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1.7.39

坚果激光电视发布 我们采访到了CEO陈兴博

1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工业/产品 / 专访
设计师专访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设计师专访联系,谢谢配合。

坚果新品发布,我们采访到了CEO陈兴博。陈兴博,深圳市火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EO,坚果品牌首席设计师,是创业公司里少有的兼做CEO的设计师。

34fa5728920d6ac7253812bd5993.jpg

 

【人物简介】

陈兴博 深圳市火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CEO  坚果品牌首席设计师

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 专家委员

UXDC体验设计专家委员会 专家委员

WACOM中国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 专家委员

美国工业设计协会会员

BILLWANG设计网 高级顾问

燕山大学研究生院 客聘导师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 研究生客座教授

曾主持完成Motorola、 GE、 Spacelabs、 Philips、 SIEMENS、 Whirlpool、Panasonic、华为、中兴、TCL等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的产品设计与设计策略咨询服务。并荣获全球设计大奖红点(Red Dot)“至尊奖”、iF产品设计金奖、拉斯维加斯ICES——设计与工程奖创新奖 、中国创新设计红星奖等。




站酷网:您有着十多年的产品设计经验,也获过很多国际大奖,在你眼中,什么是好产品?


陈兴博:好的产品分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能用。改革开放之初,大多数产品是能用的,比如洗脸盆、暖壶、手段筒;改革开放后,进化到了第二个阶段,国外产品比如索尼、松下的随身听进入国内,我们发现有一些被设计过的东西是好用的。当苹果出来以后,它不单纯是好用了,它是大家希望拥有的产品。于是又进化到另外一个层级,无论我需不需要这个东西,我都希望拥有它。所以从前作为设计师,很多时候我是想帮助客户设计出大家希望拥有的产品,这样的产品是有自驱力的。


比如,做坚果第一款产品的时候资金非常短缺,我们能把产品生产出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不过因为它的外观颠覆了大家对投影的观念,所以在没有做大量广告投放的情况下,我们的第一款产品用了96分钟就卖完了。这说明我们努力的方向是没错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追求尽可能把产品做到大家想把它拿回家使用的状态。我们发现有很多东西它的功能很好,参数很好,但你并不是很愿意去买它,虽然你觉得它对你有用,但是它的外观和造型,总是让你觉得有一点点缺憾。


坚果G1智能家庭影院



如果从产品层面来讲,好的产品我们刚才讲要有完美的外观。第二点就是要有合理的功能定义。我们不希望一个产品拥有所有功能,比如说我要买个手机,它平时能熨衣服,在我洗完澡以后还能吹头发,其实这样功能就乱套了。


第三点便捷的操作。我们不希望它像专业的人士才能操作的软件一样复杂。为什么很多人用了苹果系统以后,没有办法再用windows了,因为windows系统像是给软件工程师设计的系统,而苹果系统是完全从用户的体验出发的,很重视交互。


第四点是正确的品牌定位。比如给老人设计产品手机的时候,按键会很大,屏幕的字也会很大。给小孩设计,就要没有尖角,不会伤到他的脸。这就是正确的品牌定位。


还有一点,好的产品有完美的外观,便捷的操作,合理的功能,又有正确的品牌定位,但它最终还需要一个完美的推广手段,也就是和大众正确交流的通道。比如我们用社会化的媒体去告诉大众,我们的品牌价值是什么,我们推崇的精神是什么,什么样的产品是适合你的。甚至我们做用户营运,把用户团结起来,让这些用户也参与到我们的设计里。如果每一个产品都认认真真不断重复着这样做,才会产生所谓的互联网品牌效应。这就是我们做设计不单纯是要追求好看的样子,虽然外观很重要。




 





坚果G1S智能家庭影院



站酷网:那么什么是好的产品设计师?


