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新山水——彭斯油画艺术展

1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平面 / 教程
童花帝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童花帝联系,谢谢配合。

策 展 人:彭锋
学术主持:王萌
开幕时间:2016.9.2 14:00
展览时间:2016.9.2-9.12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一层七号厅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

1f1857bd26280000018c1b4eea88.jpg

策 展 人:彭锋

学术主持:王萌

开幕时间:2016.9.2  14:00

展览时间:2016.9.2-9.12

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一层七号厅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




序 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在中国文化中,山水既是自然物,又有精神性。山高水长,不仅指自然的伟大,也指精神的高远。由此,中国画家画山水,既是自然的礼赞,也是精神的寄托。但是,随着现代性的蔓延,自然与精神融为一体的山水,蜕变成了客观的风景,成为写实绘画乃至风光摄影的对象。作为风景的山水,不再是精神的象征。与此相反,传统山水画只剩下笔墨游戏,与自然了无关系。现代风景剥夺了山水的精神性,传统水墨剥夺了山水的自然性。要回归山水精神,就需要克服传统与现代的弊端与对立,让自然与精神握手言和。彭斯近来的创作,在化解传统与现代、自然与精神的矛盾方面,做出了重要的推进。彭斯从小练习书画,后进入中央美院版画系学习,毕业后从事油画创作,兼修古琴和书法。经过近年来的潜心探索,彭斯将书画笔墨巧妙地融入油画造型之中,从而将风景变成了山水,但不是传统山水,而是扬弃油画风景的新山水。彭斯的新山水,既是西方风景的中国化,也是传统山水的现代化。

                                                          ----- 彭锋



“山水”和“风景”在东西方绘画的比较研究中一直是一个话题,对于你来说这两个词分别代表着什么?


彭斯:"山水"指向一种与自然观照的精神,而"风景"更是一个题材概念。但如果在一件风景画中,注入了作者幽微的生命体验,并有"优游"的自然观照,我们不妨称之为"山水",我在乎的是精神上的表达。







空山寒木帖 布面油画 60×300cm×2 2015



空山寒木帖局部


今天更多的观点放下“东西方”的偏见,而以“现代化”来描述我们所处的现实。你的作品是否是一种“现代化”的样式?

彭斯:我基本上认同,我觉的用"当代化"更确切些,我也一直在做试图把传统的精神进行当代转换的工作。


从古典油画样式的人物画而来,有一段时间转向了山水/风景的创作,今天这个阶段你怎么分配你的精力?   

彭斯:人物画的精神指向偏具体,我的这些"新山水"的作品也是直指精神的,可以这么说,二者都是"新山水",都是一种精神诉求。我常会在二者间切换。


双松帖 油画 120×200cm 2016




疎石帖 油画 120×200cm 2016




疎石帖(局部)









生活在嘈杂的信息环境中,怎么能让画面如此平静?人物如此安祥?

彭斯:我只是尽量画出我理想中的味道,也不尽是平静安详的,可能会在其中隐藏着激烈的冲突。


“檗庐”是指什么?

彭斯:"檗庐"是我今年给自己新起的斋号,"檗"字最早从禅宗"黄檗希运禅师"处来,又有后来的"黄檗宗",再者"檗树"的内皮色黄,质坚,可以作染料,这又与我画画有关系。借个字作斋室名,求得一股雅意。


檗庐写十三像 之九 油画 40×34cm 2016



檗庐写十三像 之四 油画 40×34cm 彭斯 2016


怎么定位自己的作品?

彭斯:我是一个偏文人气质的画者,又生活在当下,总试图对传统精神作深层的思考,并在作品中体现更新更具内在力量的诠释。


什么契机促成了这次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对于一个80后艺术家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彭斯:这次展览最早由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彭锋老师提议,后来在美术馆工作的好友策展人王萌也很希望我的新作能在美术馆展出。实际上在我心底里还没有完全做好在中国美术馆做个展的准备,心理圧力还是有的。这次展览对我来说,又是一次新的登场,也将要面对并要去解决新的艺术上的问题。


这个展览是你创作中怎样的阶段?后面会有什么变化?

彭斯:这个展览只是一段路程的暂时歇息,还有那么远的路要走,具体有多远我也不知道,天知道这条路还要有多难!



