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32

2016年6月4日个人展览《会思考的子宫》

1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资讯
吴达立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吴达立联系,谢谢配合。

Is my eros your thanatos?


开幕式15:00

嘉宾对谈16:00 

届时将有艺术家本人,主持人,性别研究学者,中文教授等出席座谈




Is my eros your thanatos?


巴别塔的图纸早被弄丢

枯木丛里挤簇着晦涩的乱石

侧悬于荒芜天边的仅有死寂

谜样虹彩却未因此褪尽


绕过那道粗粝的白墙

建议之外

一个逃自月亮的哑巴

扛着袋赢弱的动词碎片

误打误撞地

悄悄编织起属于她的程序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说说你现在的博士研究课题吧?

吴达立:我目前的博士研究课题“超图像”是一个跨领域艺术研究与创作项目,它和普遍存在的后人类状态有关。什么是后人类呢?“后人类”指的是各种边界模糊的新型智人,譬如某个嬉皮科学家,一身纹身的文学院女生,或是酒吧里看史记插着人体芯片的花匠……如今广泛利用数码通讯科技实现神交的当代人,其实就是一个鲜活的后人类例子。后人类议题在科技文化的摇篮即北美被未来主义者、艺术家、哲学家们频繁讨论,跨界与跨学科等也是该议题的衍生形式,但在如今信息工程等技术研发水平已超过北美的中国,相关讨论与实践却是空缺的,纵使无孔不入的爱欲消费与五花八门的数据和应用让我们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我在蒙特利尔的博士项目本来就是跨学科的,自己又有在中国大陆、法国与加拿大的求学生活经历,因此“超图像”这个课题融入了我自身的感悟与自省。我将采取被普遍使用在游戏与商业展示的虚拟实境技术CAVE,融合生物反馈探测器,最终以一个虚拟现实沉浸式眼镜的集体游戏来反思当下的生存处境。我从巫觋文明那盗取了古老巫术之一的清明梦,计划用模拟的方式来实现所谓的科技清明梦,从而让当代人有某种内在性的灵性超越。最早的艺术家本是巫师,巫师又是一个部落的灵魂猎手和医生——事实上,虚拟现实技术实现也是一个康复治疗方面有许多有趣话题与应用的跨领域范畴。我极其受到超人类主义论述与当代迷幻文化复兴之现象的影响,因此“超图像”明确立足于一系列被大肆宣扬的人类全新阶段的数字化革命中,迎面超人类主义挑战,试图以艺术这一古老手段摧毁或暂置被广泛的技术顺化与工具化紧紧束缚的当代社会。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你的作品里充满了强烈的女性主义色彩,女性主义思想对你有什么影响?说说影响过你的女性吧?

吴达立:这和我自身经历有关。因为母亲职业为医生的缘故,从小在医院长大的我,对无常和他人及自身的痛苦极度过敏。15岁左右青春易感的年龄,脑子里一直有个问题盘桓萦绕:“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两个法则,男性法则与女性法则?我应该遵循我的性别法则,还是大写的人的智性法则?”从小就喜欢一个人一旁想问题的我于是找了大量的所谓课外书看,包括精神分析与女性主义类,但因为不敢直接面对真实的自我,所以也只是偷着看和胡乱地看。十七岁那年无意阅读了剧本《阴道独白》,颇为撼动,紧接着又接触了第一部女性主义理论、沃斯通克拉夫特的《女权辩护》,还有波伏娃的《第二性》,被狂轰滥炸得泪如雨下。而诺克林的《失落与寻回》《女性,艺术与权力》、利普顿的《化名奥林匹亚》领着我进入了一个解构性别与神话的世界,性别意识在观看与权力的撕扯中,尤以艺术世界和艺术作品的体现为甚。在西方艺术史上甚至是今天的流行文化里,女性等同于她的身体,而其身体唯有被表现和被考量的用途,就算是女性艺术家表现自身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时,也不免客体化自身,用男性凝视来审视自身。这样怪异的现状让我不由开始积极去学着以完全个人化的感悟来塑造自己。影响我最大的女性莫过于我的母亲,还有贞德,耶利内克,弗里达,唐纳哈拉维。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展览题目为什么叫做“会思考的子宫”?是子宫在思考还是说你在思考子宫?

吴达立:“会思考的子宫”这个词组看上去怪异,但它影射的是某种形式上的混血儿。 “子宫”因其存在性和包容性,让人马上想到的是女性原则,而“思考”显然老套地属于男性原则,因之是一种主体外延的行为,是去占有未知的领域。能够平衡两者的,在我看来却是“反思”。艺术作品能够给予我们反思和停顿的间隙,思考于我而言也不是一种逻辑游戏,反而是受孕,是将自身带入某种情境,正如艺术作品,它们都需要“无中生有”,是一种子宫式的生产。艺术品是自我反思的媒介,他们是美的,不是因为它们再现美,而是因为它们让我们意识到再现过程中的美。它们政治性的,不是因为它们再现政治,而是因为它们让我们意识到再现过程的政治性。他们有意义,不是因为它们再现意义,而是因为它们让我们意识到再现过程中的意义。但让如今忙碌的、被工具理性占据身心的人们停下来感悟与思,似乎是件难事。展览中我将利用长型空间混合多种媒介,声音、灯光、数码3D打印材质等,模拟一个子宫形状的效果来。所以可以说成是“子宫在思考”,但“我在思考子宫”也说得通。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最近在看什么书?给我们推荐一些有意思的书或电影吧。

吴达立:最近看的《圣杯与剑》很值得推荐,也契合展览主题。理安艾斯勒是文化人类学家,这部书从史前史一直检讨到今天被技术统治威胁的人类社会,展示了一种建立新的社会关系的可能性。Alex Grey的《艺术的任务》(the mission of art)给了我许多启示,Alex Grey是一名灵修者同时也是艺术家,他强调艺术有个人情感宣泄与净化、觉醒的力量,其呼吁与百年前的康定斯基遥遥相应。怪胎巴塔耶的书我也喜欢。最近电影看得少,倒是比较多看老电影,比如德国表现主义电影和反乌托邦电影。《以眼杀人》很有趣。瑞典拍的后人类电视剧《真实的人类》也非常喜欢,甚至连英国翻拍版我都一集没拉下。


14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密码登录
    短信登录
    微信二维码登录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