陈兴博:什么是好的设计师呢?如果这个设计师只会做设计,其他都不会,他一定不会是一个好的设计师。因为好的设计师是“T”人才。下面的一竖是我们对本身设计专业的理解是否深刻,比如对设计的流行趋势、材料、工艺的把握,对功能深化的理解,还有审美、工程、材料力学、工程学等等,我们叫专业深度。专业深度随着经验的成长不断增加,看得多思考得多以后,这一竖自然越来越深。那么上面这一横叫做知识的广度,你会发现只懂深度,做不了设计,你只能抄别人,只是一个工匠。你一定要对其他东西有所体会,比如对历史的了解,对文化的了解,对哲学的了解,对人文的了解,甚至对天体、物理等等所有学科的了解,尤其是心理学。这样的一个“T”搭起来的时候,设计师才算是合格的设计师。我们未来需要的人才是这种“T型”人才。


这也是为什么我做着设计师又去做CEO了,“T”的横向上还有一项是对管理的了解,因为产品不是一个人做出来的,它是一个系统做出来的。我觉得我自己还是一个设计师,并没有转行或者转型了,只是我的设计主题发生了变化。从原来单纯地设计一个产品到设计一个公司了。所以设计师可以升级成各种各样的人才,因为他的跨学科能力比较强。

 

如果设计师都觉得我把图画好了,把渲染做好了,这边拿一个元素,那边拿一个元素就行了,但这是大有问题的。他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给自己立意,而且没有办法传承自己的设计。这对于企业来讲,对于社会来讲是灾难性的。一个不称职的设计师,尤其是产品设计师,工业设计师,做出不好的东西就会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比如我生产出一个产品一定是成千上万的,一开模具一定是大一笔钱花出去,背后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研发人员、工程师的心血凝结在这里。结果由于你的能力不行,这个东西最终付之东流,变成废品,甚至可能影响到一个企业倒闭。所以,不好的设计师,对社会资源的浪费是非常大的,这也是我们设计师要谨慎做设计的原因。




陈兴博在2016坚果智能影院新品发布会上

 



站酷网:除了设计师的身份,现在您也是CEO了。是什么促使你决定加入火乐科技成为合伙人?

 

陈兴博:我跟老胡(坚果联席CEO胡震宇)是多年的好友,当时我正在寻找创业的机会,而且以当时的条件除了我他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我就出手帮他做了坚果第一款产品G1的设计。


做了这个设计以后,当时公司的状态其实是百废待兴,一个好的产品设计出来以后,需要很多很多牛人去把这个产品推到一个很高的高度。我发现火乐那时的人才储备并不够。于是我只能做一件事情——挖人,找到在各个领域里比我牛的人加入这个公司。


在我以前十几年的职业生涯里认识的几百个甲方都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很容易找人。老胡以前的背景是软件工程师,他只跟电脑打交道,不太适合做这样的事情。他跟VC商量了一下,我们俩就成了联席CEO,也方便我拉人。所以,我能做他不能做的事情,他也能做我不能做的事情。比如每一个产品的战略发展方向,包括选核心的芯片经验来讲,老胡是远远高于我们的。


我也不太畏惧什么权威,人家以前管一千人我也去挖,我觉得我们公司是有很好发展的公司,而且就在风口上,大家也就陆陆续续信了我们都来了,现在也做出了一些成绩。

 


站酷网:你肯定有特别能打动别人的地方,有很强的说服能力。


陈兴博:还好,能够忽悠。我跟老胡是相辅相成的。举一个例子,我挖每个人的时候肯定会承诺期权、股权或者是工资。有天我们的CFO把股权算出来,准备去做公证、变更手段的时候,老胡突然说点数不对。于是我大发雷霆,我说这个不行,我承诺别人了。我是有诚信的,这样我的人格会受到侮辱。结果老胡说你听我把话讲完,你给少了,不是给多了。但是我又发现如果这样分了我们拿出来的股权并不够分。然后老胡当时就讲了一句话,你不还有吗?这个人就是特别实在。通过这一点,我也觉得他真的把我当哥们来看。如果关系不好,我绝对不会来分你的东西。我跟老胡的关系就是比较奇妙的。

   

胡震宇(左5)和陈兴博(右3)在2016坚果智能影院新品发布会上



站酷网:你们是默契的搭档,但如果遇到分歧会如何解决?