倚石图 油画 178×125cm 2013-2016




纸本设色 31×23cm 2016


b2b457bd270a0000012e7e4ac82d.jpg


彭斯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湖南省油画学会会员

1980 生于湖南衡阳

2004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出版著作

2016 《新山水——彭斯》

2015 《流咏——彭斯》、《太素——彭斯》

2014 《景物斯和——彭斯》安徽美术出版社

2013 《中外文化交流艺术大使 彭斯 》文化艺术出版社

2010 《异世同流——彭斯》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9 《抱书独行——彭斯》

2008 《风——彭斯》


个展

2016 新山水——彭斯油画艺术展——中国 北京 中国美术馆

2014 景物斯和——彭斯艺术展——中国 北京 北京画院美术馆

2010 异世同流——彭斯油画艺术展——中国 北京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彭斯油画艺术展——韩国 大丘美术馆

2008 风——彭斯油画展——中国 北京 保利艺术博物馆


群展

2016 在意——2016第三届中国油画双年展——中国 北京 中国美术馆

自然的虚托邦——中国当代风景绘画研究展——中国 北京 悦美术馆

自•牡丹亭——当代艺术展——中国 苏州 金鸡湖美术馆

有此山川——多维度里的中国山水——中国 海南 三亚亚龙湾华宇酒店

2015 与物为春——艺术中国新春雅集——中国 北京 LAVIE艺术中心

天天向上——筑中美术馆2015年度名师提名展——中国 北京 筑中美术馆

图像研究室(第二回):绘画发生中的观念和语言——中国 北京 正观美术馆

第二届“新绎之星”青年艺术家计划——中国 北京 廊坊

回归——山水美术馆开馆展——中国 北京 山水美术馆

新朦胧主义 第三回展——中国北京 东京画廊

流动——意大利 中国 当代艺术交流——意大利 维琴察市政大厅

借古开今——匈牙利安东•莫纳与中国彭斯艺术对话展——中国 北京 匈牙利文化中心

国风——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巡展——中国 北京 圣之空间艺术中心 俄罗斯圣彼得堡

   80记忆——捌零社乙未春季作品展(北京站)——中国 北京 今日美术馆

2014 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国 杭州浙江美术馆

首届中国新疆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乌鲁木齐 新疆国际会展中心

新疆印象——青年艺术家画新疆创作展——中国 北京 中国美术馆 

无畏无缰——中国当代马文化艺术交流展 ——中国 北京 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

2013 传承与前行——中央美术学院油画雕塑师生作品展——中国 无锡 凤凰艺都美术馆

致青春:返观与重构——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展——中国 北京 马奈草地美术馆

彩墨斯文——彭斯 孙文韬 绘画艺术展——中国 山东 鲁银美术馆

2012 首届全国中青年油画展(优秀奖)——中国深圳 大芬美术馆

从写实出发——湖南籍青年油画家提名展——中国 湖南 长沙于斯空间

2011 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中国 中国美术馆及巡展

成都双年展——中国 成都 东区音乐公园

经典的魅力——青年油画家邀请展——中国 北京 马奈草地美术馆

2010 第18届世界美学大会邀请展——中国 北京 北京大学图书馆

“具象研究——重回经典”展览——中国 北京 时代美术馆

溪山清远——中国新绘画——英国 路易斯•布鲁恩基金会

改造历史——2000-2009年中国新艺术展——中国 北京 今日美术馆

2009 东西对话——第三届中德当代艺术家联展——中国 北京 桥舍画廊 德国 耶拿大学美术馆

过渡——青年艺术家提名展——中国 北京 798艺术区

石道因缘—石、书、画联展——中国 北京 83号艺术会所

2008 未来天空——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提名展 ——中国 北京 今日美术馆

文化之后的文化——当代绘画十二人展——中国 北京 元艺术中心

梦想与现实——当代艺术展——中国 北京 通州

2007 艺术中国——全国画展——中国 北京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凯旋——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中国 北京 凯旋空间

2006 歌颂我们美好生活——新锐艺术家大展——中国 北京 宋庄美术馆

精神与品格——中国写实油画研究展 ——中国 北京 中国美术馆 

2004 第十届全国美展——中国 北京中国美术馆

2003 第三届中国油画大展——中国 北京中国美术馆




再山川

                                     ——论彭斯绘画的“跨媒介”转译与图像实验

 

 

