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_v0.7.2

那些光儿

2年前发布

原创文章 / 多领域 / 观点
Edoness 原创,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Edoness联系,谢谢配合。

​关于我们只做光影涂鸦的一些心得,如果你感兴趣,请加入我们!

  第一次着手拍摄到光的轨迹,是在2011年的夏天。


  光影涂鸦(Light painting),也被称为光绘画、光涂鸦和光电涂鸦,不管如何称呼它,都与光脱不了关系。是一种在较为黑暗的环境下移动光源并用相机产生光成图效果的摄影技术,依靠光线移动制造出妙不可言的画面。慢慢成为一种街头和时尚的艺术活动。原理就是把照相机的快门调的非常慢,然后用发光体挥舞出形状,然后相机就记录下了发光点的运动轨迹,就成了大家看到的样子了。提到光影涂鸦,不得不说,外国人都很会玩,往往会玩出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好东西”。


  大家现在看到的光影涂鸦基本上都是以图片的形式出现。然而,光影涂鸦的视频形式已经悄然的走到我们的身边,但并没有被人们发觉。



  对于第一眼看到的光影涂鸦作品,具体是什么样,早已记不真切了,但是它给我带来的那一刹惊艳,却是挥之不去。这些年,看很多外国人用光绘玩得不亦乐乎。就问自己,“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做呢?”而我们制作光绘需要的东西也很简陋:两个人,一盏灯,一部相机和一个黑暗的环境。简单的说,光绘很美很有趣。



  直到看到德国团队LICHTFAKTOR(光电工厂)做的《talktalk》



  好吧,我承认,我不淡定了。这样美好的光绘视频,任谁也都会被吸引住吧。然而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竟然有幸通过德国电影博物馆馆长Rolf Giesen先生联络上了《talktalk》的制作团队!!!虽然语言上有很大的障碍,也勉强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愿···总之,这来之不易的交流机会且聊且珍惜吧···他们向我们说明了一些在制作影片时的情况,也解答了我们对视频中部分镜头制作的疑惑。态度温和友善,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光影涂鸦的制作有多么的高大上。而是,有钱,任性···实现一个镜头三百六十度立体的展示,他们可是用了几十台摄像机啊!!!更别说那些专业用于光绘的设备和软件了。望尘莫及的同时,也打击了我们小小的自信心。




  东北夏日的晚风吹得人神清气爽,我们吃着冰棍散着步(此处并不是描述浪漫的爱情故事)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想不到的办法,光影动画我们一定要做!于是,漫长的,艰辛的,光影动画制作在驱蚊液的香味中开始了···俗话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就凭着这句话我们几颗“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铜豌豆”用我们自己的穷办法也实现了镜头三百六十度的展示!从取景,到分镜,从器材的购买到自己制作器材,从计划到实践,从傍晚到凌晨,从争吵到和好,从蚊子咬到感冒,从绘制到音乐,从零到有。各种艰苦,就不在此一一赘述了。。。


  我们的第一部光影动画《光之声》讲述的是一个当深夜晚来临,所有的“光”来到日间人类的生活场所中玩耍,歌唱的小故事。短片完成之后,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让我们惊喜的是,这样的一种并不能说得上是准确的光线轨迹,能为大家的审美所接受。然而同时,也暴露了一些问题,有更大一部分的人并不知道光绘是什么。让我们感到惋惜的并不是作品没有得到认可。而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样的美的存在。


我们的作品




  2014年,最后的一个月里,在忽忽的北风中,我们完成了第一个商业性质的光影动画。



  这一次,并不比上一次轻松。恶劣的天气,让我们再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遇到的问题有很多:场地,光线,空间,保安,雾霾,还有冻僵的手···但是,这些问题最终得以解决。靠得不仅是之前做过光影动画的经验。不要忘了!我们是“铜豌豆”!!!筹备时间很短,踩着2014最后的脚印,顺利交片了。



(我们的作品)




  其实从一早我们就意识到光影涂鸦的商业价值。不拘一格的表现形式,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光线轨迹,这样的“玩”法,是年轻人喜欢的,也是各种年轻产品需要的。这种形式在国外已经很常见,而且商业化程度比较高。但这也和国情还有文化有关。相对于包容度更高以及多元化的西方国家,比较传统的中国在一定程度上是比较难接受这类表现形式。但现在来看随着西方文化的冲击,中国的接受能力也越来越强。并且目前中国做光影涂鸦的基本还只是停留在照片上,做成动画的可以说很少很少。所以我觉得这块是个很大的市场,如果有感兴趣的伙伴们可以一起加入我们!


  光影涂鸦,本来就是玩出来的艺术,从来就没有固定的套路。同一个人的手上都弄不出一模一样的光影效果,何况,不同的人,不同的灯,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更是造就了光影涂鸦千变万化的可能。这种独树一帜的艺术形式,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吸引着人们。在相机旁等待成像的时光,一秒也变得漫长。期待到惊喜,从不落空。光影涂鸦,是一种人人都会“玩”的艺术。




                                                                                        文:罗鸣


218

    文章信息

    意见反馈
    没有新消息

    提示文案

    提示文案

    提示失败
    提示成功