陈兴博:是的,我们彼此是百分之百信任的。在我们出现分歧的时候,我们先会撕一阵,撕完以后如果他仍然坚持做这样的决定,我只能出门以后无条件支持他,一个公司只能有一个声音。但是在过程中,我会跟你撕,我会讲我的顾忌,可能出现的风险。因为做设计师想得比较多,心比较细,我会想出很多问题点,有时他会因为我的建议更改最终决定,有时候他仍然坚持,我就基本上无条件支持他。

为什么我能理解他呢?为什么让他自己做最终的决定?因为我也做过老板,创过业,我知道这里面的辛苦,我很理解他。一个公司不能有几个声音,我们做的是一件事情,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当一件事情未结案的时候,你不知道它的对错,所以我们愿意尝试去做,但是只能走一个方向。走两个方向,这个公司是会死掉的。

 


站酷网:第一款坚果产品经典的圆形造型方案是2周时间做出的,怎么会想到做这样一个非常规的圆形造型?


陈兴博:其实对我们来说是常规的,只是因为这个行业里当时还没有人真正去做设计。假如切换到其他行业,我可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一直希望把我们东方的一些文化跟元素放到设计里,因为我本人是中国人,我希望我们做出来的是中国的设计。很多人看了那个设计会觉得很欧洲、很北欧,其实他们看得不对。它是一个和氏璧的造型,团圆,圆满,和和美美的造型,其实是家庭里的核心词。


ad695728c89032f875a399b65b81.jpg

85e35728c7f46ac7253812be7899.jpg


坚果G1智能家庭影院



所以,我做的设计多数是以中国文化,东方文化来定义产品。比如再看我们下两款P系列产品,一个圆柱形的,是卷轴的形态,因为以前进京赶考的时候,人们会背一堆卷轴,像携带一个知识宝库的感觉,也是来自于东方的设计元素,只是用了现代的设计手法,材质上用的是铝。



2fdc5728c9de6ac725381249b0c5.jpg

坚果P1




站酷网:便携的P系列体积和重量大大缩小,这样一款产品会有哪些设计难点?你们是如何克服的?


陈兴博:确实,为了这个我们跟工程师开会的时候经常吵架。但是通常来讲,他们还是会做出很大牺牲的。其实很少有公司是先从外观来做的,但我们就是少有公司。我会先从大的观念设想,同时我也懂里面的散热、机构、板子、配置、光机等等,所以我设计出来的东西相对是合理的,不需要有太大的跨度,不是无法做出的形状。再一个我毕竟是CEO,这个身份帮助我可以实现出别人不敢实现出来的东西。


坚果P1



实际上,我觉得产品的观念也就是产品定义最为重要。产品定义像是产品设计的灵魂,为什么要设计这个东西,怎样设计这个东西,要先讲透。市面上的便携投影仪都是薄薄扁扁的方盒子,你会发现如果做成这个样子是便携的,但是你就只能做很小的喇叭,因为你是一个很薄的东西,喇叭是没有办法放大的,没有太大的箱体容积,电池也会做妥协。但如果损失了声音,损失了电池的待机时间,还便携什么呢?我们发现新兴品类的LED便携投影仪90%的时间实际上是在家里用的,你不会天天背着它。


所以我们就想什么才是真正的便携?我们出游的时候,经常会带一个水杯或矿泉水瓶,它是便携的,所以圆柱形的东西就可以称之为便携。同时,我们又考虑到在家里用的时候,设计成圆柱形就很容易放在你的床头,你的床头一定会有空间放一个圆柱形的东西,让投影刚好打在你床前面一百多寸的地方。


当所有的东西都聚焦到一点,我们定义出来以后,就开始想用什么样的材质,怎么样把声音做得更好,选什么样的喇叭,多少寸,多少容积,出什么样的声音,里面的板子怎么嫁接上去不会出问题,这就是一个产品的设计整体思路。



08cd5728cb8e32f875a3995a3500.jpg

坚果P2



不要一上来就画稿图,这是很可怕的。所以包括G1在内,你会发现我花了两周时间,这已经是非常快了,但是这两周中大部分的时间其实我是在思考的,没有画图。什么是微投,光机是由什么构成的,它有几个组件,散热是怎么回事,需要什么样的声音,什么样的使用环境,什么样的材质,当你把这些事情全都思考清楚,其实建模到渲染一天半的时间就做完了。这个东西做完到量产,一条线都没有改过。所以,做出后半部分对一个做十几年的设计师来讲是非常轻车熟路的,但是前面的定义并不是那么容易。


有句话很重要,首先,要看到所有人所看到的,也就是说我对这个行业如果不了解透彻的话,我可能没有办法做设计。然后,下面这句话更重要,想到所有人没有想过的那个点。如果我跟大家一样的话,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站酷网:您说过做产品是层层递进的,能否给我们分析一下这条递进的路线。