“古意”成为彭斯绘画转向的视觉标识,这也成为他进行一场“精神回归”的绘画方式。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的彭斯曾对西方文艺复兴时代的绘画语言孜孜以求,他从西方古典绘画的经典语言研究开始,注重人物肖像的精神刻画和时代感受,将人物与风景相结合去追求一种精神的厚度,在他那个时期的创作中,就展现了一种绘画的水准。在度过了一段对于油画语言纯度的追求后,随着对艺术理解的不断加深,彭斯感觉到单纯在语言和写实层面的研究已不足于内心的某种精神。他清晰地感受到西方绘画的精神气质与自己内心的精神向往存在着隔阂,只有中国文化的转向,特别是回归中国文化中的“传统绘画”,以此作为新的开始汲取营养才能在更具深度的精神层面契合自己的追求和生命感悟。这成为彭斯绘画方向和美学原则的个人转向,他决定在“敬畏”的状态中去研习和转译中国历史上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这构成了彭斯绘画“精神的回归”。

 

由于中国绘画史自身发展的内在进程,产生了“山水”与“绘画”的特殊关系,不仅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视觉文化谱系,也书写了东方文化所特有的一种哲学化的“山水观”和美学上的“山水文化”。彭斯绘画的语言变化和精神转向则切入进了这个以“笔墨”为载体的绘画范式进行“跨媒介”的“山川再造”。如果说中国古代绘画在以纸本水墨为主的媒介上建构了一种以山川作为“传统丰碑”的视觉文化,那么“再山川”就构成了彭斯在当代进行“媒介转化”与“精神重构”的艺术课题。怀着对传统文化和文人精神的敬意,他将自我投入到诗、书、画、琴的蒙养之中,并将自己遍迹于自然山川,在“身即山川而取之”的游历中也进行着文化和心灵层面的一场“诗之旅”。可以说,彭斯绘画中的“再山川”是心灵、自然和诗意的迹化,这构成了一次“跨媒介”绘画“转译与重构”的内在支撑。

 

在《北山贴》的画中文字中彭斯写道:“画史有言,乎画贵乎笔墨,笔墨皆有来处。又言笔墨立定精神,笔墨之于画道何其要者,古之高人雅士,饱饮山川,胸存丘壑,又描读破万卷,参用众法,又自出机杼,运蕴天成,皆得山水神趣。予勤习古人法,亦久有徜徉山水之志,此图出入北地山川,经营良久,所求者,但有古意耳。书此为记”。这交代了他绘画的方法,他所创作的一件件山川再造的绘画图像有四种“山川图式”的来源:其一是“自然中的山川”,这里有北方太行和黄土的雄伟苍茫,也有江南苏州园林的赏石、杭州飞来峰的山石,还有自然名川中的松柯与云烟,画中最早奠定的黄褐色调即从黄土高原而来;其二是“画史中的山川”,除了自然中看到的具体山川,还有以宋元绘画为主习取而来的气息和图式,成为绘画“古意”的元气;其三是“胸中的山川”,在自然与画史之外,还有画家内心深处“感觉到的山川”,这在画中构成了诗意的想象力,如在《南山贴》画中文字中所述“描尽江山骨,还能写自心”,这成为一种观念中存在的山川决定绘画的“题眼”,在他的山川图像中占有更多的分量;其四是“随机的山川”,它存在于绘画过程中在自然、画史和胸中“山川”落实为作品时的一种“绘画自律”和“偶然生发”,也是绘画将前三者“统合”在一起时的一种造型自动。

 

彭斯以他那娴熟而沉稳的用笔将这四种“山川图式”转换为“跨语境”的山水图像,他发挥了“笔触”的灵动和塑形造境的“绘画力”,形成了一种充分运用小笔触的微妙变化和虚实互动的“细笔画风”,既在将传统中国山水意境的“跨媒介转换”中对应了笔墨意识,又充分运用了油画笔触的可能性并实验了这一“以东为向”“以西为媒”的试验。与20世纪中国画的“写实引入”和改造不同,在是一次“逆向性”地在21世纪初期所进行的一种水墨向油画的“逆袭”,这种逆袭不是刻意进攻而是20世纪“西学东渐”思潮之后21世纪中国艺术家的一种“精神的回归”意识。彭斯所进行的作为艺术家“个体化”的这次“再山川”的转型,既是他个人的心灵诉求,也体现了一种文化的自觉,他选择山水作为自己“再出发”的开始并以“文人的气质”抚琴作诗,游历南北山川和园林古迹,重新温习和体验了一种古代画家的生活方式和作画语境,也在这种跨文化的重构中建立了一种他自己独立的“山水语言”。

