的平面设计都被放弃了,为什么,因为很多老板不懂什么是平面设计,老板投入在室内空间、艺术、管理、建筑,最后可能说,算了,这两万块钱搞定就行,放弃了平面设计。

我觉得整个中国最糟糕的是管理问题。本来应该找设计师改好某个设计,老板却不想,因为老板生活水平,审美水平还没有达到。


 

陈幼坚空间设计



站酷网:就您个人来说,您觉得最近十年有什么新的收获?

   

陈幼坚就说我来中国内地这12年的成就,跟12年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但我还是喜欢聪明的漂亮的女孩子,还是喜欢看好的东西,对所有好的创意,对美的事物都有兴趣。

 过去10年,我的中文完全被培训出来了,以前我一句中文都不会讲,听也听不进去。但是现在我会跟客户研究探讨,这是我之前做不到的事情。过去十年,我觉得首先我懂得了怎么去看香港,怎么去看人,懂得怎么包容,懂得怎么坚持,懂得怎么不被人家骗,懂得不贪婪。唯一我觉得可惜的是,我66岁了,未来这十年是中国设计的黄金十年,十年后我76岁了,我希望还有力气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站酷网:您觉得大陆和香港的环境区别在哪里?


陈幼坚区别很简单,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一方面是家庭的问题,另外一方面是道德和观念的问题,差距很大。我不是说香港多好,也不是说大陆不好,基本是两种人。因为中国太大,好比你有5个老婆,每个老婆生3个孩子,15个孩子,中国就是这样,15个孩子怎么管,问题在这里。所以中国最基本是管理的问题,公司、交通、雾霾等等,都是管理的问题。

   


站酷网:您刚才也提到,现在有好多人放弃平面设计了,很多人跳槽做UI,因为UI赚钱,但其实平面设计还是非常重要的,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陈幼坚对,建筑也需要平面设计,产品也需要平面设计的观念,我刚参加完在韩国举行的AGI会议,用20分钟分享了我的创意。AGI是全世界最受尊重的奥斯卡一样的平面设计盛会,在分享会里,我们能体会到平面设计的力量在外国是非常受重视的,只是在中国反了,很可怜。怎么做?我觉得还是从培训客户开始。我从广告公司出来做平面,做品牌,又从品牌扎进新的空间。十年前从外滩3号开始做,最近这五年有了对“纯艺术”的参与。我想中国的平面设计,可能需要有规范出来给客户知道什么是好,什么不好,最终形成一个标准。就像企业分A股、B股,找谁应该付多少钱,不要讨价还价。五千块钱到五十万的logo都有,要让客户懂得这个。

我做这个行业比较久了,客户已经主动来找我了,他们尊重我,我收费也可以了,但这是有这么多年沉淀才达到这个位置,很难的。我也是一个没钱的家里出来的小孩,从四个人的公司开始做起,我一直坚持,没有放弃。



陈幼坚空间设计



站酷网:从平面跨度到空间、纯艺术,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在通过跨界找寻个人突破吗?


陈幼坚我是水瓶座,水瓶座的个性是整天在变,坐不下来,花心,有良心。我又是AB血型,是比较难搞的。我可以活得很开心是因为我有个童心,童心让我去表达不同的创造,如果整天在同一个类型上,我会不开心。所以我一直在跨界,跨界不是勉强来的,是有不同的缘分,碰到项目来做。跨界允许我跨越原有行为达到另一个状态,允许我从框框里跳出来,让我很开心。

   


站酷网:现在还有什么是你还没有尝试,但是特别想做的项目或者创作?


陈幼坚我一直期待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到故宫里面做设计。


 

站酷网:请给年轻的设计师说些什么吧。


陈幼坚设计为什么会打动人,因为用心来做。我现在也是用心来做,发自内心的东西最容易感动人。

你之前说你们网站有400多万设计师。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在400多万设计师面前讲课。如果听课的每人拿10块钱出来,就是4000万,我们用来培养年轻一代。

我一直想做希望小学,但不是捐50万之类,4000万可以成立一个基金,去山区里边、城市里边做课程。这个课程跟一般学校教的不一样,教孩子怎么从一片树叶,从一个石头,看人生,看每一个人,看文化,这个课是很便宜的,也可能是免费,培养小孩从小去感恩。小孩子是最纯净的,我们可以从孩子开始培养审美能力。



关于“有水瓶”国际设计大赛

2012年,壹基金与可口可乐中国联合发起“净水计划”,截止到2015年底,已经为26省的696所农村学校提供超过751台净水设备及配套校园安全饮水卫生教育,帮助30万儿童改善饮水质量,并提升饮水安全意识。然而在许多贫困地区,孩子的“水瓶”五花八门,有时候没有盛水的容器,孩子们也习惯了直接喝生水。

为了接力净水的“最后一公里”,改善长久以来的饮水和卫生习惯,用更有创意的方式把水瓶带入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中,可口可乐中国、壹基金和北京人文艺术中心联合发起了首届“有水瓶”国际设计大赛,于2016年6月13日至7月31日面向全球征集原创水瓶设计方案。大赛共计收到参赛作品1081件,经过严格筛选,73名参赛者进入复赛。



专访记者:米饭殿下  Dora.M    视觉设计:王凯


陈幼坚更多精彩分享/问答 点击 陈幼坚站酷专区

2406

    文章信息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