陈兴博:国内很多企业喜欢找获过大奖的设计师,感觉把他找过来做设计总监,一定能做出好设计,这是错的。刚才我讲了产品定义,如果我想定义某一个产品的话,一定要再往上定一级,我的产品线是怎么规划的。如果我的产品线规划是高中低档,如果我把低端的东西做得很贵,成本很高,这就乱套了。对于一个公司来讲,产品线都没有规划好的话,是没有办法做产品运营的。如果要了解产品线规划的话,我就要知道整个公司的产品战略是怎么样的,比如我要打哪个市场,我的竞争对手都有谁,他们的战略是什么。


产品战略上面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呢?品牌战略是从哪里走的。我们是解决什么问题的,这个公司是在做什么事情,他们的使命和目标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这些,你的产品又从何谈起?


所以我们做一个产品设计的时候,一定是品牌战略-产品战略-产品线规划-产品定义这样思考,一层一层下来的。

   



坚果新品X1




站酷网:坚果智能影院新品刚刚发布,又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设计,能否聊聊新品的设计概念?


陈兴博:大家会觉得你为什么可以做成一个圆形,又做出一个圆筒形,现在又出来一个莲花的形态,一个鱼的形态。坚果不应该有统一的平台识别吗?为什么做出这么多种?其实整个精髓是没有变的。灵魂在哪里呢?还是在我说的那个点,这是我们设计团队对东方美学的理解。所以我们用了莲这个很好的概念,提取了莲的关键词,比如说刚直、高洁,也就是说我们要做一个产品,它的气质应该是怎么样的。举个例子,苹果手机上也有按键,iMac上面也有按键,这两个按键完全不一样。手机上也有屏幕,iMac上也有屏幕,屏幕又不一样,但是它的气质一样,元素的根源一样。


S1激光电视这款是两个鱼的形态,中国人特别崇拜鱼,年年有鱼、鱼跃龙门等等在中国文化里都有特别吉祥的寓意。其实我们是在做东方美学的一种体现,而不是单纯某一个形态,它可以变成各种各样的样子,只要跟我们气质相符就可以了。我们就是要不断挑战自己,让自己尝试更新的东西,不能让人家一次性觉得我只能是这个样子了。我们经常会问设计部的小伙伴们,还敢不敢做其他造型?一定要把自己打碎了重来,就像坚果G1是别人做的一样,你才会突破这个东西。


同时,我提取中国文化,不是说贴一个喜字,用一个什么样的元素就是中国文化了,我们要做的是更高级的手法,汲取这些莲花祥瑞的感觉,刚直、高级的气质,我们通过产品细节怎么样体现,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特别好玩。


d00a5728d49e6ac7253812067eec.jpg

坚果2016新品X1



站酷网:宣传海报上有句词“为了这款产品,我们的设计总监摔坏了三把椅子”,这是真的吗?


陈兴博:这个有一点夸张,确实是摔坏了一点。因为我脾气很大,现在跟你谈得和颜悦色,但是我对设计的要求比较高,经常会翻脸。我们完整的设计,每一款都做了四到五款,就是可以开模量产的完整设计,最终还是废掉了。但是我们效率很高,可能一周、两周就做出来了一款,不行再来,还不行再来。但是每一个设计都能告诉我们不要去的方向。要去的方向还没有出来,我们就会继续寻找下去。


如果我们拿出一个设计,大家一起评论,还好,也挺不错的,这个事情就废了。如果说这比之前的强一些,也废了。当有一天我们拿出一个设计说,这个概念诠释得最好,这就可以了。大家会对每一个方案群策群力,延续性不断往下去思考,直到找到一种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站酷网:设计师做CEO,设计师主导的公司,设计会更容易受到重视吧。


陈兴博:这是我们公司最大的优势,我们必须让设计权威。我和老胡对生产出牛逼的产品是有非常强烈的渴望的,这是我们每一天的精神食粮。我们的梦想和目标就是要做一家中国的苹果或者中国的索尼,为此不停努力,哪怕是加班通宵。大家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想这个事情,晚上睡不着觉,有时候睡到两三点就起来了,往群里发个东西,居然还有人响应我。我和老胡白天一整天说公司的事情,晚上还要打电话接着聊,有时候通电话能通到凌晨三四点钟。有的时候会告诉他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有改进的空间,你能不能再给一点时间。


我加入才火乐才一年零七个月左右,三款产品,每一款产品又有硬件的更新迭代,速度非常快,快的背后就是我们非常辛苦。如果没有对这个东西的热爱和执着,我们是坚持不下来的,早就挂了。


在S1的想法出来以前,我们的设计师四天连续只睡了10个小时,不停讨论,不停推翻。最终设计出来以后,每一条线基本上就可以不改了。虽然很累,但是心里特别开心,我们又可以给人家一个精看的设计。我经常跟老胡说,如果我们真的要努力到上帝不让我们成功他都有罪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成功。


009a5728d99c32f875a3990b3331.jpg

坚果S1激光电视

 


站酷网:这样一支很拼的设计团队是如何组建的,在甄选设计师的时候你看重他们身上什么特质?


陈兴博:设计师多数是我的老部下,师弟,我们都是认识多年的好友。大家对设计是抱有共同的热情,我觉得这也是一个缘分。他们以前都是降薪来我们公司的,让我很感动。我觉得我们团队挺奇葩,大家都蛮拼的。对新加入的团队成员的话,我们就非常谨慎了,一个人提反对票,这个人就进不来。人品是第一位的。


 

站酷网:坚果要建立“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产业生态链,坚果在这条生态链上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陈兴博:其实说白了坚果处在互联网风口的地方,因为它是视频,而且是一块屏。屏能搭载内容,包括广告系统、院线发行系统等。目前中国的版权已日渐透明,大家付费的习惯已经形成,比如说有人会因为《太阳的后裔》去买爱奇艺的VIP。大家知道一年也就三百块钱,吃一顿饭,买一条烟就没有了。所以,在大家已经认同这种观念的时候,不是说我们想去做,而是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我们是可以把视频内容,院线的发行内容,包括游戏系统、音乐系统,在这样一个大屏上全部统一起来的。



坚果的付费率是普通电视VIP付费率的8倍,因为屏大了,人们更愿意为大屏去买单,这已经可以证明我们这条路是对的。


所以,刚好我们踩在这个风口上面,大家觉得我们可以甚至有能力,有机会去搭建这样一个生态系统。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如果退回五年,还可以在电驴上下载东西,还可以在人人影视看美剧,你就不可能去付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它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我们强推的。

   


坚果S1激光电视


 

站酷网:目前关于AR,VR的话题非常火爆,坚果会进军VR领域吗?


陈兴博:我觉得VR这个东西内容更重要,硬件其实是不赚钱的,游戏内容才赚钱。HTC、索尼这几家已经做得非常牛了,你想在硬件技术上突破他们其实是很难的。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对硬件这一块,我们还持一个观望态度,但是在它的内容生成方面我们会深挖。对我们来讲,还是专注去做我们深耕的领域。投影没有做明白就去做其他的,过早多元化有时候会要了企业的命。

 

 

站酷网:你怎么看待目前国内的智能产品设计?


陈兴博:其实大家已经重视这个问题了,比如说大家愿意招一个设计合伙人,或者找一个牛逼的设计公司,意识上都有了。但是还没有找到门道,还有一段路需要走。今天找这个设计公司,明天找那个设计公司,今天一个风格,明天一个风格,或者今天找这个合伙人不行,做完一款之后又再找另一个合伙人,就把自己做乱掉了。

再有一个,在国内有全局观的设计师并不多,我很多朋友都说你认识那么多设计师帮忙推荐一个合伙人,我就很头疼。没有人愿意跟你吃苦,不是所有人都有创业的心态。设计这个东西没有对与错,只有合适与不合适。最合适的设计,就能给企业带来很强劲的推力,不合适的设计师,设计得再好,对企业来说也可能是一个灾难。

 

 

站酷网:对年轻的设计师们有什么想说的?


陈兴博:设计师每一天的作品都在或多或少影响着我们全世界很多人的生活。所以,作为设计师的责任是很重大的,我们一定要拿出我们真正的热情,激情和我们的潜力去做好设计,去为大家创作一个美好的生活,尽一份努力。这是我对大家的一点点寄语,也是我在毕业设计的时候,和我当时2000级的工业设计同仁共勉的一句话。


279
    Hello PM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