 

彭斯笔下的山川是一种广义的江山,一种文化意义的山川。在《北山帖》中,山峦的筋脉被成功转化并收录到文人式的画境中一字排开。在《南山帖》中,在转译中重新恢复了一种“古风”的山水魅力,缭绕的云雾从山底环绕至山峰,山体浑然而神秘,再造了一种历史化的遥远和静穆。在《孤月帖》中,一座远距离的精神化的山川在宽阔的构图中与孤月隐动,描述了一种“远意”。《寒松帖》截取一棵斜侧的苍劲野松,《龙影图》在硬气挺拔的刚劲中展现了旷古长虹与寂然的玄雾。《双松帖》则以近景明晰的劲松返现了远景的虚缈之境。在《德石图》中,厚重的画底上显现出赏石与品格的关联。《怀云帖》在“石怀云而无像,松啸风而有言”的诗意中引入了画外之境,在看得见的左右双石之外,勾勒了怀云无像之感和松风之言,在山石的密实与云雾的流动中实现了一种“物的对话”和“人的追怀”。中国文化中相信万物的“气”和世界的流转,在可视的山川固体与看不见的流体中,注重内在自我与外在造化的呼吸与通流,形成了独特的山水观,这些美学的精粹在彭斯的媒介转换中都得到了恢复和再创造,他实现了重构山川的一场诗的旅程。

 

当古意得以实现跨媒介的重构,绘画的坚实丰富了纸本水墨媒介之外的山川再造,从视觉图像的创造角度,一种原来并不存在的可能性被提供,由此带来了多种创作方法和美学转换的问题。就一位画家由西方古典向中国传统的绘画转向来看,这必定需要绘画转换的实验精神,这种精神是艺术在每个时代保持活力的源泉。可贵的是,彭斯的“跨文化”重构实验并未由此停止,而是将这种探索继续延伸到艺术创作的方法论层面,试图在重构之后进入图像解析的当代语境继续探索。在《孤石图》这件作品中,彭斯在跨媒介转译与重构的“古意图像”之外开启了新的图像实验,从创作的方法论上走向了当代。他将代表传统文人品格的孤石形象投入到40等份的解析之中。继续这种图像解析思路,以60等份的方式进行图像实验的作品《若水图》被分解的山水图像进入了一种介于“结构主义”和“解构主义”之间的图像状态,图像底色已经不再是黄褐的色调而调入了蓝灰,这些都是视觉和美学气质上的转向。这件作品中加入了绘画在“媒介和方法”中的实验性,工具性的绘画肌理与影像性的视觉朦胧产生了反图像的解析,而画面视觉被罩染式的方法定格于“显隐各半”的中间状态。散落于整个画面的未参与造型的“笔线”打破了图像的安宁,在增强整体视觉硬度的同时,这些“碎笔”又为山水的图像解析带来了新一层的含义。可以肯定的是,彭斯这种在转译和重构之后的“新倾向”获得了一种碎片重组和打散重构的“反绘画”和“反图像”的实验意义。

 

彭斯所进行的绘画实验是“跨文化”的多重线索的交织。总结起来,他以三种具体的“山川方式”构成了“再山川”的“转译”、“重构”和“解析”,或者说他笔下的“山川”用三种方式实现了以上的探索,无论作为绘画造型的尝试、对于精神回归的显现还是作为当代转换的试验,彭斯用绘画所提供的山川再造作为一个总的文本可以进一步梳理为“作为物象的山川”、“作为象征的山川”和“作为实验的山川”。物象的营构作为绘画再现对象功能和“形似”的转化,象征的语法联系到精神的寄寓与文人画气息的载体,这两者使得山水再造成为一种传统精神品格的化身;而当彭斯将山水放在图像解析的语境中处于“构”与“解”之间的时候,则进入到了艺术家个性表达的释放,其切入方式和开口的敞开不再限于“形”的意识和“气”的流转,而具备图像实验的当代意识。彭斯的创作与悠久的山水文化衔接,在当代提供了一个思考传统如何自我更新和在跨文化的语境中延长水墨存在方式的个案,同时对于架上绘画美学气质的可能性进行了卓有意义的探索,期待他能提供继续的更富启迪性的推进。

 

                                          王萌(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2016年8月10日于北京东